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w. Chem.:有机硅杂化荧光纳米点——一种新型的受激辐射超分辨显微成像标记物

受激辐射超分辨成像(Stimulated-emission depletion microscopy, STED microscopy)技术自从上世纪90年代发明以来,已经在众多领域,比如微纳加工,高密度信息存储,尤其细胞成像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应用成就,并荣获了2014年度的诺贝尔化学奖。在成像过程中,一束额外的环形抑制光需要与高斯激发光进行重叠从而以受激辐射的方式抑制位于环中标记物的荧光发射,从而将有效发光区域最大限度压制在中心区域来取得分辨率的提升。另外,在实际应用中,荧光标记物的众多理化性质(比如光稳定性、荧光抑制难易程度、尺寸、生物相容性、水溶性等)大大决定了其最终超分辨成像应用效果。近年来,除传统荧光分子之外,科学家开发了众多类型的纳米荧光标记物,比如半导体量子点、碳量子点、AIE纳米颗粒、半导体纳米颗粒、上转换纳米颗粒等。尽管这些荧光标记物可以在某些方面表现出优异的性能,但是都各自具有一些先天性的缺陷,比如重金属毒性、物理尺寸过大或者荧光抑制效果较差等。最近,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刘小钢教授与深圳大学屈君乐教授合作发展了一种基于有机硅杂化荧光纳米点的STED荧光标记物。该新型STED荧光纳米点具有超小的物理尺寸(< 2 nm)和约100%的荧光量子产率,并且表现出极其优异的超分辨性能。通过硅烷分子的水解缩聚反应,超小尺寸的无定型二氧化硅纳米颗粒可以通过水热法制备,并且其表面的氨基可以与具有羧基的有机发光分子进行共价连接,最终得到连接多个发光体的有机硅杂化荧光纳米点。除了该反应可以通过除去重原子来有效抑制单线态到三线态转换带来的荧光淬灭,由于在单颗粒水平上包含了多个发光中心,并且发光中心在空间上受到了有效束缚,最终使所得的杂化荧光纳米点在水溶液中表现出接近100%的荧光量子产率和单颗粒水平上超高的发光强度。在STED超分辨成像的应用演示中,所得的杂化荧光纳米点表现出了>96%的荧光抑制效率和 < 0.2 MW cm-2的超低饱和功率。在单颗粒水平上,当抑制功率为38 mW时,水平分辨率可以得到大于一个数量级的提升(19.2 nm)。在HeLa细胞成像中,当抑制功率为18 mW时,分辨率大约为44 nm。另外,这些杂化纳米点也表现出了较高的光稳定性,在连续扫描100帧后,依旧保持大约50%的发光强度,具有长时间连续超分辨观测应用的潜力。然而,尽管该新型STED标记物表现出非常优异的超分辨成像能力,目前其靶向标记能力有所欠缺,发光光谱也限制在可见光区域,作者认为这两点可以作为后续努力提升的方向。相关结果发表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 上,文章的第一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博士后梁亮、覃弦和深圳大学严伟教授。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Architecting Sub-2 nm Organosilica Nanohybrids for Far-field Super-resolution ImagingLiangliang Liang, Wei Yan, Xian Qin, Xiao Peng, Han Feng, Yu Wang, Ziyu Zhu, Lingmei Liu, Yu Han, Qinghua Xu, Junle Qu, Xiaogang LiuAngew. Chem. Int. Ed., 2019, DOI: 10.1002/anie.201912404导师介绍刘小钢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4382 (本稿件来自Wiley)

来源: X-MOL 2019-11-18

银纳米团簇组装材料用于化学战剂降解

注:文末有本文科研思路分析近年来,原子级精确的金属团簇日益受到科学家的重视。金属纳米团簇的尺寸介于纳米颗粒和原子之间,具有潜在的、独特的发光和催化性能。目前,金属团簇基材料的有效催化研究进展依然十分缓慢。利用有机配体将金属团簇高度有序配位组装,是提升金属团簇稳定性和增强功能的重要途径。郑州大学的臧双全教授(点击查看介绍)团队在此研究领域做出十分有特色的研究工作(代表性的工作有Na. Chem., 2017, 9, 689-697; J. Am. Chem. Soc., 2018, 140, 1069-1076; Angew. Chem. Int. Ed., 2018, 57, 8560-8566; Adv. Sci. 2019, 6, 1801304)。近日,该团队利用卟啉配体成功组装银硫纳米团簇,制备了一例新型多孔团簇组装材料Ag12TPyP,该材料可同时捕获和快速降解化学战剂模拟剂(CEES)。研究发现,在Ag12TPyP中,一方面十二核银硫纳米团簇与卟啉的协同作用,使得在光照条件下可以高效地将氧气转化为单线态氧,实现了CEES的选择性氧化降解;另一方面其发达的孔道结构和Ag与Cl间相互作用的引入,可以有效地捕获化学战剂模拟剂。最终,该材料降解化学战剂模拟剂的半衰期达到1.5 min,产物选择性高达100%。该降解速率已超过目前报道的基于MOFs材料的催化剂。此外,在光催化氧化降解过程中,该材料也表现出了优异的循环性和稳定性。该成果不仅拓宽了银硫纳米团簇的应用领域,而且为设计和制备具有高化学战剂催化活性的材料提供了全新的研究思路。相关工作近期发表在J. Am. Chem. Soc.上,通讯作者为王乾有博士和臧双全教授,第一作者是硕士研究生曹曼。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Porphyrinic Silver Cluster Assembled Material for Simultaneous Capture and Photocatalysis of Mustard-Gas SimulantMan Cao, Rui Pang, Qian-You Wang,* Zhen Han, Zhao-Yang Wang, Xi-Yan Dong, Shun-Fang Li, Shuang-Quan Zang,* Thomas C. W. MakJ. Am. Chem. Soc., 2019, 141, 14505-14509, DOI: 10.1021/jacs.9b05952导师介绍臧双全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14698 科研思路分析Q: 这项研究最初是什么目的?或者说想法是怎么产生的?A:根据文献调研,我们发现目前降解化学战剂的材料存在速率低、产物选择性差等问题。基于我们团队前期在银硫纳米团簇的修饰和组装方面的研究特长,我们希望通过桥连配体的选择与设计,获得具有优异催化性能的团簇组装材料。因此,选取了典型的光敏剂卟啉化合物与银硫纳米团簇组装,并利用卟啉和纳米团簇的协同作用实现化学战剂的高效氧化降解。Q:研究过程中遇到哪些挑战?A:在本研究过程中,首先面对的挑战是如何控制合成卟啉基团簇组装材料,通过优化反应与结晶条件,以获得高质量的卟啉基团簇组装材料单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团队在团簇材料的组装和表征过程方面的经验累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外,这项研究属于交叉学科的研究,其中需要不少催化方面的背景知识,尤其我们的团队从未做过此类催化降解化学战剂实验,因此,从化学战剂的降解到产生单线态氧的求证,再到Ag与Cl间相互作用的验证,同时结合理论计算佐证,每一步都让我们团队对金属团簇组装材料的催化应用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和更大的信心。Q:基于这个研究接下来有什么研究计划?A:进一步优化金属团簇的结构和配体的功能,开发多种具有特定催化功能的金属团簇或金属团簇基组装材料。

来源: X-MOL 2019-11-17

益生菌芽孢变身纳米粒生成器

益生菌的休眠体芽孢包裹在厚厚的疏水蛋白壳中,是最持久的静态生物结构之一,能抵抗恶劣的酸性环境、有毒的化学物质和极端的温度,并且可以在小肠中重新萌发为益生菌。那么,有无可能基于芽孢构建一个口服药物递送系统,既能顺利通过胃酸环境在小肠中生成益生菌定植在肠道调节菌群平衡,又能产生治疗性纳米粒,增强口服药物的跨上皮转运能力?近日,郑州大学张振中教授、王蕾教授团队通过利用凝结芽孢杆菌产生的芽孢在肠道内的生理特性,构建了一种口服纳米粒子生成器。益生菌作为新型微生态制剂,已被广泛应用于医药保健、食品、水产养殖业等,是近年来国内外学者的研究热点。其中,凝结芽孢杆菌是由美国FDA批准的“普遍认为安全”的乳酸菌,可在肠道定植,用于治疗肠道炎症和调节肠道菌群平衡。近年来,凝结芽孢杆菌与肿瘤等重大疾病之间的关系同样得到了广泛的关注,但大多数益生菌存在口服后无法在胃酸极端环境下存活的问题,限制了其在口服给药系统中的应用。另外,口服给药系统存在“易摄取,难转运”的难题,是导致大多数纳米粒不能有效穿透肠上皮细胞进入血液循环,进而导致药物口服生物利用度降低的根本原因。因此,如何使益生菌既能顺利通过胃酸环境在小肠定植发挥改善肠道微环境的优点,又能在体内产生治疗性纳米粒克服肠上皮细胞的顶端屏障,实现特异、高效的细胞内运输是目前口服药物精准递送领域亟待解决的难题。针对以上在口服给药中存在的问题,郑州大学团队开发了以益生菌芽孢为基础的体内纳米粒子生成器。由于益生菌芽孢(Spore)以一种休眠的生命形式存在于自然界,可以抵抗极端恶劣的胃环境,并且可以在小肠中重新萌发至代谢活跃的营养细胞,进而生长成益生菌定植在肠道。一方面,定植在肠道的益生菌能够通过分泌多种有益物质改善肠道微环境。另一方面,芽孢在肠道内重新生长成益生菌的同时,会伴有大量疏水性蛋白外壳的脱落。受到芽孢在肠道内自然生理过程的启发,本研究中构建了一种以益生菌芽孢为基础的口服自主“纳米生成器”。益生菌芽孢修饰脱氧胆酸(DA)装载药物之后(DOX/SOR/Spore-DA)可以有效保护药物通过恶劣的胃环境,并且不会影响芽孢在小肠重新萌发为成益生菌的正常定植能力。另外,当DOX/SOR/Spore-DA载药体系顺利通过胃环境被运送至小肠时,芽孢开始重新萌发,同时,其表面连接DA的疏水性蛋白随之脱落,随后通过自组装产生的治疗性纳米粒(DOX/SOR/Spore-DA NPs)可以通过胆汁酸途径有效的穿透肠上皮细胞,增加基底侧的药物释放量。体外和体内研究均证实了该自主纳米生成器可同时实现益生菌在肠道内的定植和治疗性纳米粒的生成,有效克服多重生理屏障,在肿瘤治疗方面表现出良好的应用前景。这一成果近期发表在Advanced Materials上。文章的通讯作者是王蕾教授、张振中教授和张云教授,第一作者是郑州大学博士研究生宋庆龄。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A Probiotic Spore-Based Oral Autonomous Nanoparticles Generator for Cancer TherapyQingling Song, Cuixia Zheng, Jiajia Jia, Hongjuan Zhao, Qianhua Feng, Hongling Zhang, Lei Wang,* Zhenzhong Zhang,* Yun Zhang*Adv. Mater., 2019, 31, 1903793, DOI: 10.1002/adma.201903793

来源: X-MOL 2019-11-15

Angew. Chem.:层状膜2D纳米通道内分子超快传递机理研究

膜技术以其绿色、高效等特点逐步成为新型分离技术的研究热点和前沿。近年来,二维层状膜以其超薄结构、规整2D通道,超高通量和精准分子筛分等优势,在水处理、海水淡化、气体净化、化学品生产等领域展现出巨大的应用前景。在水处理领域,多种二维层状膜的生产能力较传统高分子膜有数量级上的提升。目前,分子在2D限域纳米通道内的传递机理仍存在较大争议,严重限制了膜材料和膜结构的理性设计与调控。值得借鉴的是,碳纳米管实验和理论研究方面的重要进展,使得1D通道内分子超快传递机理有了较为明确的揭示,也为揭示细胞水通道蛋白功能提供了直接指导。图1. 分子在亲疏水通道内的排布状态对传递能力的影响示意图近日,天津大学姜忠义教授(点击查看介绍)和郑州大学王景涛教授(点击查看介绍)团队开展了2D限域空间分子超快传递机理及其调变机制的研究。他们以刚性Ti3C2Tx 纳米片为构筑单元,制备出具有高稳定性和规则通道的层状膜;通过化学接枝在通道内均匀修饰上亲水的-NH2和疏水的-C6H5、-C12H25,精确调控通道的尺寸和化学环境;接下来,通过分子模拟和实验测试,研究了分子在限域空间内的排布状态及其对传递行为的影响。结果发现,在亲水纳米通道内,极性分子受壁面强相互作用的诱导,沿壁面形成有序层状排布,有效降低了分子在传递过程中的无序碰撞,从而降低了能耗,在毛细管力的协同下快速平动传递,类似于水分子在纳米管或水通道蛋白中形成的分子线。这种规则排布使得甲醇通量高达3018 L m-2 h-1 bar-1, 为在疏水通道内呈无序排布情况下通量的3倍以上。相比之下,对于非极性分子,其在亲水通道和疏水通道内均呈现无序排布,在2D通道内的传递速率接近。上述结果表明分子的排布状态是决定其在限域空间内传递能力的重要根源。图2. 分子模拟甲醇和正己烷在不同通道内的排布状态基于分子排布状态对其传递机理的认识,对近20种分子的传递行为进行了解析,建立了两个经验方程。对于有序排布的分子,其传递遵循Ps= A δs/ƞs ds2;对于无序排布的分子,其传递遵循Ps' = A'/ƞs。上述方程同时也阐述了分子在2D纳米通道内的传递机理,解决了之前文献中的一些争议。这是继一维纳米通道内分子传递机理后,首次系统地研究2D限域空间内分子超快传递行为的开拓性工作。图3. 有序和无序排布状态下溶剂通量与其物理参数的关系图相关成果近期发表在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 上,通讯作者是天津大学姜忠义教授和郑州大学王景涛教授,第一作者是郑州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吴晓莉。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Elucidating the Ultrafast Molecular Permeation through Well-defined 2D Nanochannels of Lamellar MembranesXiaoli Wu, Xulin Cui, Wenjia Wu, Jingtao Wang, Yifan Li, Zhongyi JiangAngew. Chem. Int. Ed., 2019, DOI: 10.1002/anie.201912570导师介绍姜忠义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13315 王景涛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14639 (本稿件来自Wiley)

来源: X-MOL 2019-11-13

可降解的共轭寡聚物纳米材料用于高效的肿瘤光热治疗

光热治疗(PTT)是一种利用光热材料将光能转化为局部过热,从而杀死癌细胞的治疗方法。因其具有无创性、精确可操控性和良好的治疗效果,得到了临床医学研究人员的广泛关注。然而,光热治疗的潜在临床应用却面临着光热材料的光热转化效率低和生物相容性差等挑战。近些年来有机光热材料凭借其优越的的生物可降解性、低毒性和结构多样性,引起了研究工作者的极大兴趣。但是大部分的有机光热材料的光热转化效率较低、光热稳定性差,从而限制了其在光热治疗领域的应用。因此,如何有效提高有机光热材料的光热转化效率是目前该领域的一个研究热点。虽然目前已有研究尝试通过提高有机光热材料的非辐射跃迁以提高其光热转化效率,但从能源利用的角度判断来看,光热材料的光热转化效率仍然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近日,香港城市大学化学系的李振声(Chun-Sing LEE)教授、李盛亮博士和广州医科大学的郭伟圣教授等合作,开发了一种可降解的共轭寡聚物纳米材料用于高效的肿瘤光热治疗。该共轭寡聚物的主链由一个强的电子供体(D)和两个强的电子受体(A)连接而成,这种“A-D-A”的结构不仅有效降低了分子的能隙,而且增强了分子内的电荷转移以近乎完全地淬灭其荧光。另一方面,灵活的“D-A”结构促进了分子内转动,从而增强非辐射跃迁以产生更多的热量。当用PEG对该寡聚物进行包裹实现其水溶性后,纳米粒子(F8-PEG NPs)的光热转换效率高达82%,这为实现高效的光声成像和光热治疗提供了可能。据我们所知,和以往报道的光热材料相比,该光热转换效率是最高的。此外,当F8-PEG NPs在体内完成光热治疗任务后,其结构会被体内的酶所破坏从而实现降解,因此大大降低了纳米材料在体内的长期毒性。体外实验和体内实验均表明F8-PEG NPs具有高效的肿瘤杀灭能力。总的来说,该工作不仅表明该寡聚物纳米粒子是一类理想的光热治疗试剂,而且还为开发用于癌症诊疗的高性能有机纳米试剂提供了有益的指导。图1. F8-PEG NPs用于高效的光热治疗。图2. F8-PEG NPs的制备及其形貌粒径和光热性质表征。首先,研究人员对该寡聚物纳米粒子的形貌、粒径及光学性质进行了表征。结果表明该纳米粒子呈现出规整的球形形貌,平均水合粒径约为58 nm,而且在808 nm有较强的吸收。此外,研究人员还研究了该寡聚物纳米粒子的光热性质。结果表明该寡聚物不仅有非常强的产热能力,而且具有非常好的稳定性。图3. F8-PEG NPs对于A549、4T1和Hela三种癌细胞的杀伤效果评估。鉴于其良好的光热性质,研究人员紧接着评估了F8-PEG NPs的体外生物相容性和杀伤癌细胞的能力。结果表明,在黑暗条件下,该寡聚物纳米粒子,即使在较高浓度下,对三种癌细胞(肺癌细胞A549、乳腺癌细胞4T1和宫颈癌细胞Hela)也几乎没有毒性;然而在808 nm激光照射条件下,F8-PEG NPs对这三种癌细胞产生了很强的杀伤力。由此说明,F8-PEG NPs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和高效的肿瘤杀伤能力。图4. F8-PEG NPs的降解性能表征。此外,研究人员还对纳米粒子的降解性能进行了表征。研究发现,在生物酶(MPO)和过氧化氢(H2O2)存在的情况下,该纳米粒子可以被逐渐降解,因此有望大大降低纳米材料在体内的长期毒性。图5. F8-PEG NPs在活体内的光热治疗效果表征。最后,研究人员研究了F8-PEG NPs对于活体肿瘤的治疗效果。结果表明,F8-PEG NPs+Laser可以完全杀灭4T1细胞小鼠皮下移植肿瘤。此外,H&E染色实验也表明了该纳米粒子的生物安全性。因此,该研究工作不仅提供了一种高效的光热试剂,而且为开发高性能纳米光热试剂用于高效癌症诊疗提供了新思路。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ACS Nano上,论文第一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李晓珍。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Biodegradable π-Conjugated Oligomer Nanoparticles with High Photothermal Conversion Efficiency for Cancer TheranosticsXiaozhen Li, Lu Liu, Shengliang Li, Yingpeng Wan, Jia-Xiong Chen, Shuang Tian, Zhongming Huang, Ya-Fang Xiao, Xiao Cui, Chengyang Xiang, Qinglong Tan, Xiao-Hong Zhang, Weisheng Guo, Xing-Jie Liang, Chun-Sing LeeACS Nano, 2019, DOI: 10.1021/acsnano.9b05383李振声教授:香港城市大学化学系系主任,材料化学讲座教授及香港城市大学超金刚石及先进薄膜研究中心(COSDAF)主任。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有机光电材料及器件,材料界面科学,纳米生物医学等。在相关领域发表SCI论文700余篇,被引用48000余次(H-index 111),著作5部,获准美国专利16项,已主持香港研资局优配研究基金、科技创新署与香港城市大学资助等的科研项目超过50余项。同时,担任国际期刊《Materials Today Energy》主编,《Thin Solid Films》的副编辑,Nature Publishing group-《Asian Materials》的顾问委员会成员,《Materials Today》和《Materials Research Express》及《Physica Status Solidi》多个国际期刊的编委会成员。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49758 郭伟圣博士:广州医科大学药学院和第二附属医院、国家呼吸疾病重点实验室,教授,广州医科大学2018年“南山学者”优秀人才,2018年广东省医学杰出青年人才。郭伟圣博士近年来在“精确诊疗纳米药物学评价及克服疾病治疗耐受”方面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郭伟圣博士近5年以第一作者/通讯作者在Nature Communications、Nano Letters、ACS Nano、Adv Funct Materials、Theranostics、ACS Applied Materials & Interface、Nano Research等国际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30篇,其中10分以上文章10篇,个人H指数19,申请国家发明专利9项;郭伟圣博士已主持承担国家和地方科研项目7项,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和青年项目、中科院“中国-伊朗丝路基金”国际合作项目等。郭伟圣博士现为中国生物材料学会理事,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再生医学分会委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纳米医学工程分会委员,广东省医师协会转化医学分会委员。

来源: X-MOL 2019-11-11

多金属核壳纳米片的元素偏析

注:文末有研究团队简介及本文科研思路分析随着化石燃料的快速消耗和全球能源紧张局势的不断加剧,以燃料电池为代表的电化学能量转换过程被认为是未来可再生和清洁能源的理想选择之一。液体燃料电池通常由甲醇等有机小分子的氧化提供动力,其具有能量密度高、运输安全方便以及环境友好等特点。因此,开发新型高效的催化剂来提高其催化甲醇氧化反应的活性和稳定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目前,铂基纳米材料广泛应用于燃料电池催化领域,特别是二维超薄铂基纳米结构,由于其高比表面积和丰富的表面低配位原子,因而表现出优异的电催化性能。然而,二维超薄纳米片在电催化反应过程中不可避免发生纳米片之间的堆叠和团聚,从而导致其可接触的活性位点大幅减少而降低催化活性和稳定性。为了解决这一关键问题,急需发展一种行之有效的途径或策略来防止电催化反应过程中二维超薄纳米片的堆叠和团聚。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香港城市大学张华教授课题组和中科院物理研究所谷林研究员课题组合作,首次通过选择性元素偏析和电化学刻蚀法成功设计和制备出了新型的封装在钌纳米笼中的二维超薄铂铜钯纳米片,即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复合结构(图1)。具体合成步骤如下:首先,以超薄铂铜纳米片(厚度为1~4原子层)为模板,通过水热法制备铂铜@钯核壳结构纳米片(厚度为3.4±0.8 nm)。然后,通过水热法继续在铂铜@钯核壳结构纳米片表面生长金属钌(厚度为5.5±0.9 nm)。在上述生长过程中,利用球差电镜表征观察到铜和钯元素发生了偏析现象,最终得到铂铜钯@钯铜@钌核壳结构纳米片。有意思的是,铂铜超薄纳米片最后转化为铂铜钯纳米片,钯壳层转化为钯铜壳层。接着,通过电化学法将铂铜钯@钯铜@钌核壳结构中间层的钯铜选择性刻蚀,成功制备出新型的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复合结构。图1.(a)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片的制备过程示意图。(b)铂铜纳米片的透射电镜图。(c)铂铜@钯核壳纳米片的透射电镜图。(d)铂铜钯@钯铜@钌核壳纳米片的透射电镜图。(e)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片的透射电镜图。更重要的是,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片具有独特的三维笼状结构,有利于反应物和产物分子的扩散和传质,并可有效避免铂铜钯纳米片在催化反应过程中发生堆叠和团聚等问题,从而充分将纳米片的上下表面暴露于反应物中。在碱性条件下的电催化甲醇氧化反应中,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结构由于其多组分的协同效应、独特的三维笼状结构以及高比表面积,表现出优于铂铜纳米片和商业铂碳的催化活性和稳定性(图2)。这项工作为合理设计和开发新型的二维纳米材料及其在电化学领域的广阔应用前景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图2. 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片、铂铜纳米片、商业铂碳催化剂在甲醇电氧化反应中的活性和稳定性比较。这一成果近期发表在Journal of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上,文章的第一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的博士后Faisal Saleem和张志成,以及博士研究生崔晓亚和中科院物理所博士研究生拱越。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Elemental Segregation in Multimetallic Core-Shell NanoplatesFaisal Saleem,† Zhicheng Zhang,† Xiaoya Cui,† Yue Gong,† Bo Chen, Zhuangchai Lai, Qinbai Yun, Lin Gu,* Hua Zhang*J. Am. Chem. Soc., 2019, 141, 14496−14500, DOI: 10.1021/jacs.9b05197张华教授简介张华,现为香港城市大学胡晓明纳米材料讲座教授,英国皇家化学学会会士,亚太材料科学院院士。张华教授课题组致力于纳米材料的(晶)相工程学的研究,迄今为止已经在国际知名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 480 余篇,截止2019年10月8日,总被引用66,000余次,H因子123 (Web of Science);总被引用77,000 余次,H因子133 (Google Scholar) 。2014-2019年一直入选高被引学者,2014和2015年分别被列为世界17和19位“Hottest Researchers of Today”(科睿唯安)。张华教授曾荣获澳大利亚伍龙贡大学 Vice-Chancellor's International Scholar Award(2016),Nanoscience青年研究员奖(2016),美国化学会ACS Nano Lectureship奖(2015), 世界文化理事会(WCC)特别表彰奖(2013), the ONASSIA Foundation Lectureship (Greece, 2013), Asian Rising Stars (15th Asian Chemical Congress, 2013), SMALL 青年创新奖(Wiley-VCH, 2012)和南洋杰出研究奖(2011)等奖项。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39443 https://scholars.cityu.edu.hk/en/persons/hua-zhang(8f4e048e-884d-4f19-b2b4-ca4d3d53c515).html     谷林研究员简介简介:谷林,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从事电子显微学方法研究近20年。2002年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启蒙于我国电子显微学专家朱静院士。2005年获得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博士学位。之后先后在德国马普金属所以及日本东北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近年来在功能材料原子尺度结构与电子结构研究方面取得系列成果。发表论文 500余篇,其中包括Science及Nature正刊12篇,子刊 50余篇,他引 26000余次。获得国际电子显微学联合会青年科学家奖(2006) ;国际锂电池学会青年科学家奖(2012);中国科学院“卢嘉锡”青年人才奖(2013);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奖(2013);中国晶体学会青年科技奖(2018),入选科睿唯安材料科学领域(2018~2019)和化学领域(2019)全球高引科学家。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47838 研究思路分析Q:这项研究最初是什么目的?或者说想法是怎么产生的?A:如上所诉,我们的研究兴趣是开发可用于燃料电池等清洁能源的高活性及高稳定性的催化剂。目前,铂基纳米材料广泛应用于燃料电池催化领域,特别是二维超薄铂基纳米结构,由于其高比表面积和丰富的表面低配位原子,从而表现出优异的电催化性能。然而在电催化反应过程中,二维超薄纳米片的堆叠和团聚会减少电催化反应中可接触的活性位点,从而降低催化活性。因此,发展一种有效的途径或策略来防止电催化反应过程中二维超薄纳米片的堆叠和团聚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研究课题。纳米笼具有独特的结构特征,例如多孔的三维结构和较大的比表面积,因此将二维超薄铂基纳米片封装在三维金属纳米笼中可有效防止超薄纳米片之间的团聚,即纳米笼中的超薄纳米片可以在空间上与其他纳米片相互隔离,从而使它们的表面充分暴露于反应物中。另外,纳米笼的多孔结构也有利于反应物和产物分子的扩散和传质。我们相信这种新型的纳米片-纳米笼复合结构将在催化反应中展现出非常优异的活性和稳定性。Q:研究过程中遇到哪些挑战?A:本研究中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通过选择性元素偏析和电化学选择性刻蚀方法,从原子尺度精确调控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片的组分及元素空间分布。实验中发现,如果金属Ru壳层太薄,经过电化学刻蚀后,容易导致纳米片-纳米笼复合结构的坍塌;相反,如果金属Ru壳层太厚会导致其过度外延生长,以致孔隙率太低,进而不利于反应物和产物分子的扩散和传质。此外,在电化学选择性刻蚀过程中,选择合适的电解液和电位区间以及循环伏安循环次数等对于精确调控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片的结构和组成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Q:该研究成果可能有哪些重要的应用?哪些领域的企业或研究机构可能从该成果中获得帮助?A:该研究所得的铂铜钯@钌yolk-cage纳米复合结构由于其多组分的协同效应、独特的三维笼状结构以及高比表面积,在电催化反应中将表现出非常优异的催化活性和稳定性。我们相信,文章中所采用的合成方法和策略可拓展到其他多金属体系。根据特定的催化反应类型,通过合理调控不同金属前驱体的比例、不同金属的沉积顺序以及元素种类等可设计并合成新型高效的催化剂。

来源: X-MOL 2019-11-07

具有AIE效应的金纳米簇发光体实现低辐射剂量的耐辐射肿瘤的光动力治疗

X射线具有良好的生物组织穿透能力,在临床上被广泛用于肿瘤诊断和治疗。然而,由于X射线对正常组织的高毒副作用以及引起肿瘤的耐受性,实现肿瘤的减毒增效治疗仍是目前临床和基础研究所面临的最大棘手难题。针对这一难题,实现放射增敏和X射线诱导的光动力治疗(X-PDT)逐渐成为研究的热点方向之一。放射增敏剂能够增强X射线对细胞的辐射损伤,提高放疗疗效。金(Au),作为典型的高原子序数(High-Z)元素,能够有效地吸收、分散和重新释放辐射能量;并具有良好的化学稳定性和生物相容性,成为放射增敏剂研究的明星材料。近日,厦门大学陈洪敏(点击查看介绍)课题组联合美国NIH陈小元(点击查看介绍)课题组,构建了一种具有聚集诱导荧光增强(AIE)效应的Au团簇发光体,实现低辐射剂量下对辐射耐受性肿瘤的减毒增效治疗。该研究的核心是制备金团簇体,使其具有射线激发发光的特点,并且聚集体实现了显著的荧光增强效果。射线激发发光可以被偶联的光敏剂吸收,激发光敏剂产生活性氧(ROS),实现光动力治疗效果;而未转化的X射线可以被引入的High-Z元素(Au,I)吸收,实现放射增敏。细胞和活体实验结果表明,通过协同放射治疗和光动力治疗,低辐射剂量下,有效抑制辐射耐受性肿瘤的生长,并降低毒副作用。因此,这一工作所开发的高生物相容性Au基增敏剂具备非常广阔的临床转化和应用前景,同时该研究也为设计开发X射线诱导肿瘤诊疗平台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相关工作发表在Angew. Chem. Int. Ed. 上。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Aggregation-Induced Emission Gold Clustoluminogens for Enhanced Low-Dose X-ray-Induced Photodynamic TherapyWenjing Sun, Li Luo, Yushuo Feng, Yuting Cai, Yixi Zhuang, Rong-Jun Xie, Xiaoyuan Chen*, Hongmin Chen*Angew. Chem. Int. Ed., 2019, DOI: 10.1002/anie.201908712导师介绍陈小元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38289 陈洪敏https://www.x-mol.com/groups/CHM

来源: X-MOL 2019-11-06

双冠囊泡治疗牙周炎

牙周炎是一种由菌斑引起的感染性、破坏性疾病,是导致成年人牙齿松动和缺失的主要原因。菌斑即生物被膜(biofilm),具有由多糖、蛋白质、核酸以及细胞碎片构成的胞外基质(EPS),能极大地阻碍抗生素渗透,导致抗生素治疗牙周炎困难重重。为解决上述问题,同济大学杜建忠教授(点击查看介绍)团队基于前期关于抗菌囊泡的研究基础,设计了一种双冠囊泡,不仅能有效针对生物被膜进行抗生素递送,而且能大幅减少抗生素剂量。该囊泡由两种嵌段共聚物共组装而成。如图1所示,PCL链段形成囊泡膜(蓝色),而PEO链段(粉红色)、抗菌肽链段(绿色和棕色)则分别形成囊泡的“双冠”。其中,PEO冠层能够抵抗蛋白质粘附,从而降低生物被膜中EPS对囊泡的阻碍,促进抗生素深入生物被膜;而抗菌肽冠层则为囊泡表面提供正电荷,使其能吸附到细菌表面并通过膜破坏机理杀菌,结合囊泡释放的抗生素,更有效地破坏生物被膜。图1. 载药双冠囊泡高效破坏牙周炎生物被膜示意图。团队首先通过5项体外实验对载药双冠囊泡抗生物被膜性能进行了定性及定量测试。最小生物被膜清除浓度测试表明,双冠囊泡包载正常抗生素用量的50%即可达到同样的生物被膜清除效果。结晶紫染色实验比较了包载前后相同浓度抗生素对生物被膜的破坏量,从中可以看出双冠囊泡比单冠囊泡能更好地增强抗生素抗生物被膜性能。荧光显微镜和扫描电子显微镜分析表明,通过载药双冠囊泡治疗后,死细菌红色荧光强度增加,致密的生物被膜结构被破坏,底层的细菌也被杀死。激光共聚焦显微镜层扫结果更直观地揭示了载药双冠囊泡(蓝色荧光)有效地渗入并聚集在生物被膜内部,杀死了大量细菌(绿色荧光)(图2)。图2. 载药双冠囊泡有效破坏生物被膜(体外实验):(a) 结晶紫染色结果;(b)活死细菌染色荧光图像;(c) 扫描电子显微镜图像;(d) 共聚焦层扫图像。团队进一步利用实验性牙周炎大鼠模型研究了载药双冠囊泡的体内治疗效果。通过碱性品红染色法、扫描电镜和标准平板计数法评估了载药双冠囊泡破坏牙菌斑的效果(图3)。品红染色及扫描电镜结果表明,牙菌斑覆盖面积减少;而标准涂板法则进一步验证了该体系能大量杀死生物被膜内的细菌。实验发现,通过双冠囊泡的包载,仅用原来50%的抗生素就可以达到相同的治疗效果。团队进一步以探诊出血指数、牙槽骨三维微计算机断层扫描图像、牙周组织病理切片为评价指标,表征了其减轻牙周炎症反应的效果。经载药双冠囊泡治疗后,实验组具有最低的探诊出血指数,而牙槽骨的CT扫描图像和组织切片也显示出治疗组比牙周炎组的骨丢失更少,有效防止了炎症的进一步恶化(图4)。这种双冠囊泡策略能更好地应对生物被膜的复杂环境,大大降低了抗生素剂量,为今后设计多功能抗菌材料提供了新思路。图3. 载药双冠囊泡有效破坏菌斑生物膜(体内实验):(a) 实验性牙周炎建模以及局部用药示意图;(b) 牙菌斑品红染色照片及SEM图像;(c-d) 标准平板计数法结果。图4. (a) 局部治疗后探诊出血指数; (b) 牙槽骨3D断层扫描图像; (c) 牙周组织病理切片染色结果。这一成果近期发表在ACS Nano 上,同济大学硕士研究生奚悦静、王月和高婧宜为文章的共同第一作者,杜建忠教授为通讯作者。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Dual Corona Vesicles with Intrinsic Antibacterial and Enhanced Antibiotic Delivery Capabilities for Effective Treatment of Biofilm-Induced PeriodontitisYuejing Xi, Yue Wang, Jingyi Gao, Yufen Xiao, Jianzhong Du* ACS Nano, 2019, DOI: 10.1021/acsnano.9b03237团队介绍杜建忠同济大学教授,东方学者、上海特聘专家、英国皇家化学会会士(FRSC)、中国化学会高分子学科委员会委员、Biomacromolecules顾问编委。主要从事高分子化学与物理、生物医用高分子材料研究,近五年以唯一通讯作者在J. Am. Chem. Soc., Adv. Mater., Nano Lett., ACS Nano, Chem. Sci., Mater. Horiz., Biomaterials, Macromolecules, ACS Macro Lett., Prog. Polym. Sci.等著名期刊发表学术论文45篇,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15)、中国化学会高分子科学创新论文奖、上海市育才奖等。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17053 奚悦静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期间在杜建忠教授指导下荣获第十五届“挑战杯”上海市特等奖和全国二等奖。2017年9月至今,于同济大学杜建忠教授课题组攻读硕士学位,主要从事抗菌高分子材料研究。王月2019届同济大学口腔医学毕业生,口腔医学硕士。在读期间,主要从事正畸牙移动、牙周炎及抗菌材料的相关研究,曾多次获国家、校级奖学金,获评上海市优秀毕业生。高婧宜2018年3月毕业于同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获得硕士学位。在读期间,于同济大学杜建忠教授指导下,主要从事抗菌囊泡研究,曾获国家奖学金和同济大学优秀毕业生。

来源: X-MOL 2019-11-05

Angew. Chem.:激活型近红外II区荧光纳米探针用于活体实时监测早期颅脑损伤

颅脑损伤 (Traumatic brain injury, TBI) 是最为常见的由意外损伤导致的急性病症, 其继发性伤害包括血脑屏障 (the blood brain barrier, BBB) 破坏、脑缺血、脑卒中等,会导致极高的死亡率及致残率。由于这些病变过程具有隐秘性,因此如何实现早期实时的TBI检测进而合理有效指导干预,对于临床TBI的治疗具有重要意义。由于现有的TBI检测方法如磁共振、CT-主要针对的是宏观的脑结构及功能的改变,无法实现TBI早期分子细胞水平的病变检测;BBB分子标记物 (如GFAP和UCH-L1) 及脑脊液 (如Acetylcholine) 也可用于体外诊断TBI,但静态有限的样品获取无法获得完整的TBI病程进展。因此,发展新型可视化技术实现原位实时高灵敏TBI早期诊断及治疗效果评估具有重大临床应用价值。近红外II区 (1000-1700 nm) 荧光影像技术由于其固有的光学成像优点,如实时、高灵敏度、高特异性以及无电离辐射等,并且克服了传统荧光 (400-950 nm) 成像面临的低组织穿透瓶颈,被视为最具前景的活体诊断方法之一。近日,中国科学院苏州纳米技术与纳米仿生研究所王强斌(点击查看介绍)团队开发了一种靶向“激活型”近红外II区荧光纳米探针 (V&A@Ag2S),能够实现在体、实时、高灵敏TBI检测。该探针以近红外Ag2S量子点为供体,以对过氧亚硝酸根 (ONOO-) 敏感的近红外吸收染料A1094为受体,构建了基于FRET原理的淬灭型荧光传感体系。V&A@Ag2S经静脉注射后,Ag2S量子点表面修饰的VCAM-1分子介导细胞内吞过程,实现其在高效炎症性脑血管内皮细胞的内在化蓄积。同时源于上述炎症性血管内皮细胞产生的ONOO-作为TBI早期标志物,可迅速氧化A1094,从而抑制了FRET过程,导致Ag2S量子点近红外II区荧光的快速恢复,实现实时、原位、高灵敏TBI的活体检测。该靶向、“激活型”策略可以有效克服非特异性荧光信号的干扰,结合近红外 II 区荧光高组织穿透深度、高时空分辨率特性,显著提高检测的灵敏度和信噪比,可实现快速诊断,为临床TBI的诊断及治疗评估提供了新思路。相关工作发表近期发表在Angew. Chem. Int. Ed.上。该项研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科技部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和中国科学院0到1突破项目等资助。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An Activatable NIR-II Nanoprobe for In Vivo Early Real-Time Diagnosis of Traumatic Brain InjuryChunyan Li, Wanfei Li, Huanhuan Liu, Yejun Zhang, Guangcun Chen, Zijing Li, Qiangbin WangAngew. Chem. Int. Ed., 2019, DOI: 10.1002/anie.201911803导师介绍王强斌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23252 (本稿件来自Wiley)

来源: X-MOL 2019-11-05

华东师大学者提出新型纳米CT负造影剂概念

目前大多数CT造影剂(包括临床常用的碘剂),在CT扫描过程中均呈现高密度值,一般定义为CT正造影剂。然而遗憾的是,CT正造影剂不适用于精准检测成骨型骨肉瘤等具有高密度值的疾病;这是因为在CT扫描过程中,成骨型骨肉瘤中CT正造影剂与其附近的骨组织均产生类似的高CT值,导致CT影像难以区分骨肉瘤和骨组织。因此,传统观念认为,增强CT影像模式不适于精准诊断骨肉瘤。然而,在临床的肺部CT检测中,经常会发现肺部中充盈的气体与周围肋骨形成巨大CT值对比差异的现象;受启发于这一临床现象,科学家们设想,可否利用低CT密度值的气体类似物作为CT造影剂,特异性降低骨肉瘤的CT值,显著增大骨组织与骨肉瘤之间的对比度,进一步实现骨肉瘤的精准诊断。基于此,华东师范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上海市绿色化学与化工过程绿色化重点实验室步文博教授联合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放射科姚振威教授、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人民医院放射科方向明教授,创新性地提出了新型纳米CT负造影剂的概念,实现了骨肉瘤的精准影像诊断。该新型CT负造影剂(HMSN@AB@PEG),是由表面修饰聚乙二醇的中空介孔二氧化硅装载氨硼烷的纳米球组成。该CT负造影剂到达肿瘤部位后,氨硼烷分子可以特异性响应肿瘤酸性微环境释放H2,显著降低骨肉瘤的CT值,与周围骨组织的高CT值形成巨大的对比差异,进而实现骨肉瘤的精准检测。该工作系统研究了CT负造影剂在不同pH水溶液中,释放H2的能力以及CT成像效果。荷瘤鼠的CT检测结果显示,与临床常用的CT正造影剂碘海醇相比,CT负造影剂可以显著降低骨肉瘤的CT值,增加骨肉瘤与周围骨组织的对比度,最终实现骨肉瘤的精准检测。值得一提的是,新型纳米CT负造影剂不但拓宽了CT影像模式用于精准检测高密度值类型疾病的应用范围,同时,也使得利用CT负造影剂检测无腔实体肿瘤成为可能。这类纳米CT负造影剂为重大恶性疾病的精准诊断和鉴别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具有重要的研究意义和潜在的临床应用价值。这一研究成果得到审稿专家的一致认可,并推荐快速发表于高水平学术期刊Advanced Science。论文第一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孟宪福(导师:步文博),共同第一作者为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华博士(导师:姚振威);论文通讯作者为步文博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姚振威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和方向明教授(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人民医院)。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Negative CT Contrast Agents for the Diagnosis of Malignant OsteosarcomaXianfu Meng, Hua Zhang, Meng Zhang, Baoming Wang, Yanyan Liu, Yan Wang, Xiangming Fang, Jiawen Zhang, Zhenwei Yao, Wenbo BuAdv. Sci, 2019, DOI: 10.1002/advs.201901214导师介绍步文博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37842 姚振威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39463

来源: X-MOL 2019-10-31

四川大学高会乐课题组:可聚集纳米粒递送多个药物联合治疗脑胶质瘤

脑胶质瘤是最为常见的原发性恶性脑肿瘤之一。尽管使用了手术切除结合化疗和放疗进行治疗,大多数脑胶质瘤患者的预后仍然不能令人满意。化疗被认为在几乎所有新诊断的脑胶质瘤的治疗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然而由于血脑屏障(Blood-brain barrier)的存在,绝大多数化疗药物不能有效地传递至脑胶质瘤部位并蓄积在此。因此如何提高化疗药物在脑胶质瘤的蓄积量尤为重要。随着纳米技术以及靶向传递技术的发展,靶向纳米药物传递系统能够有效地克服血脑屏障并协助药物靶向传递至脑胶质瘤部位,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基于此,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高会乐教授(点击查看介绍)团队在前期的工作中设计了一种豆荚蛋白酶响应的载阿霉素金纳米粒传递系统,尾静脉给药后,其可以选择性地传递至脑胶质瘤部位并在豆荚蛋白酶触发下发生点击反应,形成金纳米粒聚集体。该聚集体能够限制其自身向外周血液的回流,增强纳米粒在脑胶质瘤部位的滞留,进而增强了阿霉素的蓄积量。该功能纳米粒显著地提高了阿霉素对于荷脑胶质瘤小鼠的化疗效果,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ACS Nano杂志上(ACS Nano, 2016, 10, 10086, 点击阅读详细)。然而,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该功能纳米粒能够提高阿霉素的化疗效果,脑胶质瘤依然能够发展出多种促存活机制来对抗化疗,包括上调的自噬水平以及程序性细胞死亡配体1(PD-L1)表达量。因此在提高化疗效果的同时,抑制脑胶质瘤细胞的促存活机制将有可能达到完全治愈的效果。近期,高会乐教授团队开发了一种联合治疗方案用于提高脑胶质瘤的治疗效果。该方案是将化疗药物阿霉素和自噬抑制剂羟基氯喹共载在豆荚蛋白酶响应的可聚集金纳米粒上,尾静脉给予该共载纳米粒,同时腹腔给予PD-L1单抗。一方面该功能纳米粒能够增强阿霉素和羟基氯喹在脑胶质瘤部位的蓄积量。羟基氯喹能够抑制阿霉素诱导的自噬,破坏了细胞保护性的自噬流,从而使脑胶质瘤细胞对于阿霉素的化疗重新敏感。此外,抑制自噬的同时也抑制了自噬诱导的由脑胶质瘤干细胞形成的拟态血管。体内研究结果表明共载阿霉素和羟基氯喹能够协同增强抗脑胶质瘤效果。另一方面,PD-L1作为一种最为常见的免疫抑制性的分子,在介导免疫逃逸过程中起到了主导的作用。PD-L1单抗能够阻断PD-1/PD-L1的相互作用,提高了抗脑胶质瘤的免疫原性,抑制了免疫抑制因子的分泌以及免疫抑制细胞的分化。体内研究结果表明联合给予该共载阿霉素和羟基氯喹的功能纳米粒以及PD-L1单抗进一步增强了荷脑胶质瘤小鼠的治疗效果。同时,该联合给药方案也提高了荷脑胶质瘤小鼠的记忆免疫原性,有效地降低了脑胶质瘤的复发。该策略的有效性为设计更为有效的以及更加个性化的脑胶质瘤联合治疗方案打开了思路。图1. 基于该功能纳米粒的化疗和自噬抑制结合PD-L1免疫检查点阻断治疗方案示意图。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近期Nano Letters 杂志上。四川大学博士生阮少波和硕士谢柔为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四川大学高会乐教授为该论文的通讯作者。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Aggregable nanoparticles-enabled chemotherapy and autophagy inhibition combined with anti-PD-L1 antibody for improved glioma treatmentShaobo Ruan, Rou Xie, Lin Qin, Meinan Yu, Wei Xiao, Chuan Hu, Wenqi Yu, Zhiyong Qian, Liang Ouyang, Qin He, Huile Gao*Nano Lett., 2019, DOI: 10.1021/acs.nanolett.9b03968高会乐教授简介高会乐,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教授,2013年于复旦大学药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同年进入四川大学工作。2015-2016年于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研究领域为脑靶向和肿瘤微环境响应性递药系统的研究。在相关领域发表SCI论文130余篇,包括ACS Nano、Adv Funct Mater、Nano Lett、Biomaterials、J Control Release、Nanoscale 等;H因子为41;授权专利5项。主编Elsevier出版社的专著《Brain Targeted Drug delivery system》和《Neurotoxicity of nanomaterials and nanomedicine》。担任《Current Drug Metabolism》客座编辑;并担任Int J Pharm, Pharmaceutics, J Microencapsul 等杂志编委。2015年获得中国要学会青年药剂学奖。https://www.x-mol.com/groups/gao_huile

来源: X-MOL 2019-10-27

时隔不到半年“老材料”金纳米簇再登顶刊,用于癌症早诊

金纳米团簇(Gold nanoclusters,AuNCs)是一种粒径在2纳米左右的纳米材料,尺寸效应与表面配体相辅相成,使这类材料具有特殊的光学性质与催化活性等“类分子性质”。AuNCs的研究最早大约起始于2000年,后来由于其类分子性质不断被发掘,在2010年后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但是总的来说,关于AuNCs的突破性研究已经逐渐减少,就在领域内的研究者开始调转研究方向的关头,2019年半年之内却两次在顶级期刊上出现了AuNCs的身影。一次是4月份,Science 刊登了一篇有关AuNCs结构与载流子寿命的研究 [1],由纳米簇结构解析方面的大佬金荣超教授领导。而第二次就是今天要讲的这篇,基于AuNCs的早期癌症尿检,由帝国理工学院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者合作完成,发表于Nature Nanotechnology。对于癌症,早诊断早治疗将极大提高患者生存率,降低治疗成本,但是现有的早期诊断方法大多灵敏度与特异性欠佳,或是成本过于高昂,使得早期诊断方法的成本与收益无法匹配,导致其难以普及。帝国理工学院的Molly Stevens教授与MIT的Sangeeta Bhatia教授合作,开发了一种将AuNCs与中性亲和素(Neutravidin, NAv)结合的在体纳米传感器,将其注射进小鼠体内,再通过对小鼠的尿液进行简单的显色处理,来实现对结直肠癌的早期诊断。该纳米传感器成本低廉,且尿检的方式具有无痛无创的特点,依从度高,是一种极具潜力的诊断新工具。本研究使用的AuNCs的合成方式与TEM表征。图片来源:Nat. Nanotech.AuNCs的合成需要含有巯基的模板,该课题组选择了在合成AuNCs中最常见的谷胱甘肽(GSH)与功能化多肽共同作为合成模板。其中GSH主要承担稳定AuNCs结构的作用,而功能化多肽则承担了传感作用。这些多肽的C端修饰了巯基,N端修饰了生物素(Biotin),序列中包含结直肠癌标志物MMP9蛋白酶的酶切位点。TEM观察可以看出,这些AuNCs的粒径在1.5纳米左右。纳米传感器用于在体检测蛋白酶活性的示意图。图片来源:Nat. Nanotech.接着这些AuNCs与NAv混合,通过NAv与biotin的特异性结合作用,自组装成纳米传感器。这里使用的NAv其实是一种性质类似于我们熟知的链霉亲和素(Streptavidin,SA)的蛋白质,二者都可以与biotin产生特异性结合,主要区别在于NAv的非特异性吸附远远低于SA,因此更适合在体内传感中使用。组装后的纳米传感器粒径大约为11纳米,通过注射进入小鼠体内,当与MMP9接触时,MMP9会作用于功能化多肽将其切断,使AuNCs从NAv上脱离下来。游离的AuNCs由于粒径很小,可以在肾的清除作用下排除体外,而NAv与未产生变化的纳米传感器,都因为粒径较大而被肾小管截留。尿液中存在的AuNCs因为具有拟过氧化物酶活性,向其中加入TMB与H2O2就会产生显色反应,产生明显的蓝色。最后,可以通过比色法或者裸眼观察得到尿液中AuNCs的量,从而反映出小鼠体内MMP9的浓度,实现诊断目的。游离AuNCs在体内的代谢情况研究及代谢后的催化活性。图片来源:Nat. Nanotech.该课题组首先研究了游离的AuNCs在小鼠体内的代谢情况,以及代谢前后催化活性的变化。通过尾静脉注射的方式向小鼠体内注射AuNCs,收集尿液并同时用比色法与ICP-MS分别间接与直接对AuNCs进行检测,结果发现73±7%的AuNCs在注射后1小时通过尿液排出,且比色法与ICP-MS的结果具有比较好的吻合度。该结果说明AuNCs能够比较高效地通过尿液排出,且体内的一番代谢不会对其拟过氧化物酶活性产生显著影响。利用荧光相关光谱,研究反应的动力学与选择性。图片来源:Nat. Nanotech.通过在AuNCs上连接荧光染料Oregon Green,并利用荧光相关光谱技术,该课题组研究了纳米传感器在体外的选择性与反应进程。结果显示MMP9每分钟能够使3%的AuNCs从纳米传感器上游离下来,而干扰蛋白每分钟只能使0.08%的AuNCs游离。尺寸排阻色谱显示,MMP9的切割能够产生明显的粒径变化,从体外对该纳米传感器的可行性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尿检结果显示,长有移植瘤的小鼠的尿液会呈现蓝色。图片来源:Nat. Nanotech.毒性评价证明,该纳米传感器在细胞与动物层面均没有显著的毒性,完整的纳米传感器主要是通过肝脏进行清除,一般四周后就不会在体内被检出。在此基础上,该课题组用LS174T细胞构建了裸鼠移植瘤模型,并向其体内注射这种纳米传感器。注射后1小时取得小鼠的尿液样本,加入TMB与H2O2引发显色反应,结果显示,移植瘤模型的小鼠的尿液会产生明显的蓝色,而健康小鼠的尿液则不会发生明显颜色变化。为了证明这种变化是由MMP9的酶解作用引起的,该课题组同时设计合成了对凝血酶Thrombin具有响应的纳米传感器,结果发现将这种传感器注射给携带肿瘤的小鼠后,不会在尿液中得到颜色变化,说明了该纳米传感器在体内的选择性与特异性。综上,AuNCs的尺寸效应使其具有催化活性且可以被肾脏清除出体外通过尿液排出。利用这些特性,该研究设计了纳米传感器用于监测肿瘤微环境中蛋白酶的浓度,实现对癌症的尿检。传统的体液监测大都聚焦在如何精确、高灵敏地监测体液中原有的物质,而该方法却另辟蹊径,人为地使疾病状态下尿液中会出现功能化的纳米材料。当然了,这样的方法必须要建立在确凿的毒理学依据上,所以说这样的方法如果想要转化必然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Renal clearable catalytic gold nanoclusters for in vivo disease monitoringColleen N. Loynachan, Ava P. Soleimany, Jaideep S. Dudani, Yiyang Lin, Adrian Najer, Ahmet Bekdemir, Qu Chen, Sangeeta N. Bhatia, Molly M. StevensNat. Nanotech., 2019, 14, 883-890, DOI: 10.1038/s41565-019-0527-6参考文献:1. Zhou, M.; Higaki, T.; Hu, G.; Sfeir, M. Y.; Chen, Y.; Jiang, D. E.; Jin, R., Three-orders-of-magnitude variation of carrier lifetimes with crystal phase of gold nanoclusters. Science, 2019, 364, 279-282. DOI: 10.1126/science.aaw8007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4/6437/279 导师介绍Molly Stevens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34281 (本文由传光簇供稿)

来源: X-MOL 2019-10-26

Angew. Chem.:纳米MOF用于CpG运载与光动力疗法协同增强树突状细胞活化与癌症免疫治疗

在肿瘤发生过程中,肿瘤组织能通过多条路径阻碍机体免疫系统介导的抗肿瘤反应,包括减弱肿瘤抗原递呈,促进抑制细胞表达负调控因子,激活免疫检测点信号诱导T细胞的耗竭与凋亡等。程序性细胞死亡蛋白-1(PD-1)是表达在T细胞表面的免疫检测点分子,阻断PD-1与其配体PD-L1的结合,能够恢复T细胞活性,增强机体的抗肿瘤免疫。以抗PD-1和抗PD-L1抗体介导的免疫检测点阻断疗法(checkpoint blockade immunotherapy)已在美国、欧洲和中国获批用于临床治疗。然而,由于实体瘤内复杂的免疫微环境,PD-1/PD-L1抗体作为单一疗法并不能完全克服免疫耐受激活机体的肿瘤特异性免疫反应,因此,寻找有效的局部疗法激活免疫系统,协同增强免疫检测点阻断疗法成为当务之急。芝加哥大学的林文斌教授(点击查看介绍)团队一直致力于研发新型纳米药物协同免疫疗法用于癌症治疗,并在该领域发表了一系列的工作,包括首次报道低剂量X-ray辐射动力疗法结合小分子免疫治疗(Nat. Biomed. Eng., 2018, 2, 600)并用于肿瘤抗转移(Matter, 2019);首次系统地比较不同放疗增敏剂与辐射增强的构效关系用于增强放疗的远端效应(Nat. Commun., 2018, 9, 2351);首次实现利用致敏性光动力治疗增强免疫疗法(J. Am. Chem. Soc., 2016, 138, 12502), 以及进一步克服肿瘤乏氧的光动力治疗用于增强免疫疗法(J. Am. Chem. Soc., 2018, 140, 5670)和光动力与荷尔蒙平衡协同产生自由基增强免疫疗法(Chem, 2019, 5, 1892);这一系列开创性工作实现了利用纳米金属有机框架介导局部疗法调控肿瘤微环境,并协同免疫检查点阻断疗法实现激活系统性抗肿瘤免疫的构想。光动力疗法是一种通过特定波长光照刺激光敏剂生成单线态氧等活性氧物种实现肿瘤定向清除的高效非侵入的癌症疗法,可以有效诱导肿瘤细胞产生免疫原性死亡,释放肿瘤抗原。另一方面,胞嘧啶-鸟嘌呤寡核苷酸(CpG)作为Toll样受体-9激动剂,可以有效激活免疫系统内的树突状细胞增强抗原递呈,但由于其自身的负电性与细胞膜表面磷脂发生静电互斥,CpG难以被树突状细胞有效的胞吞。鉴于此,研究人员合成了阳离子骨架的钨基卟啉纳米金属有机框架作为负载CpG的纳米光敏剂,促进CpG的胞吞以活化肿瘤微环境内的树突状细胞,增强抗原递呈与非特异性免疫,同时利用致敏性光动力疗法提高肿瘤抗原释放,再与PD-L1免疫检测点抗体阻断结合,从而实现协同治疗(图1)。图1. 钨基nMOF用于胞嘧啶-鸟嘌呤寡核苷酸运载与光动力疗法并结合免疫检测点阻断用于增强系统免疫响疗法的示意图。研究人员首先通过溶剂热法将六氯化钨与四苯基卟啉组装合成,通过调控温度和浓度得到了具有阳离子骨架的纳米光敏剂(W-TBP),这是被报道的第一例钨作为金属节点的金属有机框架。研究人员又用类似方法将铋与四苯基卟啉组装合成了中性骨架的Bi-TBP。透射电镜(TEM)、高分辨透射电镜(HRTEM)、原子力显微镜(AFM)及X射线粉末晶体衍射(PXRD)测试表征证明了所合成的纳米材料为四方形的纳米片(图2)。图2. W-TBP与Bi-TBP的结构分析。W-TBP与Bi-TBP的结构(a,b),TEM (c,d), HRTEM 及 FFT 图样(e,f)及AFM(g,h)。近边X射线吸收精细结构(XANES)证明所合成W-TBP仍保持正六价价态,紫外可见吸收光谱(UV-Vis)表征了所合成的晶体均保留了卟啉分子光学特性。动态光散射表征了合成纳米晶体的水合粒径,Zeta电位表征了所合成W-TBP与Bi-TBP两种卟啉纳米框架分别具有阳离子和阴离子包被的表面。在与负电荷的CpG作用后离心分离,分别利用Nanodrop测试上清液中未被负载的CpG含量和通过琼脂糖凝胶电泳测试被负载在两种nMOF上的CpG含量。可以清楚看出阳离子骨架的W-TBP可以有效负载CpG(图3)。图3. W-TBP与Bi-TBP性质分解。(b)W-TBP的XANES。(a,c-e) W-TBP与Bi-TBP的PXRD, UV-Vis, DLS和Z-电势。(f)Nanodrop表征负载后上清残留的CpG。(g)琼脂糖凝胶表征W-TBP或Bi-TBP负载的CpG。接下来,研究人员在细胞和活体两个层面重点考察了W-TBP/CpG体外激活抗原提呈细胞的能力和施加光动力疗法用于小鼠肿瘤模型治疗的效果。首先研究人员分离出骨髓细胞并从中分化出树突状细胞,之后分别用CpG、W-TBP或Bi-TBP负载的CpG(W-TBP/CpG和Bi-TBP/CpG)以及对应浓度的W-TBP或Bi-TBP进行刺激。通过检测上清中两种树突状细胞活化标志物干扰素-α(IFN-α)与白介素-6(IL-6),可以看出W-TBP/CpG通过增强内吞作用实现CpG胞内运输从而活化树突状细胞。在体外细胞毒性实验中,光照后W-TBP与Bi-TBP对杀死肿瘤细胞具有相似的光动力疗效。在小鼠皮下瘤模型上,分别对肿瘤注射W-TBP、Bi-TBP、W-TBP/CpG和Bi-TBP/CpG并进行光照,CpG组与未照光的Bi-TBP/CpG均不能抑制肿瘤生长,两种nMOF在动物模型上产生类似的光动力疗效能够部分抑制肿瘤生长。而W-TBP/CpG在光照下可以有效清除肿瘤,证明致敏性光动力疗法结合阳离子运载CpG激活树突状细胞是一种有效的局部肿瘤控制的策略。治疗后,对比血液中的IFN-α与IL-6,以及肿瘤中浸润的巨噬细胞及树突状细胞,其比例与状态都表明W-TBP介导的光动力疗法与CpG运载可以激活非特异性免疫,活化抗原递呈细胞,增强肿瘤内的抗原递呈。图4. W-TBP的非特异免疫激活。(a,b)W-TBP与Bi-TBP用于CpG介导的树突状细胞活化释放IFN-α与IL-6。(c,d) W-TBP与Bi-TBP的光动力治疗用于细胞杀伤和皮下瘤治疗。(e,f)治疗实施后血液中的IFN-α与IL-6检测。(g,h) 治疗实施后肿瘤中巨噬细胞与树突状细胞的浸润。基于此,研究人员在Balb/c小鼠上构建乳腺癌双瘤模型,近端瘤给予W-TBP/CpG并照光进行光动力治疗附加树突状细胞活化,远端不予治疗。可以看出单独施加W-TBP/CpG治疗能极大消除近端肿瘤,但对远端瘤抑制能力有限;联用抗PD-L1抗体后实现了很好的远端效应抑制远端肿瘤生长。体内实验表明W-TBP/CpG介导的光动力治疗与CpG运载联合抗PD-L1免疫检测点阻断疗法(W-TBP/CpG/α-PD-L1)能显著提高系统免疫响应,产生卓越的抗癌疗效。研究人员进一步检测了联合治疗后肿瘤微环境中免疫细胞的浸润情况。流式细胞术结果表明,在W-TBP/CpG/α-PD-L1联合治疗下,光动力疗法能够缓解肿瘤微环境中的免疫抑制,活化树突状细胞增强抗原递呈,免疫检测点阻断恢复耗竭性T细胞功能,针对肿瘤的系统免疫反应被重新激活,最终远端肿瘤内的T细胞数量增加,有效抑制肿瘤生长,实现远端效应。图5. W-TBP的光动力CpG运载与免疫联合治疗。(a,b)双瘤模型上W-TBP介导的光动力疗法、树突状细胞活化与抗PD-L1免疫检测点阻断疗法联用的治疗效果。横轴为肿瘤植入后的天数,黑色、红色与蓝色箭头分别表明瘤内给药、照光与系统给抗体的时间点。(c)W-TBP/CpG/α-PD-L1治疗组中的肿瘤特异性IFN-γ 分泌细胞上调。(d-f) CD45阳性、CD4阳性T与CD8阳性T细胞在W-TBP/CpG/α-PD-L1治疗组的两端瘤中上调。综上所述,该工作报道了一种利用阳离子金属有机框架用于免疫激活剂CpG运载、介导光动力疗法并与免疫检测点阻断疗法联合作用的新型疗法。卟啉基纳米光敏剂介导的光动力疗法可以有效杀死肿瘤细胞,释放肿瘤抗原;运载的CpG活化树突状细胞,提高了抗原递呈效率,极大增强了免疫检测点阻断疗法的疗效。这一成果近期发表在《德国应用化学》(Angew. Chem. Int. Ed)上,文章的第一作者是芝加哥大学博士研究生倪开元。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Nanoscale Metal-organic Frameworks Mediate Photodynamic Therapy and Deliver CpG Oligodeoxynucleotides to Enhance Antigen Presentation and Cancer ImmunotherapyKaiyuan Ni, Taokun Luo, Guangxu Lan, August Culbert, Yang Song, Tong Wu, Xiaoming Jiang, Wenbin LinAngew. Chem. Int. Ed., 2019, DOI: 10.1002/anie.201911429导师介绍林文斌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1445 (本稿件来自Wiley)

来源: X-MOL 2019-10-26

NIR-II增强等离子体催化供氧用于解决缺氧导致的肿瘤放射治疗耐药性

注:文末有本文科研思路分析近日,湖南大学张晓兵(点击查看介绍)团队发展了一种改善肿瘤乏氧的新策略用于解决缺氧肿瘤放射治疗耐药性。该工作是在张晓兵教授带领下,团队成员宋国胜教授和陈美老师协助指导博士生杨悦(第一作者)等人完成的,这一研究成果近期发表在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 上。肿瘤微环境与正常组织不同,具有缺氧、偏酸性pH和H2O2水平升高的特点,肿瘤区的氧含量不足将会大大抑制癌症治疗的效果。具体到放疗过程,O2可以辅助电离辐射诱导DNA损伤,从而促使细胞凋亡,缺氧将会导致放疗效果受到影响而引起耐药性。该团队设计开发了一种新型的二维Pd@Au双金属核壳纳米结构(TPAN)。TPAN可以持续催化内源性H2O2连续产生O2,从而可以长时间克服肿瘤缺氧。同时,TPAN具有很强的红外光区的吸收,使其可以通过局部表面等离子体共振(SPR)产生热电子,从而增强化学反应过程的能量。具体到该体系,TPAN在NIR-II激光的照射下,可通过SPR效应增强其催化产氧作用,所以可以通过NIR-II激光实现时空控制肿瘤区供氧以缓解肿瘤乏氧。同时,由金和钯这两种高-Z元素合成的TPAN具有增强的辐射响应,可通过康普顿散射途径杀死肿瘤细胞。此外由高-Z元素组成、具有很强的NIR-II吸收和良好的光热效率的TPAN兼具X射线、光热和光声(PA)成像的功能,可精确地指导癌症治疗,进而减少X射线照射的潜在毒副作用。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NIR‐II Driven Plasmon‐Enhanced Catalysis for a Timely Supply of Oxygen to Overcome Hypoxia‐Induced Radiotherapy ToleranceYue Yang, Mei Chen, Bingzhe Wang, Peng Wang, Yongchun Liu, Yan Zhao, Kun Li, Guosheng Song, Xiao‐Bing Zhang, Weihong TanAngew. Chem. Int. Ed., 2019, 58, 15069-15075, DOI: 10.1002/anie.201906758导师介绍张晓兵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10111 科研思路分析Q:这项研究的出发点,或者说最初目的是什么呢?A:由于Pd@Au可以持续催化内源性H2O2连续产生O2;再考虑到Pd@Au具有很强的红外区吸收,使其可以通过局部表面等离子体共振(SPR)产生热电子,从而增强化学反应过程的能量。具体到该体系,TPAN在NIR-II激光的照射下,可通过SPR效应增强其催化产氧作用。此外,由于Au和Pd都是高-Z元素,可以实现多模态精准成像和光热/放射联合治疗。Q:此研究具有什么意义呢?A:该开发了一种缓解肿瘤缺氧的新策略,通过等离子体增强催化克服缺氧诱导的放射治疗耐药性。动物实验结果表明,该研究提出的纳米平台可以在体内实现令人满意的放射和光热联合治疗效果。

来源: X-MOL 2019-10-25

Nat. Commun.:表面动力学控制制备介孔多足体用于高效细菌黏附与抑制

人类一直以来都在向自然界学习,尤其是在材料制备方面。在自然界,小到病毒、大到蒺藜、苍耳,都在不同尺度上向人类展示:多足结构能够通过多位点接触,来有效提高主客体之间的界面作用。在纳米材料领域,纳米颗粒与生物质之间的作用力对于诸如胞内药物递送、抑菌等应用起着重要作用。而这一作用力又与纳米材料的表面结构息息相关。有感于蒺藜种子及病毒的多足结构,如果可以合成具有多足结构的纳米颗粒,利用多位点接触效应强化纳米-生物界面交互作用,纳米颗粒对生物质体的黏附及穿透能力将会得到提高,应用效果也会得到提升。然而,受合成技术的限制,目前对于多足纳米结构的报道还较为欠缺。少数工作也是基于纳米晶、聚合物等材料,得到的纳米颗粒缺少足够的药物负载能力,很难适用于药物递送、杀菌等方面的应用。复旦大学李晓民研究员(点击查看介绍)和赵东元院士(点击查看介绍)团队已经在之前的工作中探究了单位点介孔材料各向异性成核和生长,并以此为基础制备了一系列全新的各向异性纳米颗粒(J. Am. Chem. Soc., 2018, 140, 10009; Adv. Mater., 2017, 29, 1701652; J. Am. Chem. Soc., 2015, 137, 5903; J. Am. Chem. Soc., 2014, 136, 15086)。然而在这些工作中,单位点成核只能生长出一个介孔“足”。若想要制备出介孔多足纳米颗粒以用于提高纳米-生物交互作用力,在纳米颗粒表面的成核位点数目必须被精确控制。图1:(a) 蒺藜状四足介孔纳米复合材料的合成路线;(b, c, d, e) 蒺藜状四足介孔纳米复合材料的透射及扫描电镜表征及元素分布;(f, g) 介孔有机硅“足”部分的高倍透射电镜图;(h) 蒺藜状四足介孔纳米复合材料的氮气吸脱附曲线及孔径分布(插图)。近日,李晓民研究员、赵东元院士团队在此前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了表面动力学控制的多位点成核策略,制备了具有可控表面结构的介孔多足纳米复合材料。通过调节Fe3O4@SiO2@RF(RF = resorcinol-formaldehyde resin)纳米颗粒表面化学性质,实现PMO(periodic mesoporous organosilica)在其表面成核过程中的动力学控制,进而实现对其成核位点数量的控制,最终制备了一系列具有可控表面结构的介孔多足复合材料:单足Janus、双足、三足、四足、多足等。图2:多足介孔纳米复合材料表面结构的精确调控:(a)三足,(b)双足,(c)单足结构及(d)颗粒尺寸与足数目的线性关系;(e, g)不同尺寸的Fe3O4@mRF介孔颗粒及(f, h)不同尺寸介孔颗粒上生长所得具有不同足数的多足介孔复合材料。就如同蒺藜、苍耳通过多足结构附着在动物身上一样,这种多足结构也赋予了介孔纳米复合材料优秀的细菌粘附能力。借助蒺藜状四足结构所提供的强纳米-生物交互作用及介孔孔道赋予的载药能力,该蒺藜状四足介孔纳米复合材料展现出高效的细菌黏附能力、近100%的细菌分离效率及超过90%的长效细菌杀灭能力。图3:(a, b, c) 蒺藜状多足纳米复合材料在大肠杆菌上黏附的扫描、透射及ICP定量表征;(d, e)通过高黏附量进行磁诱导细菌分离示意图及分离效果;(f, g)负载溶菌酶后抑菌效果。综上,在本工作中,利用表面反应动力学控制的多位点成核策略,成功制备了一系列具有独特结构的多足介孔纳米复合材料,并通过多位点接触增强纳米-生物界面作用实现了该纳米复合材料对细菌的高效黏附和长效杀灭。期待这一工作能够为今后设计复杂的纳米颗粒表面构造提供全新的思路。相关论文近期发表于Nat. Commun.。第一作者为复旦大学先进材料实验室的博士生赵天聪,通讯作者为复旦大学化学系李晓民研究员和赵东元院士。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Surface-kinetics mediated mesoporous multipods for enhanced bacterial adhesion and inhibitionTiancong Zhao, Liang Chen, Peiyuan Wang, Benhao Li, Runfeng Lin, Areej Abdulkareem Al-Khalaf, Wael N. Hozzein, Fan Zhang, Xiaomin Li,* Dongyuan Zhao*Nat. Commun., 2019, 10, 4387. DOI: 10.1038/s41467-019-12378-0导师介绍李晓民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62671 赵东元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9627

来源: X-MOL 2019-10-25
down
wechat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