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武汉一化学副教授研发出“不醉酒”

(网络配图)酒精穿肠过,喝了却不醉。中南民族大学化学与材料学院副教授王利华研发出了一种神奇的“不醉酒”。王利华介绍,喝醉酒主要是酒液下肚以后,乙醇进入血液,并在全身循环,从而影响大脑意识,此时驾车就有醉驾风险。王利华研发的“不醉酒”控制了乙醇进入血液的时间和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王利华在白酒里加入了一些特定的可食用物质,这样的“酒”喝下后,在胃里形成了凝胶,大部分乙醇被固定,从而减少了进入血液的乙醇量。“经过测试,9人饮用100毫升以内‘不醉酒’1.5小时后,只有1人达到酒驾。” 目前,王利华已为他的“不醉酒”申请专利。http://news.cnhubei.com/xw/sh/201612/t3756012.shtml

想补铁,吃虫子!

(图片来源:Candorwien/Wikimedia Commons) 既然你能吃汉堡,为何不吃虫子呢?据《科学美国人》杂志报道,它们是铁的更好来源,并且蛋白质含量也更高。科学家测试了草蜢、蟋蟀、粉虱和水牛蠕虫的铁含量。蟋蟀在这一轮竞争中胜出。随后,他们测试了每种昆虫有多容易被人体消化系统吸收,并且发现水牛蠕虫表现得最好,甚至超过了沙朗牛排。研究人员在日前出版的《农业与食品化学》杂志上发表了这一成果。他们出于环境原因研究了利用昆虫作为营养来源的好处,包括减少牲畜产生的温室气体,或者作为牲畜的替代性食物来源。尽管不要期望“害虫餐馆”会很快出现,但如果你幻想自己是各种爬虫的鉴赏家,那么可以在视频网站上找到关于“虫子汉堡”的专门频道。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6/11/360877.shtm

雅培!贝因美!惠氏!味全!四大奶企食品安全审计均出问题

雅培、贝因美、惠氏、味全四家奶粉生产企业,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组织的安全生产审计中均被检查出部分问题。11月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报称,上述企业存在部分设备设施未持续保持生产许可条件、部分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不到位、部分项目检验能力不足等缺陷。针对被检查出的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要求上述企业尽快整改,完成整改后要向当地食药监局提出验收申请。不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也指出,此前,这些公司未在国家监督抽检中出现不合格婴幼儿配方乳粉。据介绍,为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食品安全监管,查找企业生产规范体系问题,防范食品安全风险,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组织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工作组,依据我国相关技术规范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规定,对上述四家公司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条件保持情况、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情况等进行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6-11/09/content_7595924.htm

每天吃鸡蛋有助降低中风风险

(图片来源于网络)《美国营养学院学报》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称,每天吃一个鸡蛋,可以将罹患中风的风险降低约12%。在美国鸡蛋生产商协会和美国鸡蛋委员会的资助下,美国流行病学数据研究所研究人员分析了1982年至2015年有关吃鸡蛋与冠心病及中风之间关系的多项研究,研究对象涉及近60万人。结果显示,每天吃一个鸡蛋与冠心病风险之间不存在联系,反而能把中风风险降低约12%。中风是由于脑部供血受阻而导致的脑功能损失,冠心病是一种由于冠状动脉狭窄或阻塞引起的心肌缺血缺氧或心肌坏死性心脏病。研究人员表示,鸡蛋含有许多营养成分,如蛋白质、抗氧化剂等,但还需要更多研究了解吃鸡蛋与中风风险之间的关联。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6-11/03/content_353234.htm?div=-1

八城市六超市在架销售超标农残菜

(图片来源:新浪网)10月24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2016年六大超市蔬菜农药残留调查》,多地抽检结果显示,沃尔玛和永辉超市蔬菜质量垫底,农残超标样品比例高达16.7%和15%。5月至6月,绿色和平在中国八座主要城市的沃尔玛、家乐福、华润万家、永辉、世纪联华和物美共六家知名连锁超市随机购买了合计119份常见蔬菜样品,并送至具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466项农药残留检测。结果显示,六大超市的蔬菜农残检出率均在70%以上,整体蔬菜质量最差的两家为沃尔玛和永辉超市。调查还发现,高价精品菜的混合农残和禁用农残情况比散装菜更严重。http://news.sciencenet.cn/dz/dznews_photo.aspx?id=26519

PNAS:会玩!用电场制造低脂巧克力

跟小氘一个年龄段的人应该都看过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里面用魔幻的风格展示了制造巧克力的全过程。其实块状巧克力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传统制法已经相当成熟,但最近来自美国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的陶荣甲等科学家大开脑洞,发明了一种全新的巧克力制法,解决了一个巧克力的大难题。陶荣甲(Rongjia Tao)是杰出的华裔物理学家(左三),天普大学教授、物理系系主任,2004年当选美国物理学会会士(APS Fellow)图片来源:Temple University巧克力一直被人诟病的缺点是脂肪含量太高。糖果制造商和食品科学家已经研究了几十年,想降低巧克力的脂肪含量又不影响其细腻美妙的口感,可惜始终不得要领。陶荣甲教授等人这篇名为“电流变效应制造更健康更美味的巧克力”的论文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作者们认为要解决巧克力脂肪含量问题,需从液态巧克力入手。(Electrorheology leads to healthier and tastier chocolate. PNAS, 2016, DOI: 10.1073/pnas.1605416113)图片来源:lovefood.com虽然巧克力总是以固体形式出售,但在生产过程中大部分时间是处于液态。液态的巧克力实际上是可可、糖等固体颗粒分散在液体的可可脂以及外加的油脂中形成的混合物。如果这些固体颗粒全部是尺寸相同的球形,那么根据相关模型可以算出,混合物中液态油脂的含量不能低于36%,而且当油脂含量降低至接近36%时,混合物的黏度会变得非常大,让加工变得困难。这就是为什么降低巧克力中的脂肪含量相当不容易。陶荣甲教授团队给出解决方案看起来也很简单,给液态巧克力加上电场即可。该技术的关键是什么?要保证电场方向与巧克力的流向相同。可可颗粒通过电场聚集成短链,降低了液体黏度图片来源:PNAS通常来说,电流变学(electrorheology,用电场改变流体中颗粒形态的技术)中的电场与液体流向是垂直的。而在此项研究中,与巧克力流向相同的电场使液态巧克力中悬浮的可可固体颗粒聚集成微米尺度的短链,这种微结构的变化破坏了原有结构的旋转对称,在巧克力液体流向上降低了粘度,这就使得巧克力液体可以用较低的脂肪含量来维持正常流动,降低脂肪用量成为可能。陶荣甲教授团队还自己搭建了一套用新技术生产巧克力的设备,已验证了这一理论的可行性,他们成功将巧克力的脂肪含量降低了10-20%。陶荣甲教授团队搭建的装置示意图图片来源:PNAS那么这些低脂肪含量的巧克力味道怎么样呢?据陶荣甲教授透露,这种电流变巧克力非常好吃(听名字就觉得酷毙了,有木有?),有一些吃货朋友甚至认为它有更浓郁的可可芳香,比传统巧克力的味道还要好。陶荣甲教授希望他们的新技术能尽早用于巧克力生产,让更多的消费者体验到更健康、更美味的巧克力。氘评: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领域——电流变和巧克力加工结合起来,居然很巧妙地解决了困扰巧克力行业几十年的问题,不得不说脑洞太大。不过据小氘的经验,能这么会玩,一定要非常非常扎实的理论功底。PS,物理学家已经开始抢食品专家的饭碗了吗 : )参考:http://www.pnas.org/content/early/2016/06/16/1605416113(本文由氘氘斋供稿)

如何正确的切开牛油果?

牛油果,又称鳄梨(avocado),水果中的“网红”,无数人为它的独特口感和味道所痴迷。无论是做成果酱还是榨成果汁,无论是塞进嘴里还是涂在脸上,在爱它的人心中,牛油果都是一段难忘的情怀……呃,煽情完毕,上正式内容。牛油果为什么这么牛?如何正确的切开牛油果?如何避免切开的牛油果变成褐色?看看美国化学会(ACS)旗下的达人是怎么说怎么做的。建议在WIFI环境打开视频注意,原视频中有两处错误。1,“monosaturated fatty acids”这是个拼写错误,根本不存在,应该是monoUNsaturated fatty acids(单不饱和脂肪酸)。2,牛油果不含维生素B12,这里应该是大量的维生素B6。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KDoNtlvsMU

要颜更要健康——天然食用色素大起底!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美食也需要一副好卖相才能受欢迎,色素正是食品的“化妆品”。对于中国人来说,色素可能容易让人联想起一些不好的东西,似乎这个词本身就散发着不健康的感觉。但其实依照规范使用色素并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庞大的色素家族可以分为人工合成色素和天然色素,前者凭借其丰富的种类、优良的性能和低廉的价格,在以往的食品生产中占据主流,不过随着人们越来越重视健康,天然色素正在逆袭。这期小氘就带大家认识一下天然色素。十年前英国南安普顿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科学家发现儿童最喜欢的人工食品颜色有六种:诱惑红、淡红、胭脂红、喹啉黄WS、日落黄和酒石黄。不过如今在英国已经很少见到含有人工色素的食品了。英国Leatherhead食品研究会的Persis Subramaniam解释道:“欧洲正引导消费者购买更多天然来源的食品色素,取代人工色素。这一切始于南安普顿,如今被推广开了。看看你家的橱柜,就会发现天然食品色素正占据主流。”不过美国在这方面却落后了一些。例如著名的彩色糖果——彩虹糖。你在英国买一包彩虹糖,会发现配料表中大部分都是天然色素,如槐蓝胭脂红和亮蓝。但如果你在美国买一包彩虹糖,配料表中取代天然色素的是日落黄、酒石黄和诱惑红。德国森馨食品色素公司总经理Roland Beck表示:“过去四年间欧洲90%的产品都使用天然色素,而北美,该比例只有不到一半,如果去掉加拿大,比例会更低。”(所以美帝也不是啥都好的喂~)娇贵的类胡萝卜素类胡萝卜素是食用色素清单上的常客,包括β-胡萝卜素、番茄红素、胭脂树橙、辣椒红素和叶黄素。它们可以调配出淡黄到橙红间的任何颜色。β-胡萝卜素能给食物带来很深的橙黄色,不过纯β-胡萝卜素在空气中很容易氧化,不溶于水,脂溶性也很差,幸好有纳米技术能使它形成囊泡,易于在水中分散,因此β-胡萝卜素可以用于果汁和奶制品中。橙红色的胭脂树橙提取自南美的胭脂树(一种红木属植物)的种子。主要的色素成分是脂溶性的胭脂素。而降胭脂素则是一种脱脂后的二酸,水溶性较好。它作为标志性的橙色,广泛用于切达干酪、科尔比氏干酪和红莱斯特奶酪中,已经长达几个世纪。降胭脂树橙被用于奶酪染色在类胡萝卜素的使用上物理比化学管用。处理方式不同,得到的结果也不同。如果充分乳化,β-胡萝卜素会呈现黄色;如果只是简单溶解,它是橙色的;β-胡萝卜素的结晶物则是类似于西瓜的红色。类胡萝卜素的来源大多是合成或半合成,分子式与天然来源相同,因而可以保证功能上相同。由于类胡萝卜素都很容易氧化褪色,为了使食品更易于保存,它常常与抗氧化剂联用,例如常见的抗坏血酸、抗坏血酸棕榈酸酯和维生素E。温度和光线也很重要。食品加工时常常需要高温灭菌,这会影响色素的颜色。透明的包装袋又使色素暴露于阳光下。为了延长保质期,类胡萝卜素必须被保护好,常用的方式就是用淀粉或阿拉伯树胶裹住色素分子。另一种常见的类胡萝卜素是辣椒红素,它的颜色通常只能维持4到6周。为了延长其保存寿命,Kalamazoo的一家食品添加剂公司开发了一种新技术,使辣椒红素能维持两三年不变色。这项技术的关键在于严格把控原料质量,以及用迷迭香提取物作为抗氧化剂与色素联用,使其保持稳定。角黄素带有鲜艳的深红色,它在美国使用是合法的,但欧洲却禁止使用。不过也有例外,它特许在斯特拉斯堡香肠中使用。其在欧洲的禁令来自于一起20世纪80年代晚期的健康事故。当时人们用角黄素作为日光浴佐剂(不懂老外的审美,增黑剂……),结果发现会在视网膜产生角黄素晶体沉淀(可逆)。显然,这些人的使用量远远高于正常食品中的使用量,不过欧洲还是严格禁止了角黄素的使用。(食品厂心里苦,这个锅不想背啊)角黄素染色的斯特拉斯堡香肠水溶性色素水溶性色素中最大一类是花青素,它们的颜色会随着pH变化而变化。花青素对酸碱性非常灵敏,在中性环境中一般呈红色或紫色,增加pH值会使其变为绿色或棕色,最终变为无色。这一特性使得食品中应用花青素成为挑战。氧化还原性方面,与类胡萝卜素相反,抗坏血酸非但不能保护花青素,还会破坏它。因而想要黄色的类胡萝卜素与红色的花青素共存于一种食品中几乎不可能,因为抗坏血酸少了,类胡萝卜素会不稳定,抗坏血酸多了,花青素会被破坏。另一种常见的水溶性色素是姜黄素,提取自姜黄根。姜黄素拥有非常漂亮的柠檬黄,但在饮料中的,姜黄素在光照下会很快褪色——它害怕水和光的共同作用。因而黄色的糖果是姜黄素的用武之地。姜黄素可以将任何糖果染成黄色胭脂虫红是一种逐渐受到冷落的天然色素,因为它提取自胭脂虫,这不被素食主义者、犹太教和伊斯兰教接受。即便胭脂虫红拥有稳定的红色,能很好地代替饮料中的花青素。如今常用的红色是甜菜根中提取的吲哚衍生物——甜菜苷。甜菜苷最大的缺点是不耐热(非常适合冷饮中使用有木有~)。星巴克曾曝出用胭脂虫作为草莓星冰乐的配料甜菜苷,提取自甜菜根,是草莓冰激凌的理想色素在欧洲,草莓冰激凌几乎全都是用甜菜苷上色。但在一些生产过程中需要加热的食品,如蜜饯、粉红威化饼、棒棒糖等,如何替代胭脂虫红着实令制造商伤透脑筋。冷艳的绿色和蓝色食品中的绿色素通常是叶绿素和铜合叶绿酸,这是一种叶绿素的衍生物,有明亮的蓝绿色,与姜黄素混合会产生黄绿色。铜合叶绿酸通常在酸性条件下不稳定,不过食品生产商有办法使其在酸性食物中长时间存在。铜合叶绿酸拥有饱满的蓝绿色彩在天然色素中,蓝色可能是最少见的,目前所知唯一的蓝色天然色素是螺旋藻。它提取自蓝绿螺旋藻,显色物质是藻青蛋白,一种色素-蛋白复合物。既然藻青蛋白是一种蛋白质,其使用范围就很受限(蛋白比较娇嫩,怕酸怕碱怕热)。而且有时藻青蛋白不纯,会混入些红色物质,如果用这些藻青蛋白与黄色素混合,便调配不出绿色,只能得到棕色的一坨。海藻中的藻青蛋白,一种色素-蛋白复合物在美国,叶绿素和铜合叶绿酸都是不允许作为食品添加剂的,但是螺旋藻可以。FDA仍在审核铜合叶绿酸的使用申请,因此美国食品市场上的绿色都由螺旋藻与姜黄素混合而来。但是螺旋藻并不耐热,食品生产商又愁坏了。健康的着色食品与添加天然色素不同,着色食品指直接用有颜色的食材作为原料的食品。2015年11月欧洲发布的指南中,黑咖啡、草莓皮、小萝卜、红花和菠菜等有颜色的食材可以直接用于食品生产。但如果你从它们中提取出色素,添加到食品中,则需经过严格的审查。着色食品越来越流行,因为它象征着天然与健康,消费者对其品种和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艾草汁揉进面团中制作的青团是小氘的心头爱,很有中国特色的着色食品希望食品厂商和食品工程师继续努力,为我们这些吃货提供更多色香味具全的美食~吼吼吼~http://www.rsc.org/chemistryworld/2016/01/natural-food-dye-artificial-colorants(本文由 氘氘斋 供稿)

环保水壶,自动从空气中收集饮用水

细想一下,空气中确实存在水分子,从空气中把这些水分子收集起来得到水,好像也是可能的。实际上,奥地利的一家初创公司已经开发出了相关技术,正在计划销售一种可以利用空气中的水分来自动灌满的水壶,能够以每小时0.5升的速度产生饮用水(当然,要以这种速度产水,需要在空气湿度很大的条件下才行)。这个叫做Fontus的公司生产出来的设备,由太阳能电池提供能量,使用疏水表面将水汽冷凝成水滴,这意味着只要你周围的空气不是污染太严重的话,你将有机会得到源源不断的清洁饮用水(小编:看来时常雾霾而且干燥的帝都是没希望啦)。“这只是空气中包含水分的简单冷凝过程,”Fontus创始人Retezár Kristof说。“无论你在哪里,即便是沙漠,空气中也总会有一定比例的水分,这意味着你将永远有可能从空气中提取饮用水。”这种新型的水壶,目前正在众筹以便大规模生产。目前的销售目标是那些骑行爱好者,长距离骑自行车,而又没有时间停下来灌水。当它上市销售时,它将配备用于自行车的附件。Retezár和他的团队说,如果空气温度达到30至40摄氏度,而湿度达到80%至90%,产水速度就可以达到每小时0.5升。显而易见,这项技术也将使全世界缺乏清洁饮用水的12亿人获益。“我们想要解决这个全球性的水问题,尤其是那些缺少地下水,但湿度非常高的地区,”Retezár说。他想发明的装置包括太阳能电池板、带疏水表面的冷凝室以及一个非常基本的过滤器,以滤掉灰尘、污物和小虫子等。它的工作原理是吸收温暖、潮湿的空气,然后将其冷凝成水滴,因为疏水表面可以防止这些水滴粘在管壁上,这些水就顺利地被输入下面的水壶中。这些研发人员也提到了增加碳过滤器,可用来从污染更严重的地区得到纯净水。现在,这一切听起来相当棒,不过,是否真的可行还要看独立第三方机构的测试结果。据众筹网站Gizmag的Eric Mack说,该公司计划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发表第三方机构白皮书的数据,其中包括“参考温度、湿度的设定值,持续时间和产水体积”,而其它的验证测试还需要众筹资金的支持。http://www.sciencealert.com/this-self-filling-water-bottle-harvests-clean-drinking-water-from-the-air

美国FDA禁止3种全氟代化合物用于食品包装材料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宣布禁止三种全氟代化合物(perfluorinated compounds,PFCs)在食品包装材料中使用,因为这些全氟代化合物与其它有毒物质有相似的结构。这些化合物目前主要用作披萨盒、微波爆米花纸袋及其它食品包装中的防油涂层,防止油脂渗出。图片来源:meituan.com这三种化合物分别是:单全氟烷基或双全氟烷基磷酸酯的某些二乙醇胺盐;4,4-双[(γ-ω-全氟代-C8-20烷基)巯基]戊酸衍生物-二乙醇胺化合物(CAS No:71608-61-2);某些全氟烷基取代磷酯酸的铵盐。FDA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不能确保这些全氟代化合物接触食品是无害的”。这一决定也是对一些环保组织请愿的回应,其中的一个组织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EWG)声称,这些全氟代化合物与癌症和出生缺陷有关联。虽然自2011年起美国就停止在国内生产制造这些化合物,但对从其他国家进口并用于食品包装的担忧仍然存在。这项举措在食品安全方面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不过对于原料供应商及功能材料生产商而言,或许又要进入下一轮的新材料研发了。1. http://www.rsc.org/chemistryworld/2016/01/us-ban-food-packaging-perfluorinated-chemicals-cancer2. https://www.federalregister.gov/articles/2016/01/04/2015-33026/indirect-food-additives-paper-and-paperboard-components

毒蘑菇的化学

小氘作为一名资深吃货,这期又关注好吃的了(还记得朗姆酒么)。蘑菇想必是很多盆友的舌尖之爱,它含有高蛋白、低脂肪、有丰富的氨基酸、矿物质、维生素和多糖,可谓营养丰富,不管是金针菇肥牛卷,蘑菇浓汤还是香菇青菜都是居家旅行必备美食……不过作为一名严肃的科普作者,小氘今天是谈谈蘑菇的化学的,美食咱们评论里交流~【致幻蘑菇】有一类蘑菇食用后人会产生幻觉,这种神奇蘑菇又称“迷幻蘑菇”,是一种非食用的毒蕈,主要生长在北欧、夏威夷、西伯利亚及马来西亚一带。在一些地方,神奇蘑菇被加工成粉末食用,让人神经麻痹出现幻觉,并以此得名。巴西裸盖菇和裸盖菇素裸盖菇素(psilocybin)是裸盖菇(即“迷幻蘑菇”)中发现的一种致幻剂。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扫描仪,对15个参与者注射裸盖菇素前后的大脑进行了扫描。研究人员观察了名为血氧水平依赖(BOLD)信号的波动,它会追踪大脑的活动水平。他们发现服用迷幻药后,与情绪思考有关的更原始的大脑网络活动变得更显著,大脑网络里的好几部分——例如海马体和前扣带皮层——同时都很活跃。这种样式与人类在做梦时非常相似。在应用方面,英国研究人员曾调查了迷幻药在缓和对其它疗法无反应的病患的严重抑郁形式的潜力,并在早期阶段实验中获得了某些积极的结果。【路边的野菇别乱采】如果你不能正确辨别出野蘑菇的种类,最好别乱碰它们,因为一些蘑菇含有剧毒,而外表却很“安全”。众多蘑菇毒中最危险的两种是毒伞肽和奥莱毒素。剧毒伞(真的很像曲奇饼,好想来一口)毁灭天使(明明这么可爱……)两种被命名为“剧毒伞”(Death Cap)和“毁灭天使”(Destroying Angel)的蘑菇就含有毒伞肽(这些蘑菇起名太中二了)。剧毒伞其貌不扬,犹如一小块曲奇饼干,且味道宜人,跟许多的食用蘑菇接近,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蘑菇之一。毒伞肽是一个结构相似的化合物家族。常见的毒伞肽包括α-鹅膏蕈碱、β-鹅膏蕈碱和γ-鹅膏蕈碱,它们的每千克体重半数致死量大约在0.5到0.75 mg 之间毒伞肽毒伞肽的毒性发作时间为6~24小时。最初的症状一般是胃痉挛、呕吐和腹泻,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加重,5到8天后导致肝脏和肾脏衰竭,毒发身亡。毒伞肽中毒案例中约有10%~20%的人死亡,而幸存者往往也需要肝移植。死亡帽(确定不是平菇么=。=)奥曲毒素毒蘑菇“死亡帽”(Deadly Webcap)和“傻瓜帽”(Fool’s Webcap)则含有奥曲毒素。这种毒素期初会导致胃痉挛、恶心和排尿减少(甚至无法排尿)。这些症状一般误食三周左右才会出现,短期内不易察觉。小鼠实验中,奥曲毒素的每千克体重半数致死量为12-20 mg,人的耐受性稍好。毒蝇伞(这么艳丽,多半是有毒啦)豹斑伞(非常sexy)最容易辨认的毒蘑菇应该数毒蝇伞(Fly Agaric)了。这种鲜红色、白斑点的蘑菇含有低浓度的蝇蕈碱(0.0003%)。以前人们以为毒蝇伞的毒性来自蝇蕈碱,不过最近的研究表明罪魁祸首是另一种化合物——蝇蕈醇。蝇蕈碱(左)和蝇蕈醇(右)这种毒素还存在于另一种菌类豹斑伞(Panther Cap)。这两种毒菇的药效是晕眩和致幻,暂时还没有因误食毒蝇伞或豹斑伞中毒身亡的报告。不幸的是,没有辨别蘑菇是否有毒的通用办法。一些最致命的蘑菇可能尝起来很美味,看起来也是人畜无害。而且烹饪也不一定能去除蘑菇的毒性,因为一些有毒物质在普通加热条件下并不会分解。【蘑菇助力新科技】蘑菇(或是真菌)往往具有一些独特的生物特性,含有一些独特的化学成分,在科学家手里真菌可以是代替发泡塑料(聚苯乙烯),用真菌降解泄漏的原油和生活垃圾,某些寄生在植物根部的真菌(如根瘤菌)能提供养料,真菌杀虫剂因其高效性和安全性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看见没,除了吃,蘑菇的道道还不少呢,科学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用于生活,是不是?参考:http://www.care2.com/causes/7-reasons-mushrooms-could-save-the-world.htmlhttp://www.cbsnews.com/news/how-magic-mushrooms-really-expand-the-mind/Wikipedia(本文由 氘氘斋 供稿)

腊八蒜,你为啥脸儿绿了?

【太长不看版】经过低温储藏的大蒜,积累了大量含硫的家伙们(烷基半胱氨酸亚砜)。醋的加入使得大蒜细胞组织结构通透性增加,含硫的家伙们遇到了蒜酶(大蒜中的一种酶),并在其催化下转世为新的含硫的家伙(丙烯基硫代亚磺酸酯、蒜素等含硫化合物),以及丙酮酸(有没有勾起高中生物的回忆?)。新的含硫的家伙与不同氨基酸反应生成多种吡咯羧酸(没有颜色但是快要变色的家伙)。吡咯羧酸碰到丙酮酸反应生成黄色物质,碰到蒜素则反应生成蓝色物质。蓝色物质和黄色物质混合便产生了绿色。腊八蒜是一种北方的传统小吃,传统的习俗是在腊月初八这天开始泡制,当然,为了能更早的吃上腊八蒜,提前开始腌制也是可以的。腊八蒜有着晶莹碧绿的蒜瓣,看着十分诱人,可对于第一次见到的人来说,可能反而被这绿色给吓一跳,甚至发出“哎呀这蒜是不是坏了啊”,“泡蒜的醋有问题吧”等疑问。或许有人会奇怪,腊八蒜这么常见,会有人不认识吗?其实,经过一段时间的冷藏后再用醋泡,才能泡出绿色的腊八蒜。无怪乎在过去,只有在有着寒冷冬季的北方,才能制出这样的翠绿腊八蒜。图1. 嫩青碧绿的腊八蒜,似乎少了饺子的陪伴腊八蒜固然好吃,可挡不住有求知欲的人喜欢刨根问底:这绿色到底是什么,是叶绿素?是花青素?绿色又是怎么来的呢?这还真是一个难题。大蒜有着悠久的被吃的历史,它的变绿也早已受到关注,因为大蒜制品如蒜泥会因为变绿而影响卖相。然而,其中的原因仍然没有彻底弄清。而腊八蒜变绿的相关研究就更少了。尽管如此,循着前人的足迹,还是可以对腊八蒜变绿背后的故事一探究竟。目前,对于大蒜制品变绿的过程,普遍认为经过两个阶段。经过切磨等处理(如制作蒜泥),大蒜制品中细胞内各物质得以接触混合,首先是大蒜中丰富的含硫化合物,烷基半胱氨酸亚砜在蒜酶(Alliinase)的催化下生成硫代亚磺酸酯,之后和各种氨基酸发生非酶促反应,生成具有绿色的物质。1那么腊八蒜呢?2005年,在最早关于腊八蒜变绿原因的研究中,2研究者首先用乙酸溶液(最纯正的白醋啊)制备了腊八蒜(不是为了吃)并监测了变色的过程。通过紫外可见吸收光谱可以看出,随着腌制时间的延长,对应于440纳米和590纳米的吸收峰在逐渐增长,而这两个波长对应颜色的吸收正好分别对应着黄色和蓝色的显现。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黄色物质的浓度增长明显快于蓝色物质的。有经验的读者会发现,这和我们日常生活中腌制腊八蒜的现象是一致。有时候腊八蒜腌得太多吃不完,时间久了就会慢慢由绿色变为黄褐色,这就是因为黄色物质积累远远快于蓝色物质造成的。图2. *乙酸溶液腌制大蒜得到的腌制溶液随时间变化的紫外可见吸收光谱:(a) 45天,(b) 25天, (c) 14天,(d) 11天,(e) 7天,(f) 5天,(g) 4天。尽管颜色都是绿的,要证明腊八蒜的变绿和其他蒜制品的变绿是一回事儿,还需要更多的证据。在关于蒜制品变绿的研究中,比较明确的是大蒜变绿需要蒜酶参与其中。于是,研究者又在制备腊八蒜的过程中,分别添加了乙醇(蒜酶的变性剂,使其失去活性)和羟胺(蒜酶的抑制剂,还是跟蒜酶过不去的家伙),这回真的吃不上腊八蒜了。不过值得高兴的是,随着乙醇或者羟胺浓度的增加,蓝色物质的生成量大大降低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腊八蒜的腌制需要蒜酶参与这一结论(严格的来说,需要证明乙醇和羟胺不会影响除了蒜酶以外的物质或过程,才能更好的证明是因为蒜酶的变性剂/抑制剂导致了绿色无法生成)。而另外一个与大蒜制品变绿有关的指数,是硫代亚磺酸酯的含量。因为大蒜制品的变绿需要硫代亚磺酸酯参与形成绿色物质,因此,对腊八蒜腌制过程中硫代亚磺酸酯含量的监测也可以对变绿机理的揭示有所助力。随后的实验表明,随着腌制时间的延长,硫代亚磺酸酯的含量也在下降,而与此同时,色素有着相对应的增长。此外,加入半胱氨酸可以抑制大蒜的变绿,3这是由于半胱氨酸可以和硫代亚磺酸酯反应,4使其无法参与后续生成绿色物质的过程。同样的,在制备腊八蒜时,随着半胱氨酸加入量的增加,色素的产生也显著下降。这也从另一面表明了腊八蒜的变绿和大蒜制品变绿的原因很可能是一样的:乙酸加入后,大蒜细胞的通透性改变,起到了切磨大蒜的作用,各物质进而接触发生反应,形成绿色物质。那么,这黄色和蓝色,到底是对应着什么样的物质呢?也许有人会说,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对应两种物质,一个黄色,一个蓝色呗。目前主流的观点也的确认为是对应了黄色和蓝色的物质,只不过不是一种,而是一类,而且这两种颜色之间存在转化。将腌制大蒜的溶液放置数天可以观察到如图3所示的变化,蓝色在不断减少,黄色在不断增加,而且还可以观察到近似等消光点,这表明蓝色物质转化为了不止一种黄色物质。2图3. 腌制腊八蒜溶液的紫外可见吸收光谱随时间变化图:(a) 2天,(b) 3天,(c) 5天,(d) 7 天,(e) 8天。综合前人对于大蒜变绿的研究,研究者对于腊八蒜变绿的可能过程进行了一个初步的整理:首先,烷基半胱氨酸亚砜在蒜酶和乙酸的作用下生成硫代亚磺酸酯,之后再与氨基酸等物质反应生成黄色和蓝色物质,其中蓝色物质可以慢慢转化为黄色物质(图4)。图4. 腊八蒜变绿机理的初步推测。当然,对于绿色物质是否为黄色物质和蓝色物质的组合,也有不同的观点,即认为绿色物质是单一的组成,同时拥有两种吸收。比如在后续的一项研究中,有研究者从变绿的大蒜里通过一系列柱层析等分离手段,尝试提纯得到了一种绿色物质,并且通过质谱和核磁共振对其组成进行分析。5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得到更明确的信息来确定其组成结构。目前多数研究的结果还是支持黄色和蓝色两类物质混合产生绿色的机制。腊八蒜变绿的过程已经有了一个概貌,但是对黄色和蓝色的物质分别是什么这个问题,还是没有解答。既然之前的研究表明,烷基半胱氨酸亚砜可以被蒜酶催化转化为硫代亚磺酸酯,继续和氨基酸等物质反应生成色素,那么能否人为地将这些原料混合起来,在试管烧杯中制造这样的绿色呢?在2006年一项研究中,6研究者将丙烯基半胱氨酸亚砜(烷基半胱氨酸亚砜中的一种,1-PeCSO)和蒜酶混合得到丙烯基硫代亚磺酸酯(这里把它归为一种显色剂,color developer)后,再加入氨基酸(缬氨酸或者丙氨酸),可以得到一种无色的物质,二甲基吡咯基羧酸。在这里,二甲基吡咯基羧酸是一种色素前驱体(Pigment precursor),因为吡咯基羧酸是没有颜色的,但是在加入蒜素(Allicin,由烯丙基半胱氨酸亚砜(2-PeCSO)经蒜酶催化转化而得,)后,可以转变成一种淡紫红色的物质。经过结构表征,可以发现这种淡紫红色的物质通过蒜素将吡咯基羧酸交联,有着较大的共轭结构。研究者猜测,随着交联的进一步增加,共轭范围增大,产物的颜色可能会向蓝绿色移动(图5)。图5. 模型反应中形成色素的机理推测2008年,有研究将六种吡咯羧酸作为模型反应物进行了研究,其结构如图6所示。7图6. 之前提出的两种二甲基吡咯酸酸(顶部)和新的六种吡咯酸酸(底部)的结构。其中R基团代表对应的氨基酸种类。研究者发现,将吡咯羧酸与新收获的大蒜(也就是没有经过低温储藏)混合泡制7天后,的确能得到绿色的产物,而且随着吡咯羧酸浓度的增加,绿色也更明显。其中以吡咯基甘氨酸变色最为显著。而将同样批次的大蒜分别与浓度相当的乙酸溶液、吡咯溶液或者吡咯加对应氨基酸的溶液混合泡制,都没有出现变色的反应(图7)。图7. 不同方式泡制新收获大蒜7天得到结果的照片(A);不同方式的泡制溶液的紫外可见吸收光谱(B)。其中:(a)乙酸溶液或吡咯溶液或吡咯加相应氨基酸溶液泡制,(b)1 mmol/L P-Gly泡制,(c) 2.5 mmol/L P-Gly泡制,(d) 5 mmol/L P-Gly泡制,(e) 10 mmol/L P-Gly泡制。这些结果说明,单纯的吡咯以及氨基酸,并不能起到产生颜色的作用。而之前用醋可以泡出绿色的腊八蒜,这次为什么不行了呢?这里要注意研究者使用了新收获的大蒜。由于新收获大蒜没有经过低温处理,所以没有积累足够的烷基半胱氨酸亚砜,即使在分别有乙酸、吡咯或者吡咯加氨基酸的条件下,也无法进一步生成色素(图7. a)。而对于这样的新兵蒜,人为加入吡咯羧酸,就可以跳过从烷基半胱氨酸亚砜生成吡咯羧酸的步骤,从而出现绿色素(图7. e)。更进一步地,研究者发现将吡咯羧酸和丙酮酸(Pyruvic acid,1-PeCSO和2-PeCSO在蒜酶作用下分解都会生成丙酮酸,见图8中step 1和step 3)反应可以得到黄色物质,而吡咯羧酸和蒜素反应可以得到蓝色物质,这也与之前研究的结果,也就是绿色物质由黄色和蓝色组成是相符的。研究者也进一步细化了大蒜生成绿色物质的推测机理示意图(图8)。图8. 大蒜变绿推测的机理示意图。至此,似乎腊八蒜变绿之谜只差临门一脚,只要把蓝色物质和黄色物质分别确定就可以了。在2009年,有研究进一步将吡咯羧酸和丙酮酸反应,并且对黄色产物进行了分离,通过质谱进行了结构的推断表征(图9)。8一年后,该研究组在之前的研究基础上,得到了一种增加两个甲基的黄色物质,将黄色色素的可能成员增加了一个(图10)。9图9. 分离表征的三种黄色物质及其可能的形成过程。图10. 黄色色素的新增成员。至于蓝色色素这边,在2009年出版的一本关于大蒜和葱属植物的书中,作者提到了吡咯羧酸和蒜素反应生成蓝色至蓝绿色物质的可能途径。10从结构可以看出,生成的蓝色物质和之前提到的黄色物质结构比较接近,这也比较符合蓝色物质可以进一步向黄色物质发生转化的实验观察。图11. 蓝色物质可能的生成途径。腊八蒜变绿之谜似乎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解释,绿色既不是叶绿素也不是花青素,而是由硫代亚磺酸酯与氨基酸反应生成吡咯羧酸后,进一步分别与丙酮酸和蒜素反应生成黄色和蓝色物质混合而成。而实际上,由于模型反应和生物实体内肯定存在一定差别,并且大蒜中绿色物质的分离鉴定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在进一步确定黄色和蓝色物质的组成和形成机理上,显然还有很多路要走。无论如何,在探究变绿原因的路途中,人们发现了诸如将蒜储存在常温(23℃)之后再制作蒜泥等方法,以防止蒜制品变绿;11而相对的,为了使腊八蒜变绿更加容易,可以使用密相二氧化碳(Dense phase carbon dioxide)处理,更快更好的得到绿色的腊八蒜,方便食品工业生产。12对小小一片大蒜的研究,固然不能引领我们通往星辰大海,却也坚实地丰富着我们的物质生活,解答着我们的疑惑。在这腊八佳节,端上一盘热腾腾的饺子,佐以腊八蒜变色的秘密,不知腊八蒜是否更有滋味?图12. 腊八饺子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13参考文献:1) Kubec, R.; Hrbacova, M.; Musah, R. A.; Velisek,J. J. Agric. Food Chem. 2004, 52, 5089.2) Bai, B.; Chen, F.; Wang, Z.; Liao, X.; Zhao, G.; Hu, X. J. Agric. Food Chem. 2005, 53, 7103.3) (a) Kim, W. J.; Cho, J. S.; Kim, K. H. J. Food Qual. 1999, 22, 681. (b) Jiang, Y.; Hu, X.; Xin, L.; Liu, Y. Food Sci.2001, 22, 55.4) (a) Han, J.; Lawson, L.; Han, G.; Han, P. Anal. Biochem.1995, 225, 157. (b) Miron, T.; Rabinkov, A.; Mirelman, D.; Weiner, L.; Wilchek, M. Anal. Biochem.1998, 265, 317. (c) Rabinkov, A.; Miron, T.; Mirelman, D.; Wilchek, M.; Glozman, S.; Yavin, E.; Weiner,L. Biochim. Biophys. Acta 2000, 1499, 144.5) Lee, E.-J.; Cho, J.-E.; Kim, J.-H.; Lee, S.-K. Food Chem. 2007, 101, 1677.6) Imai, S.; Akita, K.; Tomotake, M.; Sawada, H. J. Agric. Food Chem.2006, 54, 843.7) Wang, D.; Nanding, H.; Han, N.; Chen, F.; Zhao, G. J. Agric. Food Chem. 2008, 56, 1495.8) Wang, D.; Yang, X.; Wang, Z.; Hu, X.; Zhao, G. Food Chem.2009, 117, 296.9) Wang, D.; Li, X.; Zhao, X.; Zhang, C.; Ma, Y.; Zhao, G. Eur. Food. Res. Technol. 2010, 230, 973.10) Block, E. Garlic and other Alliums: The Lore and the Science. 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 London, 2009.11) Lukes, T. M. J. Food. Sci. 1986, 51, 1577.12) Tao, D.; Zhou, B.; Zhang, L.; Hu, X.; Liao, X.; Zhang, Y. J. Sci. Food. Agric. 2015. DOI: 10.1002/jsfa.7463.13) 图片来源:http://chihe.sohu.com/20150227/n409183101.shtml(本文由 冬鼠包 供稿)

朗姆酒的化学与八卦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本期小氘跟大家聊聊朗姆酒的化学与八卦。朗姆酒是世界八大烈酒之一(分别是琴酒、威士忌、白兰地、伏特加、朗姆酒、龙舌兰酒、中国白酒和日本清酒),可能很多中国人不大熟悉,不过朗姆酒是大名鼎鼎的加勒比海盗的最爱呢(帅帅的杰克船长~)。朗姆酒没有固定的配方,每个国家的朗姆酒风味各异。尽管如此,不同朗姆酒的化学成分却有相似之处。【朗姆酒历史小回顾】朗姆酒最早诞生于17世纪的加勒比制糖工业。甘蔗加工过程中会产生一种黏黏糊糊的糖浆。那时加勒比地区的甘蔗园主对这些既难吃又换不来钱的糖浆很无奈。不过殖民者很快发现往糖浆里加点水,很容易发酵成酒精。一夜之间,原本没用的副产物变成了朗姆酒的原料(我的实验也这样多好,哭~)。不同品种的朗姆酒酿造工艺略有不同。但开始都是要向糖浆中加入水和酵母菌发酵,然后蒸馏浓缩酒精和香料,最后装桶。用的桶一般是波本威士忌生产行业淘汰的旧橡木桶。朗姆酒的成熟时间远远短于威士忌。因为朗姆酒的产地气候温暖,酒的蒸发速度更快。威士忌也要经历成熟过程,每年蒸发量为2%(所谓的“天使飞升”,酿酒界也是够装逼的),而朗姆酒的年蒸发量高达10%。成熟的朗姆酒会混合其他馏出液,保持口感上的平衡。如果是白朗姆酒,则还要过滤掉色素。【朗姆酒的化学】那么,什么化学物质造就了朗姆酒的独特风味呢?芳香的酯类化合物很重要。高中化学课我们就学过酯类,它们用有机酸与醇类反应制得,有标志性的气味儿。有的闻起来像水果,有的闻起来像药物,有的则闻起来像胶水(不要直接闻乙酸乙酯,没有任何香味,反而会被呛到,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朗姆酒中有丰富的酯类化合物,它们为酒增添了果香。其中最重要的当数丙酸乙酯,它提供了焦糖香味,以及提供奶油糖果味的异丁酸乙酯。朗姆酒中短链羧酸的含量很高,这可能就是它富含酯类的原因吧(短链羧酸容易酯化)。当然朗姆酒的精彩不光因为酯类,酸和醇的作用也不容小觑。苯乙醇带来了花香,它还存在于玫瑰花中。异戊醇则带来了麦芽香。上述化合物都是朗姆酒酿造过程中产生的,还有一些化合物是从橡木桶的木质中得来。它们主要是一些酚类,为朗姆酒增添了药水味和烟熏味(昂……除了能阻止小朋友偷喝,想不到任何好处)。同时溶解的还有香兰素和少量的橡木内酯。朗姆酒的种类影响所含化合物的成分。黑朗姆酒要比淡朗姆酒含有更多芳香味化合物。白朗姆酒要用木炭脱色,当常常也会除去一些香料。例如黑朗姆酒富含的β-突厥酮,经过过滤后,在白朗姆酒中含量很低。其实,酒精饮料是非常复杂的混合物,仅仅将这里介绍的几种化合物混合,不可能得到纯正的朗姆酒,无数含量很低的成分共同作用,造就了朗姆酒的独特风味。所以要喝还是去酒吧啦,化学DIY小能手们~【朗姆酒的八卦】朗姆酒在加勒比地区问世后风靡世界,但在拉美独立战争中衰落,如今它又重新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酒精饮料之一。关于朗姆酒还有几段“咯应人”的八卦。现在最畅销的朗姆酒品牌是“摩根船长”,它得名于私掠船船长亨利·摩根,摩根船长因为对加勒比海上的西班牙殖民地的攻击掠夺而闻名。他酷爱朗姆酒,最后死于酒精导致的肝损伤。另一个跟朗姆酒有段的传说是海军上将霍雷肖·纳尔逊的死亡。1805年,纳尔逊将军战死于特拉法加战争,他的尸体用酒浸泡防腐,直到战舰抵达港口。现在有很多证据表明当时用的酒是白兰地,不过用朗姆酒的版本则流传更广,虽然两者的防腐能力差不多(怪恶心的……)。最后提一句,纳尔逊那个故事其实弱爆了,2013年,乔治亚州的一位母亲把儿子的尸体用朗姆酒泡在浴缸里,长达二十年,依旧栩栩如生(允许我吐一会……)。(本文由 氘氘斋 供稿)

美国西海岸出现有毒螃蟹,“螃蟹季”无限期推后

由于软骨藻酸(domoic acid)毒素造成的大规模污染,美国西海岸的珍宝蟹(Dungeness crab)和石蟹(rock crab)的上市被无限期推迟。这一事件不仅令美食爱好者感到失望,还会令螃蟹捕捞业损失约6000万美元。珍宝蟹。图片来源:china.makepolo.com软骨藻酸是一种强效的神经毒素,仅在最近几十年里发现。科学家于1959年首次从海藻中的拟菱形藻(Pseudo-nitzschia)分离出软骨藻酸。小量的软骨藻酸可能引起恶心、呕吐、腹泻、头晕等症状。但较高浓度的软骨藻酸所带来的影响是毁灭性的,包括癫痫发作、永久性的短期记忆丧失、昏迷甚至死亡。它无色无味,即使经过烹饪或冷冻也不能使其失活。藻类会发生季节性的藻华(algal bloom,海洋浮游植物爆发时,会在海洋表面形成规模巨大的浮游植物水华),今年,由于厄尔尼诺(El-Nino)现象引起的海洋异常升温,导致西海岸的藻类发生大规模的藻华。这些海藻会被贝类及一些小鱼吃掉,顺着食物链逐步向上,被污染的小生物被更大的生物吃掉,软骨藻酸也越来越集中,且越来越危险。1987年,爱德华王子岛(Prince Edward Island)超过250人食用被污染的贝类后导致身体不适,其中有3人死亡。加州一直对海鲜中的毒素进行监测,据加州鱼类和野生动物部(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Fish and Wildlife,CDFW)报道称,规定的软骨藻酸安全含量为20 ppm,但他们在一种黄色的石蟹体内发现的软骨藻酸高达190 ppm。研究人员对珍宝蟹体内软骨藻酸水平进行检测。图片来源: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11月6日,CDFW取消了从11月15日开始的捕蟹季,北至俄勒冈州,南到圣巴巴拉海岸。“螃蟹是加州文化和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作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CDFW的负责人Chuck Bonham于11月6日发表声明说,“但竭尽所能降低公众健康风险是我们优先要考虑的。”软骨藻酸通过模仿谷氨酸并激活谷氨酸受体的一个亚结构来破坏动物的神经系统,北卡罗莱纳州的法医毒理学家与首席法医Justin Brower解释道。大脑和神经系统的细胞具有谷氨酸受体,通过结合这些受体,毒素会过度刺激细胞,使大量钙进入细胞从而导致它们的死亡。但藻类为什么会产生毒素仍是一个不解之谜,Brower说。目前还不清楚当藻类合成软骨藻酸时,它们自身是如何防御这种毒素的。加州对甲壳类捕捞的限制,恐怕要维持到软骨藻酸浓度下降到安全水平。而在俄勒冈州,珍宝蟹捕捞季直到12月1日才会开始,科学家将对他们水域中的螃蟹进行严格的测试。http://cen.acs.org/articles/93/web/2015/11/Neurotoxin-Scuttles-Crab-Season.html

神马,国产食盐吃出塑料?!

吃货注意了!你钟爱的路边摊可能已经无意中用了被小塑料珠污染的海盐。华东师范大学施华宏教授领导的团队从国内的几家超市购买了15种品牌的食用盐用于检测,他们发现所有样品都含有各种塑料微颗粒,例如常见的水杯塑料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聚乙烯、玻璃纸等(Environ. Sci. & Tech. 2015, DOI: 10.1021/acs.est.5b03163)。图片来源:华东师范大学海盐的塑料污染物含量尤其高:研究者在1磅(约454 g)海盐中竟然检测出超过1200枚塑料颗粒。不仅如此,在咸水湖、盐井、盐矿出产的食用盐中,研究者同样发现了小塑料颗粒,只是含量稍低——15~800枚/磅。图片来源:Environ. Sci.& Tech. 2015, DOI: 10.1021/acs.est.5b03163施华宏教授和合作者认为这些塑料杂质是来自海盐产地海面漂浮着的大量塑料污染物。这些污染物可能是水杯这样的大块塑料磨损后被扔进水里,也可能是来自于化妆品,例如以塑料微珠作为去角质成分的洗面奶(爱美的妹子和汉子长该点心啦~。相关阅读:《Nature》社论:美丽,有多少丑行假汝之名)。研究者还怀疑塑料杂质有别的进入渠道,包括食盐加工、干燥和包装过程。纽约州立大学弗雷多尼尔分校(SUNY Fredonia)研究塑料污染的Sherri Mason认为,由于制造商通常是通过蒸发法从海水中提取食盐——该过程中除了水以外什么东西都会留下——食盐里的微塑料颗粒污染物可能在中国之外也是普遍存在的。Mason说,“塑料已经变成了常见的污染物,我怀疑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超市货架上的海盐,检测结果都不会有什么差别。”施华宏的研究团队测算后认为如果一个人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食盐摄入量上限摄入国产海盐,他每年将吃进大约1000枚塑料微颗粒(但事实上中国人普遍食盐摄入过多,可怕~)。但根据去年的一篇报道,这一数字远低于欧洲贝类消费者每年吃进11000枚塑料微颗粒,这些贝类含有海洋污染物里的塑料小碎片(Environ. Pollut.2014, DOI: 10.1016/j.envpol.2014.06.010)。看来欧洲人民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Mason补充道:“考虑到塑料污染物中包含重金属和其它化学物质,尽量减少食品中的塑料污染是明智之举。”俗话说民以食为天,食品安全问题近年来备受社会和民众关注,食盐及海产品检测出塑料污染物的报道虽然最近两年才被专业期刊报道,但这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想要重新吃上健康安全的海产品,必须系统地治理海洋污染。最后小氘提醒大家,过量摄入盐分对心血管系统和肾脏都不好,况且现在这盐也不干净了,还是清淡一点,少吃为妙。http://cen.acs.org/articles/93/i43/Tiny-Bits-Plastic-Found-Table.html(本文由 氘氘斋 投稿)

down
wechat
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