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又爱又恨的榴莲为啥辣么臭?

有人特别喜欢榴莲,认为它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那细腻丰腴的口感着实让人欲罢不能;另一些人则对榴莲避之不及,那标志性的“销魂”气味,一闻到胃里就会翻江倒海。榴莲究竟为什么那么臭呢?或者说,为什么榴莲要把自己进化的这么臭,而不是像大多数水果那样香香甜甜的?图片来自网络最近,一个来自榴莲主要产区(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香港)的科学家小组在Nature Genetics 杂志发表论文,从基因层面解释了这些让吃货们不解的问题。榴莲这种体型硕大、形似流星锤的热带水果是东南亚很多国家的重要经济作物,那里的人们通常也非常喜欢吃榴莲。但因为它实在是“太有味道”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宾馆和公共交通内禁止食用榴莲。本项研究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Duke-NUS Medical School)的遗传学家Bin Tean Teh博士这样描述了榴莲的气味:闻起来像是“腐烂的洋葱、臭鸡蛋、硫磺和油炸青葱”。初到新加坡或马来西亚观光的游客,有时会误以为是工厂排出废气或污水的味道。该团队分析了猫山王(Musang King)榴莲(据说是最好吃的榴莲品种)的基因组。测序结果显示榴莲和棉花、可可等植物关系紧密,但榴莲中与挥发性硫化合物生物合成有关的基因拷贝更多,而这些硫化物正是榴莲臭味的主要来源。不同的榴莲品种味道也不一样。相比之下,猫山王榴莲的气味要比泰国产的金枕头(Monthong)榴莲浓烈的多,与此同时,前者挥发性硫化合物生物合成有关的基因表达的水平也更高。榴莲产生恶臭的硫化合物循环。图片来源:Nat. Genet.热带榴莲有200多个品种,价格从高到低各不相同(例如,某东上猫山王榴莲五六百块一公斤,普通榴莲不到一百块一公斤)。差价这么大,就给了不良商家鱼目混珠的机会。这项基因组学的研究则为鉴别不同品种榴莲提供了可靠的手段。而且,对榴莲进行全面的基因测序,还能发现抗病、抗旱的基因,有助于该地区榴莲的产量和品质。研究还表明,榴莲恶臭来源的二硫化物的生物合成,还与榴莲果实的成熟相关基因的表达息息相关。在成熟的榴莲果实中,硫相关基因的表达量是植物其他部位的2000多倍。图片来自网络以上从基因组学的角度解释了榴莲恶臭的来源。那么榴莲为什么要选择如此有个性的进化之路呢?诺丁汉大学马来西亚校区(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Malaysia Campus)的生态学家Sheema A. Aziz博士等人最近发表文章解释了这一现象(Ecol. Evol., 2017, DOI: 10.1002/ece3.3213)。研究者发现一种狐蝠(Pteropus hypomelanus)是马来西亚热带榴莲的重要传粉者。榴莲让自己产生浓郁、独特的味道,吸引“好这口”的这些大型果蝠来享用成熟的水果,同时帮助自己传粉。热带雨林非常广阔,为了不被miss掉,榴莲只好用这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存在。所以,人家榴莲是为了吸引蝙蝠,而不是人类,散发出的味道让很多人觉得难以接受也就情有可原了。其实用恶臭当作标签,自然界中榴莲也不是独一份。有一种巨型海芋外号“尸臭花”,从这个别称就可以想象到开花时气味的恐怖程度。PS:小氘迫切期盼科学家培育出没有臭味的榴莲品种~~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The draft genome of tropical fruit durian (Durio zibethinus)Nat. Genet., 2017, DOI: 10.1038/ng.3972编译自:https://www.nature.com/news/how-the-durian-got-its-sulfuric-stench-1.22785 (本文由氘氘斋供稿)

来源: X-MOL 2017-10-17

做个新型食品添加剂,发篇高分Nature子刊

缺铁性贫血是体内铁储存不能满足正常红细胞的生成需要而发生的贫血。随着经济发展和营养卫生状况的改善,缺铁性贫血的患病率已逐年降低,但仍为全球性人类普遍存在的健康问题,发展中国家尤为突出。减少缺铁性贫血最有效的方法是食用含铁量高的食物或是铁强化食品。这些食品中加入生物可利用的水溶性铁化合物,如硫酸亚铁和铁钠乙二胺四乙酸,作为铁强化剂提高铁含量。含铁量高的食物。图片来源:Nutrentsreview但铁强化剂的加入往往也会引起食物感官性质的变化,“卖相”、“味道”或者“口感”变差。另外一些难溶的铁强化剂,如焦磷酸铁和富马酸铁,其生物利用度太低,还容易在液体食物中产生聚集体。铁纳米颗粒,因其较高的生物利用度和较低的反应活性,且不易影响食物的感官性质,已被开发作为一种新的铁强化剂。但其在溶液中易氧化及易聚集的性质,严重限制了它的应用。日前,来自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ürich)的Raffaele Mezzenga教授和Michael Zimmermann教授利用廉价易得、具有天然还原性的β-乳球蛋白(β-lactoglobulin,BLG,可从牛奶中获得)制成可降解的淀粉样蛋白纤维,作为铁纳米颗粒的抗氧化纳米载体和胶体稳定剂。所形成稳定的蛋白质-铁胶体,不仅在体内铁生物利用度高,而且生物安全性高,同时极大降低了对食品感官性质的影响。相关成果已发表于Nature Nanotechnology 杂志上。Raffaele Mezzenga教授和Michael Zimmermann教授。图片来源:ETH Zürich受启发于β-乳球蛋白(BLG)淀粉样蛋白纤维可作为绿色还原剂制备纳米金的研究,研究人员猜想BLG纳米纤维是否同样可以还原铁,使Fe处于二价状态,这样可以更加有利于铁的生物利用。实验结果表明,加入到FeCl3中的BLG纤维越多,检测到的二价铁越多。BLG中的半胱氨酸、酪氨酸和色氨酸都被发现具有还原作用,其中半胱氨酸占据着主要作用。接着,研究人员在BLG纤维表面原位生长铁纳米颗粒,这不仅能保证铁处于二价状态,还能防止纳米颗粒产生聚集。形成的Fe-BLG纤维复合体(Fe-FibBLG)溶液呈透明状,且很稳定,不会沉降。相比而言,没有经过蛋白还原的铁纳米颗粒(Fe-Nano)稳定性差,会迅速形成沉淀。此外,往Fe-FibBLG溶液中加入盐可以将其转化为凝胶,进一步冻干成粉末,可简化与食品的混合以及运输。BLG纤维作为铁纳米颗粒的载体。图片来源:Nature Nanotech.接着,研究人员模拟胃肠道的环境,对Fe-FibBLG的体外消化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Fe-FibBLG上的纳米颗粒在酸性环境中能快速地被溶解,而蛋白纤维的酶解速度则相对略慢一点。Fe-FibBLG在胃肠道模拟环境中的活性。图片来源:Nature Nanotech.最后,研究人员通过大鼠的血红蛋白补充实验对Fe-FibBLG在生物体内的铁利用度进行了测试,并采用FeSO4以及Fe-Nano作为比较。研究结果表明,相比于FeSO4,Fe-FibBLG和Fe-Nano的生物利用度分别为90%和95%,相差不大。但是Fe-FibBLG作为添加剂对于食品感官性质的影响却极小。相比于FeSO4,Fe-FibBLG对于食物颜色变化以及浑浊度的影响都少得多。对大鼠血红蛋白补充实验。图片来源:Nature Nanotech.该研究成功地将纳米级有机和无机材料结合在一起,首次证实了具有还原性的BLG纤维可以用做铁纳米颗粒的载体。这种杂化材料在溶液中稳定性好,铁的生物利用度高,成本低,且对食品的感官性质影响很小,有希望成为高效地新型补铁强化剂。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Amyloidfibril systems reduce, stabilize and deliver bioavailable nanosized ironNature Nanotech., 2017, DOI: 10.1038/NNANO.2017.58(本文由冰供稿)X-MOL无机领域学术讨论QQ群(210935591)

来源: X-MOL 2017-05-20

什么样的牛肉质量好,SCI里面找

牛排,爱吃西餐的朋友一定不会陌生,我们今天的故事就从牛排说起。先跟大家科普一下,在美国不是所有的牛肉都能做牛排的,美国农业部(USDA)将牛肉分成8个等级,其中只有Prime、Choice和Select这三个级别的牛肉可以用于做牛排。其中Prime等级的牛肉产量少,一般只在高级餐厅出售,脂肪含量大约在8-11%;Choice级别的牛肉脂肪含量在4-8%之间,我们在超市通常可以买到;Select级别脂肪含量3-4%,肉汁也比较少,可以说是勉强还可以用吧。其他级别的牛肉只能做肉馅了。很明显,牛肉等级的不同直接影响了它的价格甚至口感。那我们该如何判断其肉质好坏呢?我们今天请来的可不是某东方的大厨,也不是某美食生活类网红。按照X-MOL的风格,当然要用客观的实验数据说话。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就是一篇研究不同级别牛肉品质差异的SCI文章,来自美国爱达荷大学的Gordon K. Murdoch小组,发表于ACS旗下J. Agric. Food Chem.。一言以蔽之,这篇文章研究的就是不同级别牛肉的蛋白质差异。作者按照牛肉等级将研究对象分为高级组(high quality, HQ)和低级组(low quality, LQ),又根据牛的性别分为肉用公牛组(steers)和母牛组(heifers)。具体的牛肉数据如下表所示。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大家都知道,肉类中的营养成分除去脂肪主要是各种蛋白。作者希望通过研究各种牛肉的蛋白差异来建立一个客观的肉质评判标准。研究蛋白的基本配置就是电泳啦,plus版自然要带上基于质谱的蛋白质组学啦。原文作者先通过二维电泳技术寻找蛋白谱的差异。如下图,左图是来自公牛,右图来自母牛,红色荧光信号来自低级组,绿色荧光信号来自高级组。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作者挑选了77个表达差异的蛋白点进行了质谱鉴定。为了节省大家宝贵的玩手机时间,具体的结果我就不在这展示了。作者对鉴定出的蛋白进行了总结,这些蛋白大致可以分为4类:1. 热休克蛋白和氧化保护相关蛋白(heat shock proteins and proteins involved in oxidative protection)2. 肌节蛋白(sarcomeric proteins)3. 能量代谢相关蛋白(proteins of importance in metabolism and energetics)4. 其他细胞内蛋白(miscellaneous proteins)随后,作者从上述4类蛋白中根据表达差异量选出来代表性蛋白利用蛋白免疫印迹技术(Western Blot)进行了大量验证工作。作者以AMPD1、SMTCK、CA3、ENO3、GPD1、PARK7等蛋白为例,给出了不同级别牛肉中这些蛋白的表达差异。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作者在原文中还给出了这些差异蛋白的统计分析结果。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在讨论部分中,作者就各类蛋白的功能进行了分类讨论,并结合前人研究结果分析了饲料、饲养方式等因素带来的蛋白表达差异。最有意思的是,作者文末提到,想通过这类研究建立“牛肉蛋白指纹图谱”,通过对指纹图谱中特征蛋白的检查来评价牛肉的品质。这么看来,这篇文章的工作极具应用价值啊,而且还为发不出SCI的同学提供了一个方向啊。比如,羊肉蛋白指纹图谱、鸡蛋蛋白指纹图谱、驴肉蛋白指纹图谱、猪肉蛋白指纹图谱,都有研究意义呢。图片来自网络仔细想想貌似哪里有点问题呀,我们总不能买肉前都做遍Western吧。Word天呐,好不容易从实验室走到菜市场居然还要做实验。不过,这里好像暗藏商机。我似乎看到了基于ELISA法的牛肉品质快速检测试剂盒的市场前景。找不到工作的生物学博士们,快来吧,快速检测绝对有市场啊。在食品安全备受关注的当下,在“卡拉胶牛排”、“拼接牛排”浑水摸鱼的市场,这个项目怎么也能融资个好几亿,还是美元。学生物的同学再也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了,终于有机会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啦。(友情提醒:创业有风险,辞职需谨慎!)图片来自网络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Analysis of Longissimus thoracis Protein Expression Associated with Variation in Carcass Quality Grade and Marbling of Beef Cattle Raised in the Pacific Northwestern United StatesJ. Agric. Food Chem., 2017, 65, 1434-1442, DOI: 10.1021/acs.jafc.6b02795(本文由乐只君子供稿)

来源: X-MOL 2017-03-03

香喷喷的烤面包真的会致癌?神经……过敏啦

这个春节假期朋友们各种好吃的一定没少吃。烤的香喷喷焦黄色的烤面包、烤土豆是很多人的心头爱,那酥脆的口感和焦香四溢的味觉,咬上一口别提多美了。但最近,英国食品标准局(FSA)却给这类美食的爱好者浇了桶冷水,他们警告称烤面包、烤土豆会增加患癌风险。图片来自网络这可吓坏了英国吃货们,要知道英国好吃的本来就不多,炸鱼薯条都是国菜了。其他国家的吃货们也人人自危,没有烧烤的日子咋过?FSA究竟为何发出警告?实际情况如何呢?这次FSA发出的警告主要针对的是一种常见的致癌物丙烯酰胺。某些食物在高温烹调时会产生这种物质。在120 ℃以上的高温下,氨基酸和糖会发生化学反应,产生一系列分子,这类反应统称为美拉德(Maillard)反应。用食品学专业的描述,美拉德反应是一种非酶褐变现象。发生这个反应的食物颜色会变成勾引食欲的焦黄色或褐色,气味也非常香。这些反应产物是一些美食独特风味的必要组成部分,例如烘焙咖啡、烤烟、红烧肉等。当然,FSA重点提及的烤面包和烤土豆也发生这个反应。烘焙前的咖啡豆其貌不扬,没有任何香味,经过烘焙发生美拉德反应,才变成世界第一大饮料。图片来自网络美拉德反应的产物很复杂,也会随着参与反应物质的不同、温度和时间的不同而改变。其中有一些是对人有益的,如具有抗氧化和抗菌作用的类黑精。但如果天冬酰胺在高温下与糖反应,就会形成致癌物丙烯酰胺。烹饪时间越久、温度越高,食物中的丙烯酰胺就越多。天冬酰胺在还原性糖和高温下转化为丙烯酰胺丙烯酰胺有多危险呢?它被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归类为“可能的人类致癌物”。这意味着有证据表明丙烯酰胺能导致动物的癌症(通常需要相当高的剂量),但没有明确的人类致癌证据。比这个类别更高等级的是“人类致癌物”,包括酒精、香烟,意思是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它们会使人患癌。科普圈有句名言“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说烤面包可能致癌,也要看看摄入量的问题。在已经检查的食品中,烤制面包的丙烯酰胺含高达200微克/千克,重量为30克的切片面包含有约6微克丙烯酰胺。而一袋平均尺寸的薯片含有约12微克的丙烯酰胺。每天摄入多少丙烯酰胺才是危险的呢?基于已有研究,科学家设置了2.6微克每公斤体重的安全限制。对于75公斤的成年人,这意味着他每天必须摄入超过195微克的丙烯酰胺才会超出安全限制,也就是说一天要吃两斤烤面包或16袋薯片。对一般人来说,这个非常难,即便你是个十足的吃货。图片来自网络说到这里,吃货们可以松口气了。合理烹饪的食物中丙烯酰胺的含量不高,正常的食量也很难达到安全上限。而且生活中比丙烯酰胺更危险的致癌物不少,如最常见的酒精和香烟。一个老烟枪因为多吃了几包薯片担惊受怕,似乎有点可笑。这一次,FSA似乎有点“神经过敏”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致癌物的风险都是日积月累产生的。在购买食品或做饭时注意一些小细节总归是有好处的。比如,少吃烧烤,不吃焦黑的部分;烤面包、烤土豆、油炸类食品上的棕色部分尽量少;做饭时避免长时间高温加热等。参考资料:1. Nutr. Cancer, 2014, 66, 774-790, DOI: 10.1080/016355812.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2017/01/22/government-warning-roast-potato-cancer-link-massive-overreaction/3. https://www.food.gov.uk/science/research/chemical-safety-research/env-cont/fs102081(本文由氘氘斋供稿)

来源: X-MOL 2017-02-25

玩烘焙一样可以发SCI

俗话说的好,“男怕玩单反,女怕玩烘焙,单反穷三代,烘焙毁一生”。想必大伙对烘焙事业费时烧钱有所耳闻。可是,你们知道吗,烘焙里面也包含有机人名反应,仔细研究一下还能发SCI呢,还是ACS期刊J. Agric. Food Chem.。这篇烘焙SCI文章来自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David D. Kitts教授课题组。当我看到这篇文章的图片摘要时就想要推荐给大家,特别是那些擅长烘焙又发不出SCI的糕点师们(男、女博士们)。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美拉德反应(Maillard reaction)是法国化学家Louis-Camille Maillard于1912年在进行蛋白质合成研究时发现的氨基酸与还原糖之间的化学反应。该反应的产物广泛存在于各种经过高温加热的食物当中。维基百科举了这样三个例子。图片来源:Wikipedia原文作者在文章中给出了美拉德反应产物(F3-A,下图)的可能途径,并认为在烘焙面包的时候可能会生成F3-A。另外,有文献报道F3-A具有一定的抗炎作用,所以作者觉得研究一下烤面包中的F3-A含量非常有意义。F3-A合成途径。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我估计看到这,从事各种含量测定的同学心里面将是五味杂陈。都是含量测定,凭什么人家就发SCI,我就发中文核心;人家做个实验,连饭都有了……图片来自网络既然回归到了含量测定,那么方法学研究是不能少的,提取溶剂、pH值、提取回收率、最低检测限、最低定量限以及色谱方法这些东西作者都进行了研究。咱们就不赘述了,对方法学感兴趣的同学直接看原文就好了。咱们关注的重点肯定是面包了!作者研究了三种面包(WI, white sandwich bread、WW, 100% whole wheat sandwich bread、WH, 100% whole wheat home-style bread,我平时面包吃的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翻译)的面包皮和面包屑在暗烤、光烤和不烤情况下F3-A的含量。具体结果大家看这个表格一目了然。当然,作者也对这个结果进行了分析,能看懂上面反应机理的同学基本都能分析出个所以然来。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鉴于F3-A是个有生物活性的分子,作者又研究了这个分子的细胞渗透性。细胞渗透性研究模型是经典的Caco-2细胞。作者另选了高渗透性高溶解性药物普萘洛尔和高溶解性低渗透性药物呋塞米作为对照。实验结果表明,F3-A具有较高的渗透性。加之F3-A具有良好的水溶性,作者据此推测,F3-A可能会像普萘洛尔一样具有较高的生物利用度而发挥其抗炎活性。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作者表格中有个小错误,发现请留言)凭心而论,这篇文章无论从实验技术还是研究深度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我由衷地佩服这篇文章的选题角度。在西方社会,烤面包简直是太常见了,人家就能从日常生活中找到科研入手点还做出个SCI来。在我国,众多科研工作者、研究生们甚至临床大夫还在被SCI指挥棒戏谑着,挖空心思找方向,只为了应对3分、5分(或一区、二区)的考评办法、奖励政策。看了人家这文章,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发不出SCI啦,绝对是醍醐灌顶,文思如泉涌,随随便便甩几个idea出来供大伙讨论:基于美拉德反应产物F3-A评价北京烤鸭传统工艺技法的合理性烤羊肉、烤羊腿、烤羊腰子等不同烧烤部位之间F3-A的含量差异麦当X与肯X基薯条中抗炎活性物质F3-A的含量比较中国传统烹饪技法煎、炒、烹、炸对食材发生美拉德反应及其产物的影响……你们谁要是用上面的idea申请了项目发了文章,不用给我挂名,写在致谢里面就行啦。这样的课题干个三年五载的发个SCI,是不是可以直接应聘某东方烹饪技术学校的XX人才计划了,搞个“面包学者”什么的。就算发不出SCI,直接去各酒店后厨面试也绝对是科研成果转化的高端人才。有道是不想当教授的厨子不是个好研究生……图片来自网络好吧好吧,过年啦,大伙都忙,闲扯两句帮大伙放松放松精神,最后提个醒,个别同学大吃大喝的时候别忘了,还得发文章毕业呢……囧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Detection of Maillard Reaction Product [5-(5,6-Dihydro-4H-pyridin-3-ylidenemethyl)furan-2-yl]methanol (F3-A) in Breads and Demonstration of Bioavailability in Caco-2 Intestinal CellsJ. Agric. Food Chem., 2016, 64, 9072-9077, DOI: 10.1021/acs.jafc.6b04367(本文由乐只君子供稿)

来源: X-MOL 2017-01-31

长胖了,这回怪农药残留咯?

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大学安姆斯特分校的Yeonhwa Park课题组近日在美国化学会旗下J. Agric. Food Chem.杂志上发表最新研究成果,常用农药吡虫啉(imidacloprid),在肥胖和胰岛素抵抗中是高脂饮食的帮凶。吡虫啉,号称对人畜无害的烟碱类超高效农用杀虫剂,它就长成这个模样:吡虫啉在美国也有着广泛的应用,蔬菜、水果、农作物,无处不在。仅2009年全美销量达11亿美元。这么大销量,科学家们自然要研究一下这个分子会不会影响人类健康。毒理学研究表明,10 mg/kg/day的剂量在动物身上没有明显的毒性。Yeonhwa Park课题组通过他们的研究告诉我们,这款农药吃多了虽然毒不死你,但是可能会帮你成为一枚胖纸。图片来自网络接下来我们就看看吡虫啉是怎么让小鼠变胖的吧。这里先要科普两个概念,一个是低脂饮食(low-fat),另一个是高脂饮食(high-fat),具体的饮食组成看下面这个表格吧。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从宏观上看,吡虫啉在0.06、0.6、6 mg/kg bw/day剂量下对低脂饮食小鼠的体重影响较小,对高脂饮食小鼠具有显著增加体重的作用。从摄食量的角度看,只有高剂量的吡虫啉减少高脂饮食小鼠摄食量。这说明,高脂饮食小鼠体重的增加并不是因为吃的更多,甚至吃的更少但依然胖。(嗯,貌似找到了节食减肥越减越肥的元凶啦!)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看完体重,咱们再看脂肪。吡虫啉对低脂饮食小鼠的脂肪细胞体积没有什么影响,但能增大高脂饮食小鼠的脂肪细胞体积。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肥胖往往伴随着胰岛素抵抗。作者从胰岛素耐量、糖耐量、胰岛素水平等多项指标研究发现吡虫啉能够诱发高脂饮食小鼠胰岛素抵抗,对低脂饮食小鼠的作用并不明显。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随后,作者又从基因分子水平研究了吡虫啉导致高脂小鼠胰岛素抵抗,体重增加的机制。作者研究了吡虫啉对实验小鼠肝脏,脂肪,肌肉组织中调节糖脂代谢的关键基因PEPCK、PPARα、Sirt1、PGC-1α、CD36、SREBP1、TNFα、CaMKKβ、GLUT4、PDK4、CPT1表达影响,以及对AMPK通路关键蛋白磷酸化情况的影响。图片来源:J. Agric. Food Chem.作者从宏观到微观基本搞清楚了吡虫啉致胖的原因,文章的研究结果还是非常有参考意义的。最重要的一点,作者通过实验证明了常用的高效杀虫剂吡虫啉对低脂饮食小鼠没有明显的增重作用,但会诱发高脂饮食小鼠发生肥胖并伴有胰岛素抵抗现象。这么看来,“农药胖”似乎有个前提条件是高脂饮食。胖纸们,在抱怨农药残留之前,请扪心自问一下,你们的饮食算低脂饮食吗?你们的美食清单中有多少薯条、汉堡、奶油、冰激凌、炸鸡、烤串、牛排、红烧肉、东坡肘子、狮子头、梅菜扣肉、水煮鱼、烤鸭、锅包肉……那什么,各位朋友,不好意思,我写不下去了,光看这几行字我都饿了,唉,貌似我暴露了自己的体型。图片来自网络最后奉劝诸位,大量研究告诉我们,合理饮食、适量运动才是身体健康的基石啊!(大量事实也告诉我们,对吃货们来说这些都是浮云,好吃就行,吃吃吃!)原文(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后直达原文页面,或点此查看原文):Imidacloprid Promotes High Fat Diet-Induced Adiposity and Insulin Resistance in Male C57BL/6J MiceJ. Agric. Food Chem., 2016, 64, 9293-9306, DOI: 10.1021/acs.jafc.6b04322(本文由乐只君子供稿)

来源: X-MOL 2017-01-28

这一回,本案的被告是——糖!

这是一场特殊的官司,发生在哈佛大学法学院,原告是科学作家Gary Taubes,被告是……好吧,这个被告身份有点特殊,它是——糖!图片来自网络法官:原告,你有何冤屈?向本官速速说来。Gary Taubes:法官大人,肥胖症和糖尿病如今正席卷全美,糖是主犯。糖:请大人明鉴,他这是血口喷人。科学作家Gary Taubes。图片来源:Stephanie Mitchell/Harvard Staff Photographer各位看官是不是有点看懵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要着急,且容我慢慢道来。首先我们请出本案的被告——糖。说到糖,大家实在太熟悉了,它有个绰号,即“空热量”(意思是不含维生素和其他营养成分,但能像其他食物那样为人体提供热量),结果便是:糖成为了美国人饮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制糖业对此的反应是:糖是个好东西,最大的缺点就是,嗯,就是太甜美,让人一不留神就多吃了一点。此情此景让科学作家Taubes寝食难安,原因有二:第一,不同食物在人体内的代谢机制不同,所以即便热量相同,所代表的意义也不同;第二(这点更要命),如今大家糖吃得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果糖,这种糖在肝脏内代谢——很有可能导致各类代谢疾病。“我的观点是,糖其实很坏,”Taubes愤愤地说,“它是肥胖症和糖尿病的元凶之一。”Taubes坦承,想打赢这场“官司”,难度极大,原因显而易见,糖尚未落入公共卫生健康研究人员的“法眼”。“对于糖的坏作用,研究人员都有点漫不经心,没把它当一回事。”Taubes如此说道。在Taubes看来,糖与糖尿病关系甚大。为了一探糖尿病的发展史,他全面统计了十九、二十世纪美国糖尿病患者的资料,结果发现过去糖尿病发生率相当低,甚至不足1%,而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最新提供的数字,如今已有近10%的美国人正饱受糖尿病的折磨。Taubes表示,这一趋势与美国人饮食中糖消耗量的迅猛增长存在明显因果关系。Taubes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个问题,惟利是图的糖企和漠视民众饮食健康的科学家均难辞其咎。就连哈佛大学历史上两位大腕——一位是哈佛大学附属乔斯林糖尿病中心创立者Elliott Joslin,另一位是哈佛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创立者Frederick Stare——也被Taubes骂得狗血喷头。我们来看看这两位名人都犯了什么“罪”。首先是Joslin,Taubes指责这位仁兄非但不认为糖有害,反而觉得其有助于反制胰岛素过多带来的不利影响。接下来轮到Stare了,Taubes声称此君的不少研究是受到糖企的资助,不知是不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Stare说饮食中的“害群之马”其实是过量的脂肪,而非糖,此言一出,结果便是:到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家都认为要防止肥胖,最要紧的是控制饮食中的脂肪摄入量。Taubes表示,如今糖尿病已给美国社会造成了极其沉重的负担。从1958年到2014年,糖尿病患病率增长了750%,而患者人数更是暴涨了1400%。Taubes还引用了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的话来给自己撑腰,后者在去年曾经沮丧地表示:眼下,公共卫生专家想要阻止糖尿病在全球蔓延开,可能性“几乎为零”。形式已是如此凶险,科学家对寻找背后还可能潜藏着哪些元凶显得如此不上心,这让Taubes大呼实在难以理喻。他认为,科学家之所以不思进取,根本原因在于他们自认为已经知道了病因何在——不就是暴饮暴食、缺乏运动,再加上美食魅力难挡吗!Taubes还把美国FDA痛斥了一番,1986年,FDA曾做过一项研究,声称摄入一定量的糖对人体不见得有害。Taubes不无讽刺地评价道,没错,摄入一定量的糖确实可能对人体没什么害处,不过那个标准是每人每年40磅,放到1840年,嗯,没问题,可实际上……按照美国农业部提供的数据,当时美国人每人每年消耗掉75磅糖——美国糖企生产能力高达每人每年124磅,Taubes认为这才是那时美国人的实际消耗量。如今,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糖消耗量又有了长足的“进步”,美国人每人每年消耗掉90磅糖,糖企的产能则高达每人每年131磅!Taubes指出,人们其实怀疑过糖在某些疾病的产生上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然而,由于脂肪在这方面的“风头”更劲,再加上饮食这个问题实在太复杂,还得考虑到缺乏锻炼、睡眠不足、精神状态不佳(如焦虑、压力过大)……弄到最后,糖往往给撂在一边了。糖的问题如此复杂,想要搞个明明白白绝非易事。究竟Taubes是否能打赢这场“官司”呢?各位看官,您还是耐下性子,慢慢等着看好戏吧!编译自:http://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7/01/sugar-stands-accused/

来源: X-MOL 2017-01-20
down
wechat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