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X-MOL首页行业资讯 › 著名“学术明星”强迫他人引用终败露

著名“学术明星”强迫他人引用终败露

最近本氘也和大家一样被铺天盖地的疫情新闻包围,差点错过一条学术圈的大新闻。去年10月,本氘评述过学术圈存在的一些提高自身引用量的“歪门邪道”,其中第一条就是杂志审稿人或编辑要求投稿作者引用自己已经发表的论文(那些提高论文引用的“骚操作”)。事情的起因要回溯到2017年,著名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旗下期刊Geoderma 的一名编委被指控利用职务之便提升自己的引用数量。随后Elsevier展开了轰轰烈烈的自查运动,分析了相关的55000名审稿人和编辑,扒出了几百个喜欢要求论文作者引用自己文章的审稿人。其中最离谱的要属Bioinformatics 杂志的一个审稿人,他每次审稿都要求别人毫无理由地引用自己的几十篇文章。[1-2]


当时本氘就很好奇,这个如此胆大妄为的审稿人究竟是何许人也?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相关报道却语焉不详。

Kuo-Chen Chou。图片来源:Google Scholar


但怎么说呢?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不,就在上月底,这位谜一般的审稿人却因为另外一个丑闻而暴露了真实身份。同样是Elsevier旗下的学术期刊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JTB)宣布著名的美国生物物理学家Kuo-Chen Chou不再担任该刊编委,原因是“最高级别的学术不端行为(scientific misconduct of the highest order)”,[3] 这指控力度可不低。而更劲爆的是,Bioinformatics 副主编Jonathan Wren透漏,这位Kuo-Chen Chou就是上文提到的那位胆大妄为的Bioinformatics 审稿人 [4],只是当时Elsevier并没有点名。


这回Elsevier动真格的了,向Nature 证实 [4],Kuo-Chen Chou曾要求他参与编辑的数十篇论文的作者引用自己的大量文章,有时一次甚至会超过50篇,而且,还会要求作者更改文章的标题并提及Chou此前开发的一个算法。Jonathan Wren说,Chou的自引要求多得惊人,而且这种低劣的自引模式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可悲的是,这么多年里,被他要挟的作者们都默默听从,几乎没人反抗。


Kuo-Chen Chou的这种学术不端行为明显提升了自己的引用数据。根据Elsevier Scopus的记录,Chou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共发表了603篇论文,总引用量高达惊人的58000余次,h-index高达139,这在全世界科学家中也是名列前茅的成绩。尤其是2019年,他的引用量超过7000次,不知道是不是这次暴涨引起了同行的注意。要知道2003年退休之前,Chou只发表了168篇论文,其中大部分在计算生物学领域,总引用量也比较正常,在2000次左右。

Kuo-Chen Chou的论文引用记录。图片来源:Scopus数据库


目前所有的记录都显示Kuo-Chen Chou隶属于一家名为Gordon Life Science Institute的研究所。而这家研究所,其实也是他在2003年从药厂退休后投钱创立的一家机构。JTB的社论称,Chou除了违规强迫他人引用自己文章,还有更惹人怀疑的操作。他曾处理过多次研究所同事的稿件,但这些人之后JTB都无法联系上,这使得JTB开始怀疑这些人是否真实存在(也不知道这些稿件里面有多少对Chou的引用…… )此外,有时到了审稿的最后阶段,Chou还会摇身一变成为论文合作者之一(这是什么操作?……[4]


不过Chou不愧是业界老人了,对这些丑闻显得还比较淡定。他接受Nature 采访时表示,并未强迫作者引用自己的论文和算法,而是自己开发的算法实在是效率太高而被业界广泛使用。[4]是啊,“强迫”二字没说出口,怎么算强迫呢?


讽刺的是,2013年,一本期刊还为庆祝Kuo-Chen Chou从事科研工作50周年专门发表了祝词。[5] 不知道当年撰写这篇祝词的加拿大的两位作者,现在看到这个大新闻作何感想。另外一个尴尬的事实是,2014-2018年,Chou一直都是Clarivate Analytics发布的“高引用作者”之一,这一榜单每年都会在国内外学术圈引发热议。

JBiSE发表Chou科研生涯50周年祝词。图片来源:JBiSE[5]


当然,我们在指责Kuo-Chen Chou这样的编辑和审稿人的同时,也要看到学术期刊本身的管理问题。在Chou的案例中,JTB竟然对其多次的违规操作视而不见,若不是2019年末以来的调查风波,不知道这样的漏洞还要存在多久。


可悲的是,在“Publish or perish”的学术界生态环境下,论文作者要多勇敢才能拒绝Kuo-Chen Chou这样审稿人或编辑的无理要求呢?


参考资料:

1. Elsevier investigates hundreds of peer reviewers for manipulating citations. Nature, 2019, DOI: 10.1038/d41586-019-02639-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2639-9

2. Reviewer-coerced citation: case report, update on journal policy and suggestions for future prevention. Bioinformatics, 2019, 35, 3217, DOI: 10.1093/bioinformatics/btz071

https://academic.oup.com/bioinformatics/article/35/18/3217/5304360

3. JTB Editorial Malpractice: A Case Report. 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 2020, 488, 110171, DOI: 10.1016/j.jtbi.2020.110171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22519320300278?via%3Dihub

4. Highly cited researcher banned from journal board for citation abuse. Nature, 2020, 578, 200-201, DOI: 10.1038/d41586-020-00335-7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335-7

5. Theoretical and experimental biology in one—A symposium in honour of Professor Kuo-Chen Chou’s 50th anniversary and Professor Richard Giegé’s 40th anniversary of their scientific careers. Journal of Biomedic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2013, 6, 435-442. DOI: 10.4236/jbise.2013.64054

https://www.scirp.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30486


(本文由氘氘斋供稿)


如果篇首注明了授权来源,任何转载需获得来源方的许可!如果篇首未特别注明出处,本文版权属于 X-MOLx-mol.com ),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全球疫情及响应:BMC Medicine专题征稿
欢迎探索2019年最具下载量的化学论文
新版X-MOL期刊搜索和高级搜索功能介绍
化学材料学全球高引用
ACS材料视界
南方科技大学
x-mol收录
南方科技大学
自然科研论文编辑服务
上海交通大学彭文杰
中国科学院长春应化所于聪-4-8
武汉工程大学
课题组网站
X-MOL
深圳大学二维材料实验室张晗
中山大学化学工程与技术学院
试剂库存
天合科研
down
wechat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