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58
当前位置: 首页   >  课题组新闻   >  让实验室生活更健康快乐的十条简单原则!Ten simple rules towards healthier research labs
让实验室生活更健康快乐的十条简单原则!Ten simple rules towards healthier research labs
发布时间:2023-04-10

Ten simple rules towards healthier research labs

让实验室运行更加健康与快乐的十条准则

作者:Fernando T. Maestre,  2019

Maestre教授认为, 在竞争激烈的学术环境中, 快乐、善良和谦逊的力量被低估了,他坚信它们是一种有利于科学实践的变革力量 。 Maestre认为,科研工作和生活可以更好地平衡,这些原则的广泛运用可以极大地改善全世界科学家、硕博研究生和大学教授们的生活质量。但目前, 尚没有实例和方法论作为指导来实现这一目标,因此, Maestre教授根据自己15年的PI经验,总结出 “Ten simple rules towards healthier research labs”,既是写给全球的PI和准PI们,也是写给所有的“ lab members”。

01促进实验室成员的身心健康

快乐科研  Promote the well-being of your lab members

人在快乐的时候,工作效率更高,也更有创造力。这一点,研究相关领域的心理学家们都很清楚。

促进实验室成员的身心健康( well-being),快乐科研,必须作为 实验室主要研究者(principal investigator,PI)的第一要务,PI应该在这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和努力,使实验室成为每个人都能在最好的状态下工作,同时又能享受科研的地方。但要实现这一目标,没有捷径可走,PI应心怀善念,善待他人,设身处地的为组员着想:

实验室内禁止一切形式的骚扰和歧视;

在处理个人,家庭和健康问题时要保持敏感;

认真听取组员相关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这些都可以大大提高实验室成员的身心健康和幸福感。重要的是,作为实验室负责人,你要让你的组员知道,你很关心他们,让组员感受到你会倾听并帮助他们克服任何可能对其工作产生负面影响的困难和问题。


02让组员自己安排时间  Let people set their own schedules

作为PI,我们不应该严格控制实验室成员的时间安排,应该根据组员的工作偏好,灵活安排工作时间。有的人喜欢早上早点来,有的人则刚刚相反。有时,在分析数据和写作时,留在家中或协调工作和家庭义务会更有效。 PI应该鼓励学生自由安排时间,因为评估科学家的标准应该是他们的工作成果,而不是他们在工作场所花费的时间 (对很多研究人员来说,哪儿有电脑和网络,哪儿就是办公室)。如何明智、合理的规划利用工作时间,做出最高效的时间规划,是实验室成员的应有之责。当然,在应用这一原则时,必须同时考虑到学科之间的差异和每个实验室面临的特殊性。比如在编程或写论文时,在家工作效率可能更高,但这在需要协调彼此时间的集体合作项目中却行不通。

根据我的经验,为实验室成员提供时间上的灵活性,对大多数人来说都非常有效;它还能帮助学生们学会如何有效地管理时间,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当他们成为PI时,他们将应对如何同时处理多项任务。还必须注意的是,为实验室成员提供灵活的时间安排,并不意味着PI就可以做“甩手掌柜”。导师一定要定期开组会,检查学生们的工作进展,这点也非常重要。让学生们感受到导师的关心,并关注着他们的工作进展,当出现问题或未达预期时会和他们商量解决方案。如果不这样的话,确实会挫伤积极性,尤其是对研究生来说。


03懂得感恩  Gratitude is the sign of noble souls

心理学家们都知道,懂得感恩的好处有多少。这不仅对实验室成员的工作和个人幸福有非常积极正面的连锁反应,而且有助于组员之间建立相互信任和妥协的关系。PI向实验室成员们表达谢意非常重要,因为他们的工作,从报账等行政工作到科研数据的收集,或研究生或博士的论文写作,都对实验室的健康顺利运行至关重要。对于组员的请求、问题和论文,导师要快速给出反馈意见,并表达出他们工作的重要性,研究生和博士后们对此尤其在意,这也会让他们更有干劲。尽管有时候会因为特别忙,对于组员的请求可能无法做到快速及时的反馈,但尽量做到快速反馈,始终是 PI 的首要任务。


04把学生当作队友 Treat your lab members as your teammates

我们经常会发现很多实验室都有鲜明的、森严的等级制度,“top-down” ,导师高高在上。而这只会助长不正之风,并严重阻碍组员的批判性思维的能力的形成和发展。作为 PI,我们必须要有远见,确定实验室的研究重点,能在诸多问题上最后拍板。但是, 如果PI仅仅把组员当成是一个指令的执行者,而不是把他们当作是对工作很有见地的同事,对于PI来说,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导师应该认真听取研究生、博士及博后们的建议,经常与他们讨论项目和论文,实验进展,包括影响他们工作和生活的日常问题。

PI还必须学会把重要的工作分派出去。这样做既可以减少杂事的干扰,而且其他组员做起来也会更高效,比如在实验室做化学分析、报销发票等等,同时,它还能让组员更有参与感,更容易投入到项目中,从而促进团队建设。


05为实验室创造一个合作的氛围  Create a collaborative environment within your lab

合作可以说是现阶段搞科研的基石,适当的合作可以让科学家能够搞定那些雄心勃勃的、昂贵的、甚至多学科项目。把科学研究当做一项集体活动,可以为学习和职业发展带来更多机会,特别是对早期的研究人员而言。因此,作为PI,我们必须鼓励实验室内组员相互之间的合作,这也非常有助于实验室成员之间更好地相处(这对于维持快乐和高效的实验室至关重要。)这些合作有助于建立长期的伙伴关系,对专业发展也是非常有成效的。在实验室中,研究人员可以从事共同的科研项目、可以一起参加组会,这都是合作的表现。

在实验室内创造一个合作而非竞争的环境,不仅有助于每个人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而且有助于培养实验室成员的研究动力、生产力和创造力。这对他们的职业发展也非常重要。


06记住每个组员都是独一无二的  Remember that every lab member is unique

作为PI,必须遵循的一个关键原则,就是不要把学生和当年的自己作比较,更不要将学生相互比较。比较实验室成员通常会增加他们的压力和焦虑心理,从而降低他们的能力。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作为PI,永远不应该忘记导师的主要角色是培养每个人的独特能力,因材施教,帮助他们完成他们的职业抱负。因此,我们应该尽一切努力以确保这些目标的完成,通过选择适当的项目和建立正确的关系来支持它们,要记住,导师的目标是帮助实验室成员达到他们想要的目标,而不是达到我们想要的目标。


07尊重工作时间,公共假日和假期  Respect working hours, public holidays, and vacations

在世界各地的很多实验室里,普遍的规则都是让学生整天工作,即便是周末和节假日都不能休息。在学术界,尤其是 硕博士和青椒中,过度工作而没有娱乐生活是导致精神问题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 PI不应该让实验室成员周末和节假日工作。有些项目快结题的时候,研究人员是可以加班的,这是例外,不应该把它作为常态。从长远来看,常年加班是不可行的,对大多数人来说也不现实。我们也必须记住,工作时长是由法律和合同来规定的,长时间的工作并不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这也被世界各地的多个例子所证明。

尽管这条规则对于维持实验室的健康很重要,但作为负责人,PI也应该尊重那些长时间工作的组员,因为他们认为必须这样做才能更有成效,才能确保在研究领域的地位,他们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和意愿。归根结底,这也是他们自由和自主的一部分,不要忘了,科研成果对于博士生和博士后的职业发展的至关重要。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劝阻这些不好的习惯,并建议他们多注意幸福感和健康。

为了将这一规则发扬光大, PI必须向所有实验室成员公开分享全部资源、经验、技巧等,以帮助组员最大限度地提高工作效率,避免加班。


08保证公平公正  Give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我们都知道,在发表论文时,PI有署名的最终决定权,他可以决定论文哪些人可以挂名,哪些人不挂名,而丝毫不去考虑各人对论文真正的做了多少贡献。这种做法只会给当权者带来好处,而阻碍有效的合作,阻碍实验室成员的生产力和创造力,让组员对PI更加的不信任,也会增加组员之间的挫败感和不信任感。因此,应该废除上述做法。作为负责人,PI必须与实验室成员公开讨论署名问题,并仔细的评估挂名作者的贡献程度。

PI有很多方式去赢得尊重和信任:包括当技术人员对论文有贡献时,给他们挂名;当博士后有研究的想法但不是第一作者时,将 "资深"(如最后作者)的位置留给他们;拒绝在没有参与的文章中署名;在和同事谈话、参加研讨会和科学会议时,大方的承认研究的idea来自于组员等等。


09消解对失败的偏见

成功了要适当庆祝  Destigmatize failure and celebrate success

就算帽子再多,地位再高的科学家,也会不断地遭遇论文被拒、基金申请不通过等情形,更别说我们的研究生和博士后们了,过于专注成功会给他们的工作带来更多压力,当文章被拒时,会增加他们的沮丧感和焦虑程度。被拒稿总是令人痛苦的,但科学家必须学会接受这个现实,并教会学生把它作为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来看待。为此,PI可以做一本“失败集”,多谈谈自己之前被拒稿的经历,鼓励在学生们之间分享,并和组员们一起讨论,如何吸取教训,避免下次被拒,多向组员们阐明“被拒稿是家常便饭,而不是个案”,这可以增加他们的自信心,让他们更加从容的应对失败。

因为成功并不常见,所以如果成功投稿了,必须适当地庆祝,这也是许多实验室中常见的做法,有助于实验室成员之间建立富有成效的个人和专业互动。


10促进组员的职业发展  Destigmatize failure and celebrate success

这条规则在实操中没有统一的方法,因为不同的领域、国家、文化中会有很大的差异,然而,尽可能的了解情况,并与实验室成员分析所有可能选择的职业利弊可以帮助做到这一点。例如有的学生希望继续从事科学工作,则PI应该着力培训他们实验设计、统计分析和论文写作。

此外, PI还应该帮助研究生和博士后建立自己的人脉网络,比如可以通过参加科学会议、到其他实验室做研究,参加科协的专家小组会等来培养他们的人脉。最后,博导还应该让博士生和博后们在自己的监督下指导本科生和硕士研究生的学位论文,并为博后指导新博士创造条件。 这也是学术界的一项重要任务;这样,博士和博后们获得了指导学生的关键经验,学生获得了另一种观点和关键性的投入,并最终会改善了他们的训练和工作;这样,PI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处理其他重要的事务。此外,这一举措还能很好的促进实验室成员之间的协作和个人关系的建立。


Seven steps towards health and happiness in the lab

Fernando T. Maestre,2018

作为一名拥有13年经验的研究员,Maestre认为实验室成功的关键在于一个单词:幸福。因为研究表明,如果我们感到快乐,我们会更有创造力、更有生产力。

以下是Maestre作为研究员遵循的七个关键原则,旨在让实验室成员更快乐、并保持培养和协作的环境:

Studies show that if we are happy, we work better and are both more creative and more productive. Here are seven key principles that I follow as a PI to make the staff and researchers in my lab as happy as possible, and to maintain a nurturing and collaborative environment:

1.我们首先是人,然后才是科学家,我们个人的生活和健康永远比工作更重要。

We are people before we are scientists,and our personal lives and health are always more important than our work.

2. 我们都能自己掌控自己的时间表。应该以工作的结果来评判我们,而不是以我们待在实验室或办公室的时间来评判。

We are all in control of our own schedules. We should be judged by the results of our work, rather than by the number of hours we spend in the lab or in the office.

3.我的实验室成员与我一起工作——而不是为我工作。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以一种互惠互利的方式工作。我们作为一个实验室整体做得越好,对组成实验室的每个组员来说也会更好。为了促成这一点,我鼓励实验室技术人员、研究生和博士后之间不断讨论。

My lab members work with me — not for me. We are all in the same boat and are working in a way that is mutually beneficial. The better we do as a lab, the better for everyone who is part of the lab. To facilitate this, I encourage continuous discussion between lab technicians, graduate students and postdocs.

4. 每个人做的工作都和其他人做的一样重要,实验室里没有 "严酷 "的等级制度。当然,作为PI,我在很多问题上有最终决定权,我每天都要做决定,但我作重要的决定时总是试着和与其相关的每个组员进行讨论。

Everyone is doing a job just as important as everyone else’s,and there are no ‘hard’ hierarchies in the lab. Of course, as a PI, I have the final word in many issues and I have to make decisions every day, but I always try to discuss important decisions with everyone involved.

5. 我从不期望任何人和我做的一样。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的工作时间很长,多次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我通常很早起床,在家里所有人都在睡觉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但这种工作与家庭的平衡对我来说是有效的。我把下午、周末和公共假期都奉献给了我的家人,夏天我还会放一整个月的假。我实验室的每个人都应该找到适合自己的平衡点。

I never expect anyone to do the same as I do.I have worked long hours and have been extremely stressed many times during my career. I usually wake up early and start working while everyone at home is sleeping, but that work–family balance works for me. I devote my afternoons, weekends and public holidays to my family, and I take a full month of holiday during the summer. Everyone in my lab should find a balance that works for them.

6. 我从不拿任何人和别人比较。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作为导师的角色是培养每个人的个人能力,帮助他们每个人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挖掘自己的潜力。

I never compare anyone with anyone else. Every person is different; my role as a mentor is to foster each person’s individual capabilities, and to help each of them achieve their goals and potential.

7. 在我们的职业生涯中,我们都会遭遇 deadlines 和特殊时期,这个时候,我们都必须在很长时间里拼命的工作。但这应该是个例外,而不能成为规则。我们的工作时间是由法律规定的,我们必须有工作之外的生活。即使我不提倡、不鼓励,但有些实验室成员就是喜欢长时间工作或周末工作。我也尊重这些个人选择:每个人都必须做最适合自己的事情。

We all have deadlines and specific times in our career where we have to work really hard and for long hours. But this should be an exception, not a rule. Our working hours are regulated by law, and we must have a life outside work. Some lab members might prefer to work long hours or on the weekends even when I discourage them. I also respect these individual choices: every person must do whatever works best for them.

 As we say in Spain: “Every teacher has their own book.” I do not want to say that what works for us will work for everyone. But I have learnt over the years that controlling people’s schedules, not respecting holidays and expecting long hours of work will not make for a productive lab, and, in the long term, will foster frustration and create a toxic environment.

The power of happiness, kindness and humility in the competitive academic environment is under-rated, but I firmly believe that they are a force for change for the good of scientific practice. In my opinion, widespread application of these principles could vastly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scientists and university professors worldwide.

DOI: https://doi.org/10.1038/d41586-018-07514-7 

作者简介:Fernando T. Maestre,博士,Rey Juan Carlos大学教授。1976年出生于西班牙,西班牙阿利坎特大学生物学博士,美国杜克大学博士后,2005年任Rey Juan Carlos大学教授,2019年5月加入阿利坎特大学,成为杰出科学家,在Nature,Science,PNAS等国际期刊发表论文 230篇,被引用 19320次( h指数为60)。自2018年以来,他在全球被引用次数最多的作者("高被引研究者")中处于1%以内。Maestre教授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来指导下一代科学家,并在公众中传播他的研究成果。他已经成功指导了10名博士生(目前正在指导另外5名),27名硕士和理科学生和20名博士后研究人员。

参考资料: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459491/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compbiol/article?id=10.1371/journal.pcbi.1006914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75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