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X-MOL首页行业资讯 › ACS编辑良择 | 隐秘的角落之铜锌锡硫混合相Cu₂ZnSn(SxSe₁₋ₓ)₄

ACS编辑良择 | 隐秘的角落之铜锌锡硫混合相Cu₂ZnSn(SxSe₁₋ₓ)₄

每天,ACS遍布全球的期刊编辑们从ACS的众多期刊中选出一篇新近发表的文章,永久免费开放给所有读者。这些被特别选出的文章所探讨的最新研究成果将因其免费开放而使更广大的科研受众获益。


英文原题:Density Functional Theory and Experimental Determination of Band Gaps and Lattice Parameters in Kesterite Cu₂ZnSn(SxSe₁₋ₓ)₄

通讯作者: Tongkai Chen (陈桐楷), Guangzhou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Zhenfeng Wu (伍振峰), Jiangxi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作者: Guowang Cheng (程国旺), Jingshan Luo (罗景山), Yao Liu (刘瑶), Xiaojia Chen (陈肖家), Zhenfeng Wu (伍振峰), Tongkai Chen (陈桐楷)


铜锌锡硫(Cu2ZnSnS4, CZTS)以及铜锌锡硒(Cu2ZnSnSe4, CZTSe)由于其价格低廉,在太阳能电池的吸光材料中被认为有着诱人的前景。近些年来,其阴离子混合相即Cu2ZnSn(SxSe1-x)4(CZTSSe)由于能够调控带隙进一步提高效率更是引起了人们广泛研究。不少计算模拟以及实验文章发现在混合相Cu2ZnSn(SxSe1-x)4中,带隙与混合比例x之间存在着近乎完美的线性关系。然而这一现象的背后微观物理机制一直不明朗,似乎在某个隐秘的角落存在着未知的真相。此外在以往的计算模拟中,为了节省计算资源普遍采用GGA (如PBE)泛函进行结构优化,随后采用高精度的例如杂化泛函HSE06来进行电子性质的计算。只是从来如此,便对么?带着这两个疑问,研究人员展开了以下工作。


本工作首先分别采用了上面提到的传统模拟方法以及HSE06贯穿构型优化和电子性质计算,最后发现前者计算得到的带隙比后者低了近12%。仔细分析发现,两者优化得到的构型主要差别在Sn-S键长上。鉴于后者理论上更加精确也更接近实验值,随后采用后一种方法分别对CZTS和CZTSe施加应力,从而改变Sn-S/Se键长观察带隙的变化,结果如图1所示。可以明显看出带隙随着Sn-S/Se键长增加而线性下降,并且0.1Å的键长变化会引起CZTS(CZTSe)中带隙高达0.5(0.4)eV的改变,实可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另外传统的PBE优化结果跟施加5%的压力产生的影响类似,由此可见传统模拟方法在此类材料中引起的误差是不可忽视的。HSE06优化的结果则是最准确的,只是考虑到大体系下(诸如表面或晶界模型)用杂化泛函优化计算量实在庞大,随后又测试了十几种其他泛函,最后发现一种Meta-GGA (MS2)的结果最接近HSE06,并且计算量不超过传统PBE的1.5倍。

图1 对CZTS (红色)和CZTSe (蓝色)施加应力后计算得到的带隙,采用的HSE06泛函。虚线表示拟合结果。三角形代表传统模拟方法的结果,即分别用PBE优化构型HSE06计算带隙。


基于以上发现,本工作在混合相Cu2ZnSn(SxSe1-x)4中定义了一个有效Sn-anion键长,即加权平均了结构中所有的Sn-S和Sn-Se键。最后模拟结果发与混合比x也存在线性相关(如图2b所示)。甚至用不同泛函优化后的构型都呈现这一规律,MS2的结果再一次与HSE06最接近。为了进一步验证模拟结果,实验人员采用两种不同实验手段得到两组样品,从而可以分别有效获得带隙和键长信息,如图2所示。最后发现所有的实验数据与理论模拟结果吻合的非常好,也再次证实混合相中有效键长与x呈线性关系。

图2 (a) 混合相Cu2ZnSn(SxSe1-x)4中计算模拟和实验得到的晶格常数;(b)计算模拟和实验得到的有效键长及带隙值。虚线表示拟合结果,所有的计算结果都是使用的HSE06泛函。


图3 (a)混合相中带隙分别与有效键长和混合比x的关系图;(b) x等于0.5时混合相Cu2ZnSn(SxSe1-x)中导带底电荷密度分布等值面图;(c) Se的掺入降低带隙示意图


至此,可以发现混合相中的线性带隙实则与有效键长相关,如图3a蓝色数据所示。进一步的分析表明,由于S和Se化学性质接近,混合相中导带底(CBM)来源于Sn-S和Sn-Se的共同作用贡献。当用Se替换S后,Sn-Se键长增大,从而削弱Sn-5s与Se-4p反键作用,进而CBM会下降最终导致带隙降低,混合相中的线性带隙最终也是源于此。最后套用东坡先生的一首词对这项工作做个简单总结:

《卜算子·铜锌锡硫》

缺月挂疏,学者难静。兹有玄机隐带隙,何故呈线性?

有千般解,成键无人省。方悟从前模拟法,尚待精进。


本研究的相关结果已发表于Journal of Physics Chemistry Letters,并入选ACS Editors' Choice。本项目得到了英国自然科学基金EPSRC项目(EP/K003151/1, EP/P006051/1, and EP/P023843/1)的支持。


扫描二维码阅读英文原文,或点此查看原文

J. Phys. Chem. Lett. 2020, 11, 10463-10468

Publication Date: December 9, 2020

https://pubs.acs.org/doi/10.1021/acs.jpclett.0c03205

Copyright © 2020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如果篇首注明了授权来源,任何转载需获得来源方的许可!如果篇首未特别注明出处,本文版权属于 X-MOLx-mol.com ),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微生物研究
亚洲大洋洲地球科学
NPJ欢迎投稿
自然科研论文编辑
ERIS期刊投稿
欢迎阅读创刊号
自然职场,为您触达千万科研人才
spring&清华大学出版社
城市可持续发展前沿研究专辑
Springer 纳米技术权威期刊征稿
全球视野覆盖
施普林格·自然新
chemistry
物理学研究前沿热点精选期刊推荐
自然职位线上招聘会
欢迎报名注册2020量子在线大会
化学领域亟待解决的问题
材料学研究精选新
GIANT
ACS ES&T Engineering
ACS ES&T Water
屿渡论文,编辑服务
阿拉丁试剂right
上海中医药大学
清华大学
复旦大学
南科大
北京理工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隐藏1h前已浏览文章
课题组网站
新版X-MOL期刊搜索和高级搜索功能介绍
ACS材料视界
王鹏
武汉大学
浙江大学
天合科研
x-mol收录
试剂库存
down
wechat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