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X-MOL首页行业资讯 › 沉思的空间

沉思的空间

导读:如果人们一直工作而不去思考,那跟流水线上的机器有什么区别呢?很多科研工作者都深刻地明白思考的重要性,一次思考与总结可能胜过十次简单的重复。思考的方式有很多种,如何在繁忙的工作中找到高效且最适合自己的思考方式至关重要。


在最近一期的《自然》杂志中,弗朗西斯·克里克学院的院长Paul Nurse分享了他在工作中的思考方式,他对思考空间的要求与感受或许能给我们以启发。


保罗·纳斯(Paul Nurse)是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学院(Francis Crick Institute)的首席执行官,他喜欢在学院明亮而充满活力的中庭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思考。


保罗·纳斯,遗传学家和细胞生物学家,获200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图片来源:《自然》,由莱奥诺拉·桑德斯(Leonora Saunders)拍摄/提供


我不喜欢独自思考,我喜欢感受别人的忙碌与活力。因此,我常常站在学院的大中庭里思考,这个中庭顶部被玻璃覆盖着,周围是巨大的窗户,人流往来不息。我喜欢能够这样进行思考和写作,并时不时抬头看看周围那些正在交谈、思考与写作的人。我们都在努力解决一些问题。


我负责弗朗西斯·克里克学院的所有工作:从课题研究到与学校、当地社区和公众的一些联合活动。


我和同事们一起制定了克里克学院发展战略:推进高水平研究成果从而加深人们对人类健康和疾病的生物学基础的了解。该战略包括引进最优秀的科学人才,并对英国的生物医学研究事业提供支持


克里克学院是一幢宏伟的建筑,从外形上看有点像大教堂中庭的四个方向的尽头玻璃墙。


图片来源:Glassdoor


在中庭的东面,某些玻璃经过了特殊的折射膜处理,它的颜色会根据光源和观察者之间的角度的改变而产生变化,非常漂亮。


我经常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我的思绪游荡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上。


在实验室里,我研究细胞,目的是为了了解它们作为生命体的基本单位是如何工作的。这是一项困难且复杂的研究工作,我希望在一个激励性的、安静的环境中完成它。


有时候我较为自律,会专注于解决手头上的问题。有时候,我又会陷入“白日梦”,看着周围的世界,慢慢地让思维进入更广阔的空间。我时常在这两种思考方式之间来回切换。


我喜欢学院中庭的玻璃,因为它不会让我们感到拘束。如果我们坐在一间小办公室里,那么我们的身体和大脑就都会受到限制。


站在中庭里,透过窗户看到广袤的天空,我的思维可以到达更远的地方。



原文:A space for contemplation

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3915-4

原作者:Josie Glausiusz



如果篇首注明了授权来源,任何转载需获得来源方的许可!如果篇首未特别注明出处,本文版权属于 X-MOLx-mol.com ),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材料学研究精选
Springer Nature Live 产业与创新线上学术论坛
胸腔和胸部成像专题
自然科研论文编辑服务
ACS ES&T Engineering
ACS ES&T Water
屿渡论文,编辑服务
杨超勇
周一歌
华东师范大学
南京工业大学
清华大学
中科大
唐勇
跟Nature、Science文章学绘图
隐藏1h前已浏览文章
中洪博元
课题组网站
新版X-MOL期刊搜索和高级搜索功能介绍
ACS材料视界
x-mol收录
福州大学
南京大学
王杰
左智伟
湖南大学
清华大学
吴杰
赵延川
中山大学化学工程与技术学院
试剂库存
天合科研
down
wechat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