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X-MOL首页行业资讯 › 失明,都不能阻挡她爱化学

失明,都不能阻挡她爱化学

提到盲人的工作,会想到什么?推拿师傅?二胡艺人?还是算命先生?总之,不可能是化学家吧。


眼睛对化学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在高考前都会进行体检,视觉缺陷(如色弱、色盲)或嗅觉不灵敏都不能填报化学相关的专业,更别谈盲人了,那几乎不可能有上大学学习化学的机会。一方面,没几个人会相信盲人能顺利学习化学专业课程,另一方面,化学实验具有危险性,对盲人来说无疑更加危险。但偏偏有一个人,即便失明也不改变对化学的热爱。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名叫Mona Minkara,一个美国姑娘。她说:“这个世界是为视力正常的人设计的。”Minkara自小失明,在这个对盲人并不方便的世界里跌跌撞撞,但对理想的热情和坚强的意志支撑着她前进。2015年,Minkara获得了她的博士学位,目前在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做计算化学领域的博士后工作。

Mona Minkara的照片。图片来源:Mona Minkara / ChemistryWorld


我们也许很难想象她是如何做到这些的。多年来,Minkara除了要对抗失明的痛苦和不便,还要承受周遭人们对她能力的质疑。学校里的老师也反对Minkara学习科学课程。不过她对此表示理解:“人们并不都是恶意的,他们可能只是从现实考虑,这也不奇怪,一个盲人科学家究竟该怎么开展研究呢?”


不过,依然有少部分人支持,鼓励Minkara追求她的科学梦想。例如她现在的导师Ilja Siepmann教授。


梦想无边界


Minkara出生于美国波士顿,和其他小朋友一样一直过着幸福快乐的童年生活。但她七岁的时候被诊断出罹患黄斑变性和锥杆营养不良,医生确认她会逐渐失明。这对小Minkara以及她的家庭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视力问题首先影响了她的教育,一些老师认为这个失明的小女孩已经无法继续学业了,另一些老师虽然认为Minkara可以上学,但不知道该如何教她。尽管如此,凭借惊人的毅力和天分,Minkara完成了小学到中学的学习,并且获得了著名的马萨诸塞州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奖学金资助,与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女士成为了校友。在那里,学校并没有因为她失明而降低对学业的要求,Minkara完成了所有必要的专业课程,包括各类化学实验训练(当然,她需要他人的帮助),并获得了化学和中东研究两个学位。2009年本科毕业之后,她随后更是成长为韦尔斯利学院147年历史上第一位盲人科学家。


当Minkara决定申请研究生院继续学习计算化学时,有几个著名机构都向她伸出橄榄枝。不过她很清楚,她需要考虑这些机构能为残疾人提供什么样的支持。尽管美国法律规定这些机构必须为残疾人提供支持,但支持的质量却大不相同,并且也不一定能够满足Minkara的需要。最终,Minkara选择在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攻读分子动力学模拟方面的博士学位,她觉得命运正为她“铺开红毯”。


你是我的眼


2015年,Minkara获得了她的博士学位,从那之后她来到了明尼苏达大学继续分子行为的博士后研究。她有一个服务团队为她提供必要的帮助,她把这个小队亲密地叫作“Mink小队”(Mink是Minkara的昵称)。Mink小队成员主要是本科生志愿者,日常会帮Minkara记笔记、阅读,在工作中充当她的“眼睛”。正是有了Mink小队的存在,Minkara才能真正安心坐下来思考化学问题。尽管小队的成员算不上是学科专家,但多少能理解她说的那些“拟合”、“建模”、“蛋白结构”等专业词汇。Minkara开玩笑的说,对大部分研究者来说,科研是件孤独的事情,但对她来说,她的科研生涯每天都很热闹。


Minkara相信,不管试图解决的是什么问题,从不同角度看待这个世界总是有好处的。就像她研究的蛋白质一样,她没法像其他研究者那样去看描述蛋白质动力学的视频。不过,Minkara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用数学方法来做图,找出缺失的模式。


Minkara希望未来能找到一份正式的教员职位。作为研究生,Minkara也担任了一些基础化学课程的教学工作。和做学生时一样,她再次遭遇到质疑的声音。不过她用自己的方式取得了学生的信任,并获得了很好的评价。在第一次课上,Minkara就告诉她的学生:“你们不用举手,因为我看不见,有问题就直接说出来。”这使得Minkara班里的讨论氛围非常热烈。


万事皆可能


虽然不应低估盲人学生和研究者所要面对的障碍,但这不意味着那些障碍不可战胜。尽管在化学分支中,相对而言计算化学对视力缺陷者最为友好(至少安全很多),但Minkara相信其他化学专业同样可以对盲人开放。现在已经有一些声音辅助设备可以帮助盲人完成传统的化学实验(用到溶剂和瓶瓶罐罐的那类)。


为了帮助更多有梦想的人,Minkara还参与到了一个公益计划,该计划旨在帮助发展中国家的残疾年轻人能更方便地进入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该组织名为ETI(Empowerment Through Integration),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它的宗旨是消除社会对残疾人的偏见,并帮助失明的年轻人获得平等的机会。

ETI的首页。图片来源:ETI


Minkara也想帮助组织一次低花费、对盲人友好的STEM夏令营。她畅想着夏令营的美好情景,“营员一半是盲人一半是正常人,他们相互交流,盲童可以了解到世界的模样,而视力正常的孩子也会逐渐接受盲人并不是没用或很可怜。”今年,ETI希望能在黎巴嫩举办一次该夏令营。


我们的社会形成了盲人不能成为优秀化学家的思维定式,但Minkara的经历告诉大家,万事皆有可能。


诸位,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努力呢?


编译自:https://www.chemistryworld.com/careers/how-pragmatic-is-it-to-be-a-blind-scientist/3007425.article


(本文由氘氘斋供稿)


如非特别注明,本文版权属于 X-MOLx-mol.com ),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分享到
评论: 2
down
wechat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