FDA批准治疗便秘新药Trulance

美国Synergy Pharmaceuticals近日迎来喜讯,其研发的治疗成年人慢性特发性便秘(CIC)的药物Trulance(plecanatide)已获得FDA的批准。Trulance可以在上消化道发挥作用以刺激分泌肠液,从而维持肠道功能正常。临床试验结果表明,服用Trulance具有一定的疗效。不过,对于18岁以下患者,Trulance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得到证实。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提供的数字,仅在美国,便有约4200万人受到便秘的折磨。http://www.fda.gov/NewsEvents/Newsroom/PressAnnouncements/ucm537725.htm

在人类与病菌的战争中,谁能笑到最后?

几个月前,美国发现第一个被携带mcr-1基因的大肠杆菌感染的病例,再次拉响了对病菌抗生素耐药性的警报。再早些时候,中国的科学家发现了使得细菌获得粘菌素(colistin)耐药性的基因,欧洲和加拿大也相继出现了耐粘菌素细菌。尽管粘菌素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因毒性太大失宠,它却是人类抵抗耐多药细菌感染的最后一道防线,现在它也面临被攻破的风险。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统计,耐药性病菌已经在美国造成每年至少两百万人患病和23000人死亡,在欧洲造成类似规模的危害。其中艰难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耐碳青霉烯肠杆菌(carbapenem-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和耐药性淋球菌(Neisseria gonorrhoeae)是三个最大的威胁。其次是ESKAPE组合,即耐药性的粪肠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肺炎克雷伯菌(Klebsiella pneumoniae)、鲍曼不动杆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绿脓杆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肠杆菌(Enterobacter)。尽管耐药菌的威胁已经愈来愈严重,但现在人类的药物武库中仅有40种小分子和24种其他治疗方案(如抗体、疫苗)在进行临床测试,但能成功熬过临床试验最终获批的仅仅只有五分之一。现在处于三期临床阶段的抗生素如下图所示:进行三期临床试验的抗生素。数据来源:Pew Charitable Trusts as of May 2016, company information抗生素研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达到全盛时期,但随着研发出的新药逐渐渐少,收益预期缩水,抗生素研发呈现萎缩的状态,除了几家大型制药公司外,其他公司几乎全部撤出。尽管现在有一些小公司重新捡起了这项工作,但是抗生素研发依然是场艰苦的持久战,要想赢得胜利,需要科学、管理和财力的齐心协力。2000年以来,新类型的抗生素屈指可数。追踪抗生素研发的Pew Charitable Trusts指出,过去30年几乎所有获批的抗生素都是已有药物的改良版。人们担心,当这一类的药物中的一个失效时,同类的其他药物也将在耐药菌面前迅速溃败。前默克科学家Lynn Silver说,“我们要搞明白怎样才能把抗生素化学做的更好”。她很希望看到更多能够杀死革兰氏阴性菌的化合物,大部分难对付的耐药菌(如ESKAPE和三大威胁)都是革兰氏阴性菌。这类细菌的外层细胞膜结构很复杂,药物想要通过从而进入细菌内部变得更加困难。“我们没有理想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这阻碍了我们继续前行。”她还补充到,“现在抗生素研究大部分是对老药的修饰,使它们能够更强效,能够对抗耐药菌。”不过,这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因为抗药性可能因某个小变异而一夜之间就产生,Silver解释说。现在好的抗生素应针对多个靶标,或者具有不会引起抗性的其他特征。细菌的耐药性已经消弱了四环素类抗生素的效果,这种有70年历史的广谱抗生素,曾是抗感染的重要药物。Paratek Pharmaceuticals是活跃在抗生素研发领域的小公司之一,他们试图改造四环素类。通过构效关系改变米诺环素母核上的取代基,试图避开两种最常见的抗性机理。其中一种方式是避免被外排泵识别,细菌通过外排泵捕获抗生素并将其排出体外;另一种方式是阻止细菌对它们核糖体上一些关键位点的保护,很多类型药物包括四环素类都是结合在这些位点上并抑制细菌蛋白质合成。这个成立20年的公司拥有口服和静脉注射剂型的omadacycline(一种氨甲环素),现在进入到三期临床。Omadacycline对革兰氏阴性菌有效,但一开始测试的重点是治疗细菌性肺炎和皮肤感染(往往由革兰氏阳性菌引起)。目前为止,Paratek还未看到omadacycline有引起抗性的迹象,但别忘了细菌产生抗性的能力和速度。如果使用不当导致抗性的确产生了,Paratek预计病菌对omadacycline产生抗性所需要的时间要比其他种类的抗生素(如喹诺酮类)多一些,这样一来,omadacycline就有望取代它们。Omadacycline也有望成为2005年以来获批的第一个四环素类广谱抗生素。图片来源:C&EN2012年美国抗生素激励法案Generating Antibiotic Incentives Now Act颁布,美国FDA也随即更新了他们的政策,并发出了新的指导原则。FDA同时开始向治疗严重或危及生命感染的药物颁发“合格传染病产品(QIDP)”认证。获得QIDP认证的药物享有加急审批的待遇,同时在专利到期之后还享有额外5年的市场独占权。因为各种问题Paratek的omadacycline项目曾一度停摆,但拿到QIDP认证之后,这些政策红利帮助Paratek重启了omadacycline项目。与Paratek类似,另一家成立10年的公司Tetraphase Pharmaceuticals也在开发四环素类似物。现在公司有2000多个潜在的药物,不同于半合成,它们全部是一步步合成出来的,每步都试图避免已知抗性机理。其拳头产品、同样获得QIDP认证的eravacycline在三期临床试验中表现喜忧参半,在治疗复杂性腹腔内感染(cIAIs)的临床试验中非常成功,但在治疗复杂性尿路感染(cUTIs)未能达到终点目标,而这两种病往往都是由革兰氏阴性菌引起。尽管eravacycline口服制剂表现不佳,Tetraphase仍专注于开发口服处方,因为目前很少有口服抗生素能够对抗耐多药的革兰氏阴性菌感染。除此之外,Tetraphase还有两个药处于开发初期阶段,TP-271用于呼吸系统感染,TP-6076用于抗碳青霉烯耐药菌。图片来源:C&ENCempra也对已知抗生素进行化学修饰,制造新分子结构,例如改变大环内酯类的化学结构,使其与细菌核糖体的结合位点从1个增加到3个。现在有25%的肺炎病例都对大环内酯类抗生素有耐药性,Cempra的solithromycin能在治疗开始的前3天中就让约80%的患者产生响应,这和常用的莫西沙星效果相当。还有家小公司,Melinta Therapeutics正翘首以盼Baxdela(delafloxacin)的获批,delafloxacin的口服和静脉注射剂型,可以治疗耐甲氧西林菌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引起的医院获得性肺炎和皮肤感染。Baxdela是氟喹诺酮类药物,但与其他同类化合物的大小和价态不同,而且更强效,抗性难以发生。Melinta还有三款基于结构设计的药物,希望其中之一的pyrrolocytosine能在2017年开展临床试验。图片来源:C&ENEntasis Therapeutics是2015年从AstraZeneca拆分出的公司,他们的目标也是革兰氏阴性病菌。Entasis最先进的药物ETX0914(zoliflodacin)已经完成了二期临床试验,这种口服新型螺嘧啶三酮类化合物,用于治疗单纯性淋病。不同于氟喹诺酮类药物,它结合在药物靶标DNA促旋酶的新位点上。Entasis也研究曾经广泛使用的β内酰胺类抗生素,试图使其重获新生。耐药菌进化出β内酰胺酶来分解这类药物,相应的解决策略是同时使用β-内酰胺酶抑制剂,但抗性的发展很快,因为这些抑制剂有时候本身就是β内酰胺类。2015年FDA批准了AstraZeneca和Allergan的Avycaz,就含有非β内酰胺结构的β内酰胺酶抑制剂avibactam和第三代头孢ceftazidime。Merck的新抑制剂relebactam也在三期临床中,Medicines Co.也正研究一种含硼的抑制剂。Entasis的候选药物ETX2514是一种diazabicyclooctenone类β内酰胺酶抑制剂,能抑制多种β内酰胺酶,因此可以扩大β内酰胺类抗生素的抗菌谱。对抗革兰氏阴性菌的另外一种策略是使用抗革兰氏阳性菌药物。“对革兰氏阴性菌来说,不可能遇到过抗阳性菌的药物,也就不会产生抗性”,Spero Therapeutics的CEO Ankit Mahadevia说到。革兰氏阴性菌的细胞壁犹如坚硬外墙,要用这种策略杀死病菌,需要先解决细胞壁的问题。Spero开发增效剂来和细胞壁中的脂多糖相互作用,增加细胞壁通透性,以此来瓦解细胞壁的保护。Spero公司正在测试增效剂与抗生素的联用效果,一项动物实验发现,单独用clarithromycin不但无杀菌效果反而细菌会增殖至少10倍,而联合SPR741用药则能让细菌减少100倍。第一个增效剂多粘菌素B衍生物SPR741的临床试验有望于近期举行。SPR741与clarithromycin联合用药。图片来源:Nature Medicine单克隆抗体(单抗)也能增强抗生素的效果,不过其机理却完全不同。Arsanis的目标更有野心,降低抗体药物对抗生素的依赖。该公司的单抗ASN100能中和能致病的细菌毒素,正进入二期临床试验。一剂ASN100包含两种不同的抗体,能阻止病菌产生毒性及导致肺炎。当毒素被中和后,机体能够清除病菌。因为抗体药物对付的是内毒素,而不是病菌本身,从而不会引起抗性。Arsanis也开发能够直接杀灭细菌的抗体药物,例如ASN-4,这种抗体的靶标是某些耐药大肠杆菌上的一种新受体。小分子之外对付细菌感染的手段。数据来源:Pew Charitable Trusts as of May 2016, company information还有一家小公司Achaogen,将抗体和小分子化合物组合起来抗革兰氏阴性菌。其中氨基糖苷类衍生物plazomicin,设计用来克服耐药菌对这类老抗生素的抗性。现在正进行两个三期临床试验,一是治疗cUTIs,一是治疗耐碳青霉烯肠杆菌引起的严重感染。图片来源:C&EN随着抗生素面临着的紧迫局面,一系列利好政策也陆续颁布。除此之外还有投资基金投入近来,过去10年,单美国政府就投资了10亿美元在抗生素研发上,还有各大小公司之间的项目收购,财力大大支持了抗生素的研发。另外,教育公众合理使用抗生素也非常重要,毕竟,人体内还要大量的有益微生物,人类和微生物间的和谐共处或许是这场旷日持久战争的终极解决方案。文章编译自:[1] Antibiotics: Will the bugs always win? http://cen.acs.org/articles/94/i35/Antibiotics-bugs-always-win.html[2] What's old is new: Reconfiguring known antibiotics to fight drug resistance. Nature Medicine, 2016, 22, 1197-1199, DOI: 10.1038/nm1116-1197X-MOL医药领域学术讨论QQ群(450658255)

“猪角膜”移植人眼将缓解角膜供体奇缺

(网络配图)近日,苏州大学附属理想眼科医院用“猪角膜”为一位患者实施了移植手术,这种特殊的角膜有望缓解目前角膜供体奇缺的状况。据该院眼表与角膜病科主任赵庆亮介绍,这种“人工生物眼角膜”取自于猪,但并非直接用猪的角膜,而是将猪角膜进行脱细胞处理,去除抗原后而成的接近于人角膜的一种角膜植片,针对感染性角膜病灶的治疗效果较好。由于没有内皮细胞,只剩基质层和上皮细胞层,所以患者术后几乎没有排斥反应,只须滴眼药水促进上皮愈合即可。术后一个月左右角膜会恢复透明,患者视力也会逐渐恢复。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7-01/19/content_360209.htm?div=-1

新型嘧啶类PI3K抑制剂的研发

恶性肿瘤是严重影响人类生命健康的致死性疾病,抗肿瘤药物的研发一直以来都是创新药物研究的重要方向。传统抗肿瘤药物普遍存在选择性低、毒副作用大等缺点,近年来抗肿瘤药物研究重心转向选择性更高且副作用更小的小分子靶向药物。磷脂酰肌醇3-激酶(PI3K)是细胞内参与调控细胞增殖、存活、生长、转移及凋亡等功能的一类脂质激酶。大量研究表明,PI3K信号通路调控功能的异常与肿瘤的发生与发展密切相关,特别是α亚型突变与多种肿瘤的产生联系在一起。近年来,基于PI3K信号通路的小分子抑制剂已成靶向抗肿瘤药物研究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近日,中山大学药学院鲁桂教授(点击查看介绍)团队针对候选药物NVP-BKM120进行结构改造与优化,得到一种新型嘧啶类PI3K抑制剂。NVP-BKM120是Novartis公司2007年研发的双吗啉取代嘧啶衍生物,是I型PI3K选择性抑制剂,目前正以乳腺癌为适应症开展Ⅲ期临床试验。NVP-BKM120在体内外均表现出较好的抗肿瘤活性,不过它对PI3K四种亚型(α、β、γ、δ)选择性较差,而化合物的抗肿瘤活性主要与抑制PI3Kα相关,对其它亚型的抑制可能产生非靶点相关副作用。鲁桂教授课题组通过分析NVP-BKM120与PI3K蛋白晶体的结合模式,利用传统药物分子设计方法,同时结合分子对接及分子动力学模拟等手段,重点对嘧啶环的C-2位进行结构改造,得到具有三种不同母核结构的28个新化合物。大多数新化合物对PI3Kα具有纳摩尔水平抑制活性。其中的代表性化合物5d对PI3K四种亚型的抑制活性与NVP-BKM120相当,5p则对PI3Kα和PI3Kδ显示出更好的抑制活性,是一个PI3Kα/δ双重抑制剂。5p与不同PI3K蛋白晶体的分子对接(a. PI3Kα蛋白; b. PI3Kβ蛋白; c. PI3Kγ蛋白; d. PI3Kδ蛋白)细胞增殖抑制实验显示,大多数新化合物对肿瘤细胞增殖抑制在微摩尔水平。化合物5d与5p表现出较强的Akt蛋白磷酸化抑制作用,说明化合物是通过作用PI3K信号通路发挥抗肿瘤作用。进一步的体内移植瘤实验表明,化合物5d具有显著的抗肿瘤活性且毒副作用小,具有良好的开发前景。这一成果近期发表在《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上,文章的第一作者是中山大学药学院博士研究生张吉泉(目前供职于贵州医科大学药学院)。该论文作者为:Ji-Quan Zhang, Yong-Jie Luo, Yan-Shi Xiong, Yang Yu, Zheng-Chao Tu, Zi-Jie Long, Xiao-Ju Lai, Hui-Xuan Chen, Yu Luo, Jiang Weng, Gui Lu*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Design, Synthesis, and Biological Evaluation of Substituted Pyrimidines as Potential Phosphatidylinositol 3-Kinase (PI3K) InhibitorsJ. Med. Chem., 2016, 59, 7268-7274, DOI: 10.1021/acs.jmedchem.6b00235导师介绍鲁桂教授http://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18491 X-MOL医药领域学术讨论QQ群(450658255)

广东佛山新增3例H7N9禽流感病例

(图片来源于网络)1月15日下午,从广东佛山卫生计生局传来消息,佛山新增3例H7N9禽流感病例,同时市活禽经营市场外环境病毒检出阳性率明显上升。佛山决定2017年1月全市辖区内活禽经营市场临时休市时间延长一周,即1月16-25日,连续10天统一休市。面对日益严峻的防控形势,佛山市防控办紧急组织防控专家召开风险评估会。专家组评估认为,近期佛山市继续发生H7N9禽流感零星散发病例可能性较大,不排除聚集性病例及发生其他亚型的禽流感病例可能,建议在落实各项防控措施的同时,进一步采取临时性休市措施,以达到更好防控效果。http://gd.qq.com/a/20170116/002427.htm

2016年度中国、国际医学科技十大新闻出炉

1月14日,在由国家卫生计生委指导,健康报社与相关医学科研机构联手举办的2017中国卫生与健康科技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健康报社发布了“2016年度中国医学科技十大新闻”和“2016年度国际医学科技十大新闻”。2016年度中国医学科技十大新闻是:1.时隔20年召开全国卫生与健康科技创新工作会;2.埃博拉病毒入侵人体机制被破解;3.利用内源性干细胞治疗先天性白内障取得重大突破;4.中国人的盐钠摄入量严重超标;5.活流感病毒可直接转化为疫苗;6.我国科学家发现1445种病毒;7.心血管疾病风险预测有了中国模型;8.首次用小鼠干细胞体外制造出功能精子;9.结核分枝杆菌耐药性检测国产体外诊断试剂获批;10.鼻咽癌化疗新方案可使患者寿命延长9个月。2016年度国际医学科技十大新闻是:1.植入微电极阵列帮瘫痪患者恢复运动能力;2.多项研究共同探究寨卡病毒致病机制;3.局限性前列腺癌10年随访,不同治疗效果差异不大;4.2010年~2011年美国门诊患者的不当抗生素处方发生率为30%;5.水果摄入不足是中国人群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因素;6.含肿瘤RNA的纳米颗粒可激发人体免疫系统抵抗肿瘤;7.1990年~2013年病毒性肝炎的全球负担在不断增加;8.一种人源性单克隆抗体可显著降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β淀粉样蛋白水平;9.老年男性睾酮治疗可多角度提升患者生活质量;10.美国推出人类基因组编写计划。http://news.xinhuanet.com/health/2017-01/14/c_1120311456.htm?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Nature Mater.:借助外显子组测序技术,纳米疫苗实现个性化癌症免疫治疗

合成肽疫苗是一种仅含免疫决定簇组分的小肽,是采用人工方法按天然蛋白质的氨基酸顺序合成保护性短肽,与载体连接后加佐剂所制成的疫苗,被视为最为理想的疫苗,也是研制预防和控制感染性疾病和恶性肿瘤的新型疫苗的主要方向之一。目前,合成肽疫苗的抗肿瘤效果在临床上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有三点:疫苗不能有效地运输至引流淋巴结、免疫耐受性以及细胞毒性T细胞之间的自相残杀。此外,如何针对不同的病人实现个性化的癌症免疫治疗仍是人们所面临的巨大挑战。近些年来,外显子组测序(exome sequencing)技术的发展为此开辟了一条途径,它是利用序列捕获技术将全基因组外显子区域DNA捕捉并富集后,并进行高通量测序的基因组分析方法。通过高通量测序技术进行外显子组测序,能够直接发现肿瘤中与蛋白质功能变异相关的遗传突变。借用此技术,科学家可以人工合成肿瘤新抗原(neoantigen),这是一类因基因突变而编码出的新的未知蛋白质或多肽,以其良好的肿瘤特异性逐渐被重视和利用。尽管外显子组测序标志着个性化免疫治疗的新纪元,但目前还缺少一种通用的方法来利用肿瘤新抗原来刺激细胞毒性T细胞的应答。Anna Schwendeman教授和James Moon教授。图片来源:University of Michigan日前,来自于美国密歇根大学的Anna Schwendeman教授和James Moon教授通过模仿高密度脂蛋白,合成了一种由磷脂和类载脂蛋白组成的纳米圆盘(sHDL),利用它负载抗原肽和佐剂,可以显著地提高抗原与佐剂运输到淋巴器官的效率,并且能在树突状细胞上显示出持续的抗原呈递作用,产生大量的毒性T细胞,可以特异性的识别肿瘤细胞并将其杀死。此外,这种方法还适用于多表位的抗原肽,以此产生广谱的T细胞响应,可以有效地抑制高侵袭性、低免疫原性肿瘤的生长。通过与免疫检查点阻断相联用,可以进一步提高其功效,最终能完全消除肿瘤。相关成果已发表于Nature Materials杂志上。基于纳米圆盘的疫苗的设计及其肿瘤杀伤作用原理。图片来源:Nature Mater.研究人员所合成的纳米圆盘是由磷脂和类载脂蛋白的肽组成。与从人血浆中提取或是通过体外重组方法得到的载脂蛋白不同,这种类载脂蛋白的肽源于载脂蛋白中重复的α螺旋区域,是由22个氨基酸合成,它与内源性载脂蛋白的序列没有同源性,因而可以避免机体产生自免疫的潜在风险。临床测试证实其最大的安全剂量高达2.2 g/m2,这比大多数的聚合物及无机纳米粒子高出1到2个数量级。纳米圆盘的尺寸以及形貌。图片来源:Nature Mater.接着,研究人员将特定的抗原肽(Ag)与佐剂CpG修饰在纳米圆盘上,得到个性化定制的疫苗(sHDL-Ag/CpG)。该疫苗平均直径约为10.5 nm,平均每个圆盘能负载6.5个抗原肽和1个CpG分子。树突状细胞与不同的疫苗共孵育后对T细胞的活化效果。图片来源:Nature Mater.借助于纳米圆盘的载体功能,抗原肽与佐剂能够被运输到树突状细胞的内涵体/溶酶体中,通过氧化还原响应,细胞内会持续释放抗原肽与佐剂,因而可以促进持久的抗原呈递,使树突状细胞成熟,并通过 MHC-I类分子提呈给CD8+ T细胞,使得T细胞得以活化。经sHDL-Ag/CpG接种的小鼠体内可产生大量细胞毒性T细胞。图片来源:Nature Mater.接下来,研究人员进一步探索了sHDL-Ag/CpG在小鼠体内的作用。结果表明,sHDL-Ag/CpG可以使小鼠体内产生大量的细胞毒性T细胞,并且可以有效地抑制B16OVA癌细胞的增殖。此外,sHDL-Ag/CpG并未显示出毒性,而且不会引起小鼠的自身免疫反应。纳米圆盘负载肿瘤新抗原用于个性化免疫癌症治疗。图片来源:Nature Mater.为了证实纳米圆盘对个性化免疫癌症治疗的可用性,研究人员通过对MC-38癌细胞中突变蛋白进行测序,并依此合成特异性的肿瘤新抗原Adpgk,将其负载于纳米圆盘上制得疫苗sHDL-Adpgk/CpG。通过对小鼠进行接种,研究人员发现sHDL-Adpgk/CpG产生的新抗原特异性的细胞毒性T细胞是普通可溶性疫苗的47倍,且比目前为止临床试验最强的油性佐剂高出31倍。此外,当与anti-PD-1相联用时,sHDL-Adpgk/CpG能够实现彻底根除MC-38肿瘤的功能。多表位疫苗用于消除高侵袭性,低免疫原性肿瘤。图片来源:Nature Mater.最后,研究人员将纳米圆盘应用到B16F10肿瘤的治疗上。由于B16F10癌细胞拥有高侵袭性、低免疫原性,因而普通的疫苗难以治疗。研究人员通过将多种抗原肽负载于纳米圆盘上,配制出多表位疫苗,从而可以产生广谱的T细胞响应。通过与anti-PD-1以及anti-CTLA-4联用,可以完全消除B16F10肿瘤。总而言之,这项研究为抗原肽的高效运载提供一种新的方法,也为个性化肿瘤免疫疗法提供了一种通用的策略。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Designer vaccine nanodiscs for personalized cancer immunotherapyNature Mater., 2016, DOI:10.1038/NMAT4822(本文由冰供稿)X-MOL医药领域学术讨论QQ群(450658255)

“杀死”MRSA之兵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说到抗生素,大家都知道它们是用来治疗感染性疾病的常用药品。然而,由于在实际应用中抗生素被肆意滥用,催生出了一个人们始料未及的怪胎——细菌的耐药性。有了耐药性撑腰,病菌纷纷开始对抗生素说“不”,而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便是其中的“急先锋”。事实上,碰上了MRSA,大多数抗生素只有乖乖举手投降的份,MRSA也由此落了个“超级细菌”的恶名。现如今,MRSA已是医院感染和社区感染的重要元凶之一,感染率不断上升,令人闻之色变。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图片来源:NIH/NIAID面对仿若拥有“金刚不坏之身”的MRSA,普通的抗生素早已力不从心。于是,人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来了一位“救星”——甲氧苄啶/磺胺甲噁唑,它不仅显示出了一定疗效,而且安全性和性价比都不错。可惜的是,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MRSA并不甘心坐以待毙,没过多久就发展出了对甲氧苄啶的耐药性,且很快传播开来。就拿撒哈拉以南之非洲地区为例,高达30%的感染已对甲氧苄啶无动于衷,类似的场景也在欧洲和亚洲地区不断上演。康涅狄格大学药理学家Michael Nailo表示:“虽然我们这个地方出现抗甲氧苄啶的比例尚不足10%,但其不断攀升的态势却令人忧心忡忡。更糟糕的是,由于很多患者会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所以没办法采用甲氧苄啶/磺胺甲噁唑进行治疗,所以,人们热切盼望着全新药物来救场。”MRSA如此狡猾难缠,令康涅狄格大学药物化学家Amy Anderson、Dennis Wright和博士生Stephanie Reeve拍案而起,他们开始琢磨起来:能不能设计出一种药物,一把抓住MRSA的“七寸”,让其束手就擒呢?念头一产生,他们便积极行动起来,终于发展出了一种抗生素,尽管尚处实验阶段,却为征服MRSA带来了希望。近日,他们在Cell Chemical Biology上报告了自己的研究结果。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首先,在当地相关机构的协助下,他们收集到了一些MRSA株系。事实上,仅从这些样本,就已清楚揭示出对甲氧苄啶产生耐药性的MRSA发展势头有多猛——说得更具体一些,在采集的总共9个菌株中,有6个均查出了抗甲氧苄啶基因,且均为美国境内首次发现。不仅如此,这些菌株还对包括红霉素和四环素在内的其他抗生素有耐药性。接下来我们请研究者之一Wright谈谈研究团队的研究思路。“我们认为,我们得想办法设计出有效的广谱酶抑制剂,要知道,很多病菌之所以产生耐药性,正是因为这些酶在捣鬼,特别要指出一点,这其中还有两种酶此前人们并未留意过和研究过。”Wright如此说道。好了,看看研究人员的具体做法吧。实际上,研究人员采取的策略是设法破坏MRSA对维生素B9(叶酸)的利用。众所周知,叶酸对人体很重要,但实际上它对MRSA也很重要。一旦没法用叶酸,MRSA就死翘翘了。此前人们找到了甲氧苄啶来阻止MRSA利用叶酸,但正如大家所知道的,MRSA已想方设法发展出了各个版本的叶酸酶,能够反制甲氧苄啶的影响。正是认识到了甲氧苄啶的局限性,研究人员决定发展出效果更好的叶酸拮抗剂。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们全面分析了要对付的那些酶的分子结构,以及它们是如何与其他分子“狼狈为奸”的,希望在弄清楚其底细后将“坏蛋们”一网打尽。图片来源:Cell Chem. Biol.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研究人员终于设计出了一种全新连有炔丙基的抗叶酸制剂(PLAs,下图)。这种药物令MRSA里面的叶酸酶没办法做到鱼与熊掌兼顾:如果想通过改变构造躲过药物,就没办法利用叶酸。这样一来,MRSA就招架不住了。就算是那些能成功抵御甲氧苄啶的MRSA,这一回也都败下阵来。图片来源:Cell Chem. Biol.对所取得的成果,研究人员自是笑得合不拢嘴,但他们并没有自满,考虑到本研究采样的局限性,他们希望后面能拓展采样范围,这样或能发现更多的耐药机制,为彻底击败MRSA添加几分胜算。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MRSA Isolates from United States Hospitals Carry dfrG and dfrK Resistance Genes and Succumb to Propargyl-Linked AntifolatesCell Chem. Biol., 2016, 23, 1458-1467, DOI: 10.1016/j.chembiol.2016.11.007编译自:http://phys.org/news/2016-12-thy-enemy-mrsa-tailored-chemistry.html X-MOL医药领域学术讨论QQ群(450658255)

在新型微流控芯片中利用粘弹性流体提取高纯度血浆

注:文末有研究团队简介及本文科研思路分析粘弹性流体,是一种非牛顿流体,广泛存在于我们生活当中,例如牛奶、蜂蜜、牙膏、胶水……顾名思义,粘弹性流体是既具有粘性,又具有弹性的流体。近日,澳大利亚伍伦贡大学的李卫华教授领导的团队将这种粘弹性流体特性应用到了生物医学上,在他们研制的微流控芯片中实现了高纯度血浆分离。血浆富含各种疾病的生物标志物:循环核酸(CNAs)、蛋白质、代谢物、病毒……所以将血浆从全血中分离出来在生物医学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例如,CNAs或一些蛋白质与癌症患者的病理学相关,它们可作为评估恶性肿瘤治疗有效性的诊断工具;CNAs还可以用于非侵入性诊断或测试。由于血细胞的存在对这些生物标志物的精确检测和进一步分析具有很大的干扰,所以要求分离出的血浆具有很高的纯度。离心和过滤是最传统且广泛应用的两种血浆分离方法,但是它们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离心法耗时耗力,需要专门的技术人员操作,高速的离心旋转可能会裂解血细胞,甚至会对血浆中的目标分析物造成损害,而过滤法有严重的堵塞问题。为了克服这些局限,由伍伦贡大学机械、材料和机电工程学院李卫华教授领导的团队研制开发了一种新型微流体芯片,首次利用粘弹性流体特性,实现了连续及高纯度的血浆提取。使用的微流体芯片为具有不对称的膨胀-收缩腔阵列的微通道(ECCA 通道)。为了使血液具有合适的粘弹性,在血液添加一定浓度的溶解的聚(环氧乙烷)PEO聚合物。将溶解了PEO的血液注入微通道后,血细胞在此管道中受到二次流耦合的粘弹性-惯性力而聚焦。所有血细胞,包括血小板、红细胞和白细胞,都可以聚焦到微流道的一侧,从一个出口流出,过滤掉血细胞的血浆则可以在另一个出口收集。这是第一次利用粘弹性流体的特性实现血浆提取,分离血浆纯度高达99.99%。该方法具有结构简单、成本低、不堵塞的优势,可用于各种疾病或癌症诊断和预后,提取的血浆的高纯度特性保证了后续血浆中生物标志物的准确检测。这一成果近期发表在《Lab on a Chip》上,并被选为封面文章。文章的第一作者是伍伦贡大学博士生袁丹。她的导师是伍伦贡大学机电工程学学科负责人、工程制造研究中心主任、高级教授李卫华。其他作者包括张俊、Ronald Sluyter、赵乾斌、闫昇和Gursel Alici。该论文作者为:Dan Yuan, Jun Zhang, Ronald Sluyter, Qianbin Zhao, Sheng Yan, Gursel Alici, Weihua Li*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Continuous plasma extraction under viscoelastic fluid in a straight channel with asymmetrical expansion–contraction cavity arraysLab Chip, 2016, 16, 3919-3928, DOI: 10.1039/C6LC00843G李卫华教授简介李卫华(Weihua Li),1969年出生,现是澳大利亚伍伦贡大学机电工程系系主任,高级教授。本科、硕士研究生曾就读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精密机械与精密仪器系,获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微纳流控技术;磁流变材料与应用; 动力学和振动控制;流变学;智能机电;车辆技术。发表论文300余篇。担任IEEE/ASME Transactions on Mechatronics, Smart Materials and Structures, Scientific Reports等十余种国际杂志的副主编与编委。自2004年以来,获得来自包括ARC、CSIRO、DSTO、NSFC、香港ITC等多个研究机构超过600万澳元的研究资助/奖励。当选澳大利亚工程师学会会士、英国物理学会会士。获得澳大利亚Endeavour Fellowship、日本JSPS Fellowship、中澳国际交流奖、伍伦贡大学校长奖以及多次国际会议最佳论文奖。科研思路分析Q:这项研究的最初目的是什么?或者说想法是怎么产生的?A:如上所述,我们的研究兴趣是提取高纯度的血浆。目前提取血浆的方法除了传统的离心或过滤法,还有新兴的微流控芯片方法。然而现有的微流控芯片方法都是基于牛顿流体的特性,需要借助外界的力场或复杂的管道设计来实现粒子聚焦,而我们发现广泛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非牛顿流体在微流控芯片中对粒子或细胞具有更好的聚焦作用。非牛顿流体其本身具有的粘弹特性,使其对粒子和细胞的聚焦不需要外界的力场和复杂的管道设计。而且非牛顿流体的制备又非常简单。因此,我们利用血细胞在含有粘弹性流体的具有不对称的膨胀 - 收缩腔阵列的直通道(ECCA 通道)中受到二次流耦合的粘弹性-惯性力而聚焦的特性,实现了连续的,高纯度血浆提取。其在生物医学领域,疾病或癌症诊断和预后方面有着重要的意义。Q:在研究中过程中遇到的最大挑战在哪里?A:本项研究中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控制粘弹性流体中血细胞受到的各种力的平衡,使其在粘弹性流体中达到最好的聚焦效果。流体的流速不同,流体中大分子聚合物的浓度不同会导致血细胞在ECCA管道中受到不同的二次流影响,弹性力和惯性力的影响, 所以如何调节他们的大小及各个力相对的比重是实现高纯度血浆提取的关键。此外,这项研究属于交叉学科的研究,其中需要不少生物医学,化学方面的背景知识,而我们的团队主要来源于机电专业,在生物医学、化学方面存在知识储备不足的挑战,因此我们与澳大利亚伍伦贡大学Illawara健康和医学研究所和生物科学学院合作,希望将研究推到更高的层次。Q:本项研究成果最有可能的重要应用有哪些?哪些领域的企业或研究机构最有可能从本项成果中获得帮助?A:本研究实现了高纯度的血浆提取,分离血浆纯度高达99.99%。血浆的高纯度特性可以保证血浆中生物标志物的准确检测。该方法简单,成本低,不存在堵塞问题。我们相信该项研究成果在各种疾病或癌症诊断和预后方面有很好的应用前景。

Chem. Sci.:首个靶向自噬启动因子ULK1的小分子激动剂作为抗三阴性乳腺癌的新型候选药物

注:文末有研究团队简介及本文科研思路分析三阴性乳腺癌(TNBC)是指雌激素受体(ER)、孕激素受体(PR)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HER2)均阴性的一种特殊类型乳腺癌。因缺乏内分泌及抗HER2治疗的靶点,目前尚无针对性的靶向小分子药物治疗方案。因此通过新颖途径寻找新的抗乳腺癌药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自噬(Autophagy)是一种细胞自我降解的过程,以清除受损或多余的蛋白质和细胞器。自噬作用在机体的生理和病理过程中都可见,与多种恶性肿瘤,包括三阴性乳腺癌(TNBC)在内均密切相关。来自东京工业大学的科学家Yoshinori Ohsumi(大隅良典),因包括克隆第一个酵母自噬基因Atg1以及在内的工作而获得201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哺乳动物基因编码酵母自噬基因Atg1的同源物ULK1蛋白激酶是自噬启动和进展的重要调控因子,因此靶向自噬启动因子ULK1小分子化合物的发现成为抗肿瘤药物研究的热点。来自四川大学的科研团队通过深入合作,首次设计并发现一个靶向自噬启动因子ULK1小分子候选药物LYN-1604,并深入阐明该小分子的深入分子机制:首先通过基于癌症和肿瘤基因图谱(TCGA)的大数据分析,结合TNBC组织样本芯片验证,发现ULK1在TNBC组织样本中显著性下调,表明激动ULK1是治疗TNBC的新策略。然后基于ULK蛋白复合体结构设计并结合了高通量筛选技术,得到一个先导化合物,并合成修饰得到多个系列小分子化合物;再经过多轮ULK1激酶活性测试结合抗肿瘤活性筛选,最终发现一个强效的ULK1激动剂LYN-1604,并利用定点突变技术确定了其关键结合氨基酸,发现该小分子可通过激活ULK复合体诱导TNBC细胞发生Atg5依赖的自噬性死亡。为了进一步研究LYN-1604调控的自噬机制,分别在MDA-MB-231细胞中过表达或敲低ULK1后,结合定制的基因芯片结果来构建了一个ULK1调控的核心网络,并发现一些受ULK1调控的潜在关键基因,通过实验验证LYN-1604诱导的细胞自噬性死亡与这些关键基因如ATF3,RAD21及caspase3密切相关。最后,在体内实验中发现LYN-1604具有非常好的抗TNBC效果,并通过靶向ULK1调控的(自噬性)死亡来发挥抗肿瘤作用。因此,LYN-1604作为目前首个靶向ULK1的小分子激动剂,未来可开发针对TNBC治疗的新型靶向小分子药物。目前,该工作已经申请国家专利,并已有多家制药公司对该类小分子激动剂的药物开发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该研究结果发表在英国皇家化学会(RSC)权威化学类综合刊物《化学科学》(Chemical Science,影响因子 9.144)。第一作者由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生物治疗协同创新中心的张岚博士和符雷蕾博士共同完成,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生物治疗协同创新中心的欧阳亮副研究员和刘博副研究员为本文的共同通讯作者。该研究工作获得了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该论文作者为:Lan Zhang, Leilei Fu, Shouyue Zhang, Jin Zhang, Yuqian Zhao, Yaxin Zheng, Gu He, Shengyong Yang, Liang Ouyang* and Bo Liu*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 Discovery of a small molecule targeting ULK1-modulating cell death of 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 in vitro and in vivoChemical Science, 2017, DOI: 10.1039/C6SC05368H研究团队简介欧阳亮(左),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生物治疗协同创新中心副研究员。2010年于四川大学药学院获得药物化学博士学位,2010年7月起就职于四川大学;研究方向为药物化学与化学生物学;长期从事肿瘤和神经退行性疾病靶点发现,药物化学筛选工作,以及凋亡与自噬相关分子机制信号传导的药物设计及合成方法学,在利用化学生物学手段研究凋亡和自噬等生命现象与疾病治疗领域,有较好的工作积累:近五年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 Chem. Sci.; Oncotarget; Sci. Rep.; Eur. J. Med. Chem.; Bioorg. Med.Chem.; Bioorg. Med.Chem. Lett.; Cell proliferation等药物化学和药理学领域主干SCI期刊上发表论文二十余篇(总引用次数>500次),其中在《Cell proliferation》发表与凋亡自噬相关的特邀综述入选Web of Science 相关领域引用次数 Top 1%的“高被引论文”,并被包括Nature Rev. Microbiol.; Autophagy; Cell Death. & Diff. 等国际知名期刊多次引用,另外还受邀作为编委参编了 Elsevier 出版的细胞自噬与药物相关英文学术专著 2本。先后主持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国家博士后基金特别资助等,获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科技二等奖一项,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两项。刘博(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生物治疗协同创新中心副研究员。2010年于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获得生物信息学博士学位(药物设计方向),2010年7月起就职于四川大学;研究方向为药物设计和分子药理学;长期以来利用生物信息学方法,结合多组学技术与分子药理学,对细胞自噬的新靶标识别、药物设计及其作用机制进行深入研究。尤其在针对自噬关键分子ULK1, SIRT3, eEF2K,AMPK, BRD4等设计出具有原创性的靶向小分子候选药物,并阐明其调控自噬的复杂机制和潜在治疗效果,为基于自噬新靶点的抗肿瘤、抗帕金森病的小分子药物研发奠定基础。近年来,以通讯作者或第一作者在Autophagy, Chemical Science, Medicinal Research Review, Nucleic Acids Res等期刊共发表SCI论文56篇,影响因子总计超过270 (其中9分以上论文5篇,其余5分以上的14篇),文章它引共计近1800余次。曾受邀参加学术会议并作分会报告11次;参编自噬相关学术专著10本。先后主持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项目子课题1项、国家博士后基金1项等;获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科技二等奖一项(排名第二),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两项(排名分列第二、第三)。科研思路分析Q:这项研究的最初目的是什么?或者说想法是怎么产生的?A:如上所述,我们的研究兴趣是研究开发一种通过新颖途径可用于三阴性乳腺癌(TNBC)治疗的小分子靶向药物。自噬作用在机体的生理和病理过程中都可见, 与多种恶性肿瘤, 包括TNBC在内均密切相关,2016年获得诺贝尔奖之后,自噬与相关疾病的转化医学研究成为了成为许多科学家重点关注的研究方向。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通过自噬启动因子ULK1设计小分子激动剂,并在肿瘤细胞中诱导自噬性死亡。幸运的是,通过多轮筛选和药物化学工作后,我们最终得到了这样一个强效的激动剂,并通过靶向ULK1调控的(自噬性)死亡来发挥抗肿瘤作用。这为高效、低毒、可靠的抗乳腺癌靶向药物设计提供了一条理想的途径。Q:在研究中过程中遇到的最大挑战在哪里?A:本项研究中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通过ULK复合体的结构和调控模式,获得完整的、具有优异性能的先导化合物。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团队在自噬分子生物学和药物设计方面的经验积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外,这项研究属于交叉学科的研究,其中需要不少生物信息、药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方面的背景知识,而我们在四川大学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生物治疗协同创新中心的团队和平台主要来源于药物化学和生物医学等专业,因此可避免知识储备不足而带来多学科交差的挑战。未来希望有相关领域的研究者一起合作将该研究推动到更高的层次。Q:本项研究成果最有可能的重要应用有哪些?哪些领域的企业或研究机构最有可能从本项成果中获得帮助?A:该候选化合物是一种全新途径治疗TNBC的小分子靶向药物,目前的研究结果已经显示了良好的治疗潜力。我们相信这项研究成果能为相关疾病的治疗提供了一种性能优异的、并且可产业化的选择,将对相关领域的发展产生推动作用。X-MOL医药领域学术讨论QQ群(450658255)

卫计委公布2016年12月全国传染病疫情概况

1月11日,卫计委发布公告称,2016年12月(2016年12月1日0时至12月31日24时),全国(不含港澳台)共报告法定传染病582717例,死亡1880人。其中,甲类传染病鼠疫、霍乱无发病、死亡报告。乙类传染病中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白喉、脊髓灰质炎和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无发病、死亡报告,其余22种传染病共报告发病281544例,死亡1864人。报告发病数居前5位的病种依次为病毒性肝炎、肺结核、梅毒、淋病以及猩红热,占乙类传染病报告病例总数的93%。http://www.nhfpc.gov.cn/jkj/s3578/201701/5038707a8e50477794c6025fd3d4fcba.shtml

卫计委:我国进入H7N9疫情高发期

(图片来源于网络)国家卫计委发布消息称,中国疾控中心风险评估认为,目前,我国已进入H7N9疫情高发季节,疫情总体特点未发生改变。最近一段时间,我国内地H7N9疫情仍呈散发态势,不排除在南方部分地区,病例持续出现等情况。近期我国湖南、江西、贵州等地均发现了H7N9流感的病例。其中,江西省在短短9天时间就有6人被确诊为H7N9患者。目前,各地正积极组织开展疫情防控工作。一是疫情发生省份已对辖区内H7N9疫情防控工作进行进一步强化部署。二是疫情发生省份加大疫情防控一线督查力度,抓好早诊早治和重症救治工作,努力减少重症和死亡病例发生。三是尚未发生疫情的省份,加强疫情监测和风险评估,做好疫情防范准备。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7-01/10/content_667490.htm?div=-1

超分子化学立新功:非共价PEG修饰蛋白质药物,提高稳定性

近些年来,生物分子(多肽、蛋白质、抗体等)在医药领域的风头一时无两,常常占据药物销售排行榜的前列,大有超过传统小分子药物的趋势。不过生物分子药物也有自己的麻烦,结构复杂稳定性低,容易变性和聚集。为了提高生物制剂的稳定性,防止聚集或是变性,一种方法便是添加赋形剂(如盐、糖、氨基酸、表面活性剂、高分子聚合物等);另外通过共价键对生物分子进行修饰也得到了广泛的研究,并成功使得一些蛋白质药物获批进行临床使用。这些修饰通常是为了提高蛋白质的稳定性以及延长其保质期,亦或是优化药物在人体内的药代动力学过程。其中,将聚乙二醇(PEG)以共价键连接到生物分子药物上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方法,虽然这种共价修饰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这种方法也有着一些不可忽略的缺点,例如修饰后产物难以分离和纯化,引入的PEG可能会改变药物的免疫原性或是改变生物分子药物原有的功能等(阅读相关综述)。近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Robert Langer(点击查看介绍)和Daniel G. Anderson(点击查看介绍)联合马里兰大学的Lyle Isaacs(点击查看介绍)等人在PNAS上报道了一种利用非共价超分子主体-客体相互作用在蛋白质中引入PEG的方法,该法不引入共价键,不改变蛋白质的结构,可大大提高其稳定性,促进溶解并抑制聚集。图1. A) 葫芦脲[7]的PEG修饰 B) PEG修饰后的葫芦脲[7]与胰岛素残基结合。图片来源:PNAS作者们使用的“秘密武器”就是一系列的葫芦脲-PEG衍生物,利用其空腔对蛋白质药物氨基酸残基的非共价超分子相互作用,从而可以达到既在蛋白质中引入PEG又不改变蛋白质结构的目的。作者选用了葫芦脲CB[7](cucurbit[7]uril),通过修饰和后续的点击化学将三种不同分子量的PEG引入得到一系列CB[7]-PEG(图1A)。因为已经知道CB系列对胰岛素N端的芳香性氨基酸残基有高亲和力的相互作用,作者首先对这种治疗糖尿病的常见蛋白质药物进行了非共价PEG修饰的研究。CB[7]的空腔会优先结合胰岛素N端的苯丙氨酸残基(结合能力比其他残基大100-1000倍),于是CB[7]-PEG也就安装在了胰岛素上(图1B)。圆二色谱显示,引入PEG后蛋白质的二级结构没有被破坏。在体外稳定性和活性的测试中,没有PEG修饰的胰岛素很快就出现了聚集,活性明显降低。而非共价PEG修饰后的胰岛素在100天内依然没有任何聚集出现,活性也没有明显的变化(图2)。图2. A) 胰岛素的聚集状态测试 B) 胰岛素的活性测试。图片来源:PNAS除了胰岛素外,作者接着对另外两种药物胰高血糖素(Glucagon)和抗体C20(临床上叫Rituximab)进行了同样的研究。胰高血糖素普通情况下1 h就会在溶液中出现聚集,而非共价PEG修饰后,历经24 h依然保持很好的水溶性,并且蛋白质的二级结构依然稳定。抗体药物也有类似的结果,非共价PEG修饰能使其药物活性保持相当长时间(图3)。图3. A) 抗体C20活性测试,B) 胰高血糖素的聚集状态测试,C)  胰高血糖素的圆二色谱。图片来源:PNAS这种利用超分子化学的非共价相互作用对蛋白质药物进行PEG修饰的方法相当巧妙,为提高生物药物稳定性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种方法可以被广泛的应用到其他的生物药物中,不过还需要监管部门的批准和更多资金的投入才能保证量产,所需的时间可能是好几年。”该文的第一作者Matthew J. Webber如是说。Matthew J. Webber博士。图片来源:MIT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Supramolecular PEGylation of biopharmaceuticalsPNAS, 2016, 113, 14189-14194, DOI: 10.1073/pnas.1616639113导师介绍Robert Langer教授http://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35058Daniel G. Anderson教授http://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35059Lyle Isaacs教授http://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1003 (本文由 PhillyEM供稿)X-MOL医药领域学术讨论QQ群(450658255)

湘赣等地卫生部门接连通报人感染H7N9流感病例

(网络配图)江西省卫生计生委1月7日通报,江西新增3例H7N9确诊病例。同日,湖南省疾控中心通报确诊一例人感染H7N9流感病例。目前,4名患者中,3人病情危重。专家提醒,活禽市场暴露是人禽流感的重要感染来源和危险因素。临近春节,活禽交易市场流通及人群的大规模流动,使呼吸道传染病传播风险明显增加。建议市民:尽量避免接触鸡、鸭、野鸟等禽类及其分泌物和排泄物;接触禽类及其分泌物和排泄物以后要用肥皂、流动水把手清洗干净;尽量避免暴露于活禽交易市场、养殖场等场所;最好改变活禽消费习惯,选择到正规的销售场所购买经过检疫的冷鲜产品。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95690

我国尚未发现H5N6,专家提醒应警惕H7N9

(图片来源于网络)近日,韩国多地暴发禽流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我国尚未发现韩国扩散的H5N6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随着韩国史上最严重禽流感疫情蔓延至全境,被宰杀的家禽数量不断增加。截至3日零时,韩国已有3033万只病禽因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被扑杀。此外,印度、日本等多个地区也相继拉响警报。虽然我国尚未发现H5N6,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醒公众,随着天气转冷,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的风险日益增大,特别是自进入冬季以后,部分地区风险上升速度高于往年同期水平,各地应进一步重视。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7-01/05/content_359319.htm?div=-1

down
wechat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