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35
当前位置: 首页   >  组内活动   >  2024-03 课题组再再再访龙泉山跋涉hiking
2024-03 课题组再再再访龙泉山跋涉hiking
发布时间:2024-03-26

新春伊始,魏老板又领导我们开始了一年一度的龙泉山峭壁求生大会。虽然一年一年课题组的大家已去过许多次,但对我而言还是第一次出行。龙泉山这个名字,也经常听到。但大多都是因地铁二号线的终点站而留下的印象。只记得成都的东南边有一座山,天府机场在它的彼端,仅此而已了。虽然对我这个成都学生如此陌生,但龙泉在功能上让成都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出门不远就是山”的大都市。可以让那些在现代城市里呆久了,失去了对自然概念的人们,有一个唤回自己远古原始记忆的地方。我也便是抱着这种想法,加入了我们这一年一度的hiking之旅。

 

大家约定在早上8点45于二号线终点站龙泉驿公园见面。待大家集合齐后,便向山进发。我们沿车道短暂上了一小节,老板带我们向右一拐,便进入了野路。左右都是高耸的大树,落在地上的叶子与木棍零零散散。只因大家在这里找好自己的趁手的手杖,用于登山辅助,我愿称之为“藏仗谷”。

(藏仗谷剪影)

 

待大家寻好趁手的辅助工具,就继续往前了。路途经过不少地方,有岔路口时,我们便分头行动,总会殊途同归。后来走的过程中,我一抬头才突然发现,已经身处一片白桦林中。只看到两边高高的白桦直直的,立在自己周围。此番景象与自己有时在城市里漫无目的走路,突然抬头看到身旁屹立高耸入云的巨型玻璃外墙构建的大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顿时只觉如同诗中写的那般:鸥边相与清幽地,最是怀柔白桦林。”,虽然龙泉山上没有鸥,但也是大城市边上难有的清幽之地了。


 

(白桦林剪影)


走出白桦林,就是一片上坡。只见大家各个都杵着仗,虽然谈不上健步如飞,但脚步依然轻快。大概是大家刚开始的缘故,此时的大家不会想到,在后来的路上大家会累到说话的余力都耗尽的程度。很快我们就走到了一片小山坡顶上的公园。这里有经典的秋千环节。去年骞哥带领一众家人们在此回归童心,今年秋千也没闲着。


 

(荡秋千剪影,施同学和潘师姐,铁诚师兄摄)

 

(阳格同学和晓静师姐,长椅上,铁诚师兄摄)

随后我们继续向前,来到一个大平台上。这里可以远看到我们所有即将走过的路线。只见魏老板遥遥一指说:“看到最远方那个隐隐约约的垭口了吗?左边山尖上有个电塔的那个垭口,我们会在中午到达那里,休息片刻后从那里翻过去,一路向下,沿着山脊,最后抵达石经寺。”我遥遥一望,脑子里首先浮现了那句:“望山跑死马”,但看着下面蜿蜒的路,高高低低弯弯曲曲,中间镶嵌着梨花桃花,红白相间散成一片,又觉得跃跃欲试。

 

(讲出流利四川话请求路人帮忙拍照的老板^_^)

留下照片后,我们便从左边小路下山。一路上桃花左右盛开,确实令人治愈。也是纷纷拍照,所谓“人面桃花相映红”,大抵如此。

 

(课题组员大杂烩!,魏老板摄)

 

(我和邱月顺同学~,魏老板摄)

 

(老板与华西博士三人组:晓静师姐,裴师姐和门师姐!!铁诚师兄摄)

 

(全副武装的蒙面王鹏师兄^_^)

继续向前走过桃花林后,中间我们一路沿着一个山脊,走到尽头才发现自己已被困在山脊上,众人只得原路返回。但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在这里我收获了来自潘师姐赠送的橙色法宝:“极端趁手的法杖”一根:

(记住这根法杖,后面要考)

而后我们继续一路向前,中间我们再次遇到岔路口,此岔路口一分开,再次会面就已经是山顶垭口了。老板说:小路难走但近,大路好走但远。而后我们自行选择,便踏上了不同的路。我们一行人和老板选择了小路,然而在路上老板才给我们悄悄透露:“其实小路更远。”不过嘛,所谓:“奇伟瑰怪之观常在险远”,来都来了~不如来点扎实的。

很快时间来到中午,我们便在山顶回合。老板请我们在网红农家乐酒水畅饮,大家的疲乏也逐渐散去。休息片刻后,我们便翻过垭口下山向石经寺出发。

 

(大家的山顶合照,人不全~缺席的人都去上厕所了())

一路下山颇为顺利,中间抵达了孙骞师兄的柚子树主场。只见师兄薅起一根长竹竿,以及其流畅的手法,便将一颗大柚子打落在地。大家随后上前分而食之,感受原生态自然的味道(作者评:说实话略酸~但水分很足)

 

(名画之:骞师兄的一个柚子和潘师姐的半个柚子)

边走边吃柚子,经过一片池塘。不知怎的突然掀起了吐柚子核大赛,距离长者胜,入池塘方有入赛资格。

 

(大赛剪影:施同学和老板的战斗片段|ω` )

赛完又遇到一颗树,似乎也是大家历届的传统艺能了。施同学,魏老板,邱铁诚师兄轮番上阵。

 

(努力向上的老板和看热闹的我(#^.^#))

 

(飞身助跑身轻如燕的施同学)

 

(登树如反掌的敬业摄影师铁诚师兄)

很快就继续前进,难得重新走上了铺装路面。但很快,又重回山路,且据知情人士透露,将是最难走的一段。

 

(公路反光镜大合照)

随后便是最难上的一段路。不少同学们险些滑下高坡,幸好前后同学互相帮助,所谓“过命交情”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然而在我们努力向上沿主路走的时候。只听老板在最艰险的路段说:“你们沿这里走,我去探别的路。”便一路独辟蹊径,但老板探路中道失败,损失惨重(指背包掉出了几瓶农夫山泉,水资源-1),但也还是平安到顶。

 

(探路失败的老板和飞身救老板的铁诚师兄)

 

(一路总走在队伍最前端,精力无穷的探路小哪吒——刘如晔同学^_^)

离开了艰险路段,似乎老板是由于刚才探路失败身体机能受损,我便将我的神杖给老板支撑辅助行走。(即便如此,老板也还是在队伍前端遥遥领先)

随后的路段大家也是稳步向前,终于抵达了我们此行终点石经寺!

 

(远望可见的石经寺后门和探路的刘如晔)

大家也终于可以喘口气,静静的在寺院里穿行。

 

(寺里朝圣的耿师姐)

 

(台阶上休息的裴师姐、王鹏师兄和雷嘉成师兄)

 

(互拍的摄影二人组)

 

(疲惫地望着远方的孙骞师兄)

 

终于在离开石经寺后,我们坐上了返程的班车。老板也请我们在龙泉驿的经典川菜馆吃的饱饱,好不快活!回去的路上,我着实好奇而问邱月顺同学:“你说魏老师是如何找到这条路线的,怎么想到去走这条如此人迹罕至而有意思的野路。”我们讨论个半晌似乎也没讨论出什么所以然。但我想,也许只是因为单纯享受这个过程。就像登山家乔治马洛里一样,当有人问起他为何攀登时,他只说:“因为山就在那里。”

随后大家便搭乘地铁各回各家。待我回到城里后,虽然身体疲惫,但确实心情更好了。只是不知怎的,看着城市地板的水泥路更加亲切动人了,只因它走起来是这么的平滑畅快。

 

 

 

——2020级本科生 沈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