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X-MOL首页 › X-MOL问答
2017-05-17 14:33
2
0

匿名用户   回答了这个问题

始于5月3日的一条微博在持续发酵——世界顶尖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颜宁近日受聘美国普林斯这周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Shirley M. Tilghman)终身讲席教授。 这两天,小编的微信圈也被颜宁教授的新闻刷屏了!而且最让小编惊奇的是,刷屏不是来自于科研界的人士,更多的传播者是普通的“吃瓜群众”。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说法已经从颜宁教授负气出走到基金审评不公平进而上升到中国科技体制有问题……科研圈大大们也是相当不淡定的,在科学网的热门微博里关于颜宁教授的讨论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不过基本上还是就事论事的口吻,不愧是以实事求是为基本原则的Word科学家们。 各位网友们的脑洞,大家感受下~~~有的文章文中直接指出颜宁去普林斯顿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连续两年拿不到自然科学基金委的科研项目,负气而去。 颜宁教授估计也被搞得蒙圈了,连发四篇微博,黑子们肯定想不到颜教授还是个坐拥30万粉丝的大V博主吧。 下边是颜宁教授关于此事的回应: “因为过去10年我在清华大学获得了极好的支持。清华有优秀的学生,有给我动力和压力的优秀又友好的同事,有给我全力支持的学校和学院管理部门等等。在这些无与伦比的软硬件支持下,我取得的科研成果甚至超过了自己回清华之初的预期。” 为何离开?颜宁用“居安思危”解释:“我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换一种环境,是为了给自己一些新的压力,刺激自己获得灵感,希望能够在科学上取得新的突破。” “另一方面,清华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都是我的母校,能够在这两所让我骄傲的母校任教是我一直以来的理想。我很开心10年前清华大学向我伸出了橄榄枝,两年前普林斯顿大学也同样向我伸出了橄榄枝,让我得以梦想成真。我也会凭着对清华的热爱,尽己所能,促进普林斯顿等国外一流学府与清华的交流合作。这也是我在这个阶段回报母校的一种方式。” 现在大家可以放心了吧,我们的颜宁教授是为国争光,绝对是负责任的“出走”,我们祝福颜宁教授在新的科研环境里一如既往,为人类的科学事业做出贡献。 基金申请成功的概率是20%,一项基金连续两年申请失败的概率是64%。正在等待基金评审结果的各位科研圈大大们都能保持好的心态,让科研工作更纯粹,更好价值。 虫洞空间——实验室第三方电商平台,为买方(高校、研究所、事业单位和企业)、卖方(制造商、经销商)提供了包括商务、物流、资金、信息和技术新的互联网整体解决方案。 联系我们:400-070-8283 搜索微信公众号 ewormhole 了解更多。
始于5月3日的一条微博在持续发酵——世界顶尖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颜宁近日受聘美国普林斯这周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Shirley M. Tilghman)终身讲席教授。这两天,小编的微信圈也被颜宁教授的新闻刷屏了!而且最让小编惊奇的是,刷屏不是来自于科研界的人士,更多的传播者是普通的“吃瓜群众...显示全部
2016-12-13 09:47
求助高分子材料专业申德学校有哪些?
想明年申德国phD,现在在国内读研二,手里有篇二区3.7的一作文章,高分子化学材料专业,有没有人能够推荐一下开设相关专业的德国学校,如果有已经在德国留学的大神能够传授些经验方法更佳!此外,经过一段时间的泡贴吧,都在说德国博士的毕业难度大,时间比较久,关于材料专业的博士毕业大概多久呢(我知道这个跟导师、专业和自己的努力程度都有关系,只是想对时间做一个大概的了解)?
想明年申德国phD,现在在国内读研二,手里有篇二区3.7的一作文章,高分子化学材料专业,有没有人能够推荐一下开设相关专业的德国学校,如果有已经在德国留学的大神能够传授些经验方法更佳!此外,经过一段时间的泡贴吧,都在说德国博士的毕业难度大,时间比较久,关于材料专业的博士毕业大概多久呢(我知道这个跟导师、专业和自己的努力程...显示全部
0
0
2016-11-06 00:06
关于Ph.D的抉择?
硕士结束后有读博意向,但是就现在的形势看,出国读完回国发展好些呢还是留在国内读博?高分子材料专业。
硕士结束后有读博意向,但是就现在的形势看,出国读完回国发展好些呢还是留在国内读博?高分子材料专业。
1
0

匿名用户   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出国机会,自然首选,博士毕业回国还有海外经历,一举两得
有出国机会,自然首选,博士毕业回国还有海外经历,一举两得
2016-11-03 15:22
各位是如何度过研究学习中的情绪低潮期的呢?
鄙人有位出国留学的学生物的朋友,因对国外学习研究环境的不适应而患上了“双向抑郁症”。撇开原因不谈,各位有没有因为诸如“研究进展不顺利”、“所得结果不是预期”等原因而焦躁抑郁?又是如何排解的呢?另,各位觉得国内的科研环境是否比国外的轻松,不容易焦虑?
鄙人有位出国留学的学生物的朋友,因对国外学习研究环境的不适应而患上了“双向抑郁症”。撇开原因不谈,各位有没有因为诸如“研究进展不顺利”、“所得结果不是预期”等原因而焦躁抑郁?又是如何排解的呢?另,各位觉得国内的科研环境是否比国外的轻松,不容易焦虑?
6
1

匿名用户   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当初有几个事压得我心里难过。1.实验室关系复杂,做成功的被小导师抢走或者给硕士做课题了,我却被要求延期,心理很郁闷,但没法改变;2.父母身体非常不好,让我感觉这样延期下去怕是等不到毕业;3.经济压力和其他压力导致我经常发烧,每年都要去省医送钱,莫名的发高烧两周每年好几次……我曾经出去走走,蒙头睡大觉,找人聊天依然还是没改善。后来我的解决方式是:1.索性把父母‘骗’到身边来,他们怕影响我坚持不来,我说你们不来以后我工作不在这个城市,玩起来不方便,玩两个月吧;呵呵,他们就来了 ,实际上后来他们就基本没再离开过我了。我带着去医院治病,自己也网上学习艾灸,按摩,泡茶饮的方子,反正老师要延期,我就不管了,延吧,先治病要紧;2.我在闲暇的时候去玩游戏,论文搞定的时候玩得最疯狂了,和玩友通宵“打仗”,我真的很感谢这个游戏(虽然现在不玩了),让我真切的感受到欺诈和小人处处都有不用为实验室的那点破事难过,我的心变得豁然开朗;3.父母的到来其实我也受益匪浅,妈妈的低盐少油饮食让我也健康多了,发烧的事就少了。看着慢慢健康起来的父母我的内心好开心,虽然延期了,但是我一举两得。所以我觉得首先搞清楚折磨自己是什么,然后想办法去解决,不能等待,等待就是放弃自己,放弃家人!
我当初有几个事压得我心里难过。1.实验室关系复杂,做成功的被小导师抢走或者给硕士做课题了,我却被要求延期,心理很郁闷,但没法改变;2.父母身体非常不好,让我感觉这样延期下去怕是等不到毕业;3.经济压力和其他压力导致我经常发烧,每年都要去省医送钱,莫名的发高烧两周每年好几次……我曾经出去走走,蒙头睡大觉,找人聊天依然还是...显示全部
2016-08-16 20:00
即将踏上留学之路,该准备些什么?
对于即将出国留学的学生来讲,任何建议都不算多,欢迎大家分享。
对于即将出国留学的学生来讲,任何建议都不算多,欢迎大家分享。
2
0

X-MOL   回答了这个问题

(1)安全 时刻记住,安全第一!这方面有很多要注意的,我们先列举一二,希望大家一起补充: 首先,尽量不要晚上一人在外行走,无论男女。对于我们搞化学、材料或生物学的同学来讲,晚上做实验可能是无法避免的,那么一定要多个人结伴而行。另外,几乎所有的学校的警察或保安都会提供晚上送学生回家的服务,这方面不要客气,需要用就打电话要求,他们服务态度都挺好的。 其次,随身携带手电筒和哨子(声音一定要尖厉),遇到危险,使劲吹哨,对吓走坏人有一定的作用。遇到打劫的,尽量不要搏斗,给他们一点小钱(10元或20元),常常能打发他们;实在不行,把钱包往地上一扔,自己迅速往反方向逃跑。记住,证件什么的,都可以补办的。 还有,一般学校都有安全方面的培训,可以早点去学一学。 如果对自己的居住环境有安全顾虑,首先应该考虑尽快换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同时,门窗上安上警报器也有用,那种磁铁感应的警报器很便宜,国内国外都有卖的,安装也很方便,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打开。当然,偶尔这些东西也会出故障,可能还把自己吓一跳。 交通安全是另外一个重要方面。过马路注意看车,开车遵守交通规则,避免坐新手的车,避免疲劳驾驶等都需要时刻牢记。千万不能醉驾!很多地方这个有可能会坐牢,或者遣送回国。 实验安全对咱们化学、材料、生物专业的学生来讲也是要时刻注意的,这里内容太多,我们就不细讲了。大家每做一个实验之前,都先想想有哪些危险因素,多查多问,谨慎操作! (2)通讯 在国内购买的手机,只要不是合约机,在美国大多都能用。即使是合约机,只要是unlocked,在国外大多能用。要弄清楚你自己手机的频段。 你也可以在网上或实体店购买AT&T,Verizon,T-Mobile, Sprint 的计划,也可以去BestBuy这样的电器店中购买预付手机电话和SIM卡。另一个办法是在网上(比如亚马逊)购买类似H2O Wireless这类公司的SIM卡(非常便宜),再上网付款激活你的手机。 (3)租房 很多初到美国留学的学生都会选择住在学校提供的宿舍,学校宿舍一般环境比较好,而且相对更安全,另外可以省去不少通勤的时间和交通费用,但学校宿舍比外边租房要稍贵一点。最重要的,这有助于集中精力去适应全新的学习和生活环境,而且身边的小伙伴多。 如果没有申请到学校宿舍,或不想住在宿舍,则可到校外租屋。 可以从学校布告栏、社区报纸、学校相关服务网页上获得信息。其实,在网上比如Craigslist寻找房源信息已是主要选择。当然,最好的方法还是通过师兄师姐帮忙找,相对更放心可靠。 (4)社会安全号 在美国,社会安全号(SSN)是其它很多必需流程的关键前提,比如申请信用卡,申请工作,报税等,一般持F-1, J-1签证的学生如果可以在校内作教学助理(TA)或研究助理(RA),就会很容易申请到SSN,但一定要尽早申请,以便为其它流程做好准备。 (5)驾照 在美国大多数地方,开车会带来极大的生活便利,所以拥有驾照就非常有帮助。获得驾照可以通过驾校(但据我们所知,留学生很少去上驾校),也可以向热心的师兄师姐们拜师。买车无需驾照,但独立开车必须拥有驾照。 学车时,要先申请学车许可(Learner Permit),一般考过交规即可拿到,然后在有驾照者的陪同下可以练习开车。一开始练车,尽量选空旷平坦的地方,比如车很少的大型停车场,等有一些基础之后在找人少车少的道路联系,一定要循序渐进。 有关申请驾照的流程和交规在美国各州都不相同,需要到各州政府车辆管理部门网站上查询。 友情提示,尽量不要让你的配偶或恋人教你开车,你们可能会因此变成路人。 (6)小费 这个很多人可能早就知道,与中国不同,在美国很多服务场所,如饭店,出租车,理发店等,都有给小费的传统,一般比例为10-20%,越高档的地方,小费比例越高,晚餐小费比例高于午餐。不过,在学校餐厅,麦当劳快餐店这些地方一般不用给小费, 但要记住自己收拾餐盘。 (7)饮食 不过,各个城市基本也都有中餐馆,虽然味道一般,但也能解解馋。纽约、加州、芝加哥、华盛顿等大城市有挺正宗的中餐馆。大多数时候,你大概会自己动手做饭,美国很多地方都有亚洲食品的超市,在那里可以买到大米,油盐酱醋等原料和调料,还包括方便面、老干妈辣酱等。 (8)信用卡 现在,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地方可以使用银联卡。不过,申请一两张VISA或者MasterCard 会更加便利。不仅如此,使用信用卡的经历也是积累信用记录的经历,这在美国这个信用社会非常重要。你的信用分将直接影响未来你贷款、购房、甚至是求职的顺利与否。 (9)医疗保险 由于在美国,医疗费用非常高,购买医疗保险对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件必需的事情。留学生一般都可以通过学校购买团体医疗保险,保费通常比自己单独向保险公司购买便宜得多,有些学校好像是要求留学生必须购买医疗保险的。这样的保险一般要求每次就医时自己也需要支付少量费用(copay),或者承担当年医疗费用开始的几百至数千美元(deductible),但也不是都完全一样。 (10)接机 到美国之前,可以联系当地认识的熟人或所去学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请他们安排接机,这样也会方便不少。也有一些当地的教会组织也可能会热心地提供接机的服务。 (11)挑选导师 进入美国学校的研究生院不久,一般来说就需要挑选自己的导师了。除了专业兴趣,另一个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大老板”和“小老板”的差异。前者是功成名就的大牛,组里往往人员众多。其优点是导师的名望与人脉可能让自己的成绩更容易被学术界发现和认可,缺点是导师的时间和精力不大可能分配到自己的研究课题上,这就需要自己更加主动学习和思考,具有更强的独立性。而对于那些刚刚开始独立学术研究的年轻教授,他们虽然在名望和人脉方面不及大牛老板,但他们往往可以集中精力和你讨论自己的研究项目,有更多时间在实验室手把手教你,让你和他的实验室团队一起快速成长。当然,这样的过程往往压力很大,因为导师本人也承受着更大的取得成果的压力。 另外,也有不少学生觉得选一个“nice”的导师很重要。这个有一定道理,毕竟nice 的导师会让你未来几年的心情好很多,而tough的老板会让你苦不堪言。但往往在tough的老板手下会获得更多成绩和提高。是不是大牛就一定很tough,其实因人而异,很多青年教授因为自己的压力很大,所以对学生也很狠。这方面,一定要多跟师兄师姐请教,切记! (12)学术演讲 由于文化和受教育风格的不同,很多中国留学生初到美国的时候,都会对学术讨论和学术演讲感到手足无措。学校、院系和各实验室小组都常会要求学生讲解自己的研究内容和结果,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学术交流的机会,在准备过程中关键是要深入了解自己研究课题的意义和细节,并用生动活波的方式展现出来,要把这种活动看成是一次学习和交流的机会,而不仅仅是一次被迫完成的任务。 (13) 购物 常去的物美价廉的百货店: Costco(百货,包括食物、生鲜和饮料,批发价,但是有些物品量太大,有时需要朋友几个凑份子一起买),前台可以要到优惠券coupon,价格可以更加优惠;成为会员后会定期收到coupon;一个会员ID大约50美元,最多可以两个人拍照领取会员卡,这两个人不必是一家人。 WalMart(百货,低价,经常有清仓白菜价,店内体验跟中国的沃尔玛是完全不一样的),几乎所有日常百货在这里都能找到,质量过关,价格低廉。有的门店除了百货,还有groceries,蔬菜水果生鲜等等,真正的一站式购物。 Target (百货,较低价)这个店所售商品品种类似于WalMart,有些商品价格略高一些。但是体验起来感觉比较高大上,很受年轻人欢迎。 TJMaxx,Marshalls(百货,中高端品牌东西的降价店)这两家店是同一个上市公司所属,东西也基本雷同。后者鞋子会比较全一些。商品是明码实价,所有东西基本都是正价的1/5~1/2. 看上就一定要拿下,不然第二天去就有可能已经卖掉了! (14)当地家庭 有很多学校的International Office会帮忙安排留学生和一些热心的本地人家庭认识,这些本地人家庭会给留学生提供不同程度的帮助,小到了解当地文化习俗,大到帮着找房或买二手车。建议大家尽可能申请这种机会。当然,近几年也偶尔发生过一些留学生和这类当地家庭之间的不愉快事件,所以大家也应该小心。不过,学校International Office给介绍的,一般还是都挺好的。 (15)其它 大家有什么问题,欢迎到X-MOL平台的问答版块提问(m.x-mol.com/ask)。我们的十数万用户里面,至少三成有留学经验,或者现在就在海外留学,相信能给大家提供一定的信息帮助。 注:以上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代替任何学校或政府的官方规定或指南,请以官方规定或指南为准。
(1)安全时刻记住,安全第一!这方面有很多要注意的,我们先列举一二,希望大家一起补充:首先,尽量不要晚上一人在外行走,无论男女。对于我们搞化学、材料或生物学的同学来讲,晚上做实验可能是无法避免的,那么一定要多个人结伴而行。另外,几乎所有的学校的警察或保安都会提供晚上送学生回家的服务,这方面不要客气,需要用就打电话要求,...显示全部
2016-08-03 14:28
如何拿到一封很棒的推荐信?
推荐信对于要申请出国的同学来说并不陌生,国内也开始有一些科研机构及公司开始要求申请者提供推荐信。《Science》职业专栏最近刚推出一篇文章,教本科生如何在暑期实习之后从导师那里拿到一封很棒的推荐信。虽然每个人需要推荐信的情况可能不同,X-MOL觉得道理是相通的,于是将该文编译与此,希望能给有需要的读者提供些帮助。
推荐信对于要申请出国的同学来说并不陌生,国内也开始有一些科研机构及公司开始要求申请者提供推荐信。《Science》职业专栏最近刚推出一篇文章,教本科生如何在暑期实习之后从导师那里拿到一封很棒的推荐信。虽然每个人需要推荐信的情况可能不同,X-MOL觉得道理是相通的,于是将该文编译与此,希望能给有需要的读者提供些帮助。
1
0

X-MOL   回答了这个问题

对于有志于搞科研的人而言,参与大学生暑期研究非常关键:除了能学到新技能、新知识,将来申请研究生院或奖学金,也可趁此良机弄上几封推荐信。 不过,如果你迈进大学校门还没多久,那么可能暂时还用不上推荐信,等到后面你实际参与了暑期研究,就有可能派上用场了。有人说可以等到暑期研究结束后再向导师讨要推荐信,但这样做并非好选择。尤其是你离开实验室的时间越长,导师对你的印象就越模糊,就越难想起你身上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即便给你写了推荐信,质量如何也不难想象。实际上,若导师对你印象非常深刻,能记起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就有可能催生出一份高质量的推荐信。 记得我(编者注:本文原作者是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生物系副教授)刚开始为学生写推荐信时,我总是会问自己,“该如何评价他的表现呢?是表现得很自信、很独立,还是显示出了很强的创造力?他解决了实验中出现的问题了吗?在他人遇到困难时,他有没有尽自己所能提供帮助?”在我写推荐信时,这些细节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对于负责遴选优秀生的评审委员会而言,也非常有参考价值。毋庸讳言,若时间拖得太长,再想发掘出这些信息可就困难了,毕竟不断有新生加入实验室,研究项目也在不断更新。 因此,对于参与暑期研究的大学生而言,得把握好邀请导师撰写推荐信的时机,趁着导师对你还有比较深刻的印象时,赶紧让他写吧! 对于想拿推荐信申请奖学金的大学生,我要提出一个忠告:先确定好自己已具备了申请资格,不要做无用功。记得有一回一名女大学生请我写一封推荐信,以便申请某项奖学金,但实际上该奖学金是为二年级研究生设置的,她连最基本的要求都没达到!结果可想而知,我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她。 对于大学生而言,如果发现自己可以申请某项奖学金,请导师为自己写一封推荐信就很有必要。而且,只要导师愿意为你写下第一封推荐信,以后再写就不难了,这样你在申请时就会抢占先机。 要推荐信 当我坐下来开始写推荐信时,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要求学生写的研究报告。这些报告会让我回忆起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并对其在研究中所起的作用有一个比较恰当的评估,这对打造出一封精彩的推荐信非常有帮助。 对于渴望拿到推荐信的大学生而言,最好在暑期研究结束前一两周写一份自己的报告。当然,写这个东西不是用来自我吹捧的,而是让导师注意到你在研究中所起的作用。不管这个报告是以什么形式写就,它的重要性绝不容小觑。完成这项“任务”,会让你的导师对你刮目相看。 千万要注意,你的这份报告不能仅仅罗列所习得的技能或取得的成绩,实际上,这段研究经历给你带来的职业/个人成长,更能引发评审者的关注,当然,若你取得了非同小可的成果,别忘了放上去。从实际效果而言,诸如“自己学习到了很多技巧”这样的话,远不如说“我学会了分离和纯化两种蛋白质,并且检测了两者的相互作用”给人来得印象深刻。如果你想弄得煽情一点,比如描述一下参与此次暑期研究是如何让自己有了一个大提升,你可以花点笔墨描述一下你由刚开始时的充满憧憬却屡遭挫折,到后来绝不放弃并最终取得成功。不掩饰挑战及困难的存在,强调自己锲而不舍并攻克难关,这样的处理手法会让你更好地展示自己,给写推荐信的导师以及评审者都留下好印象。 完成了报告后,你可以找机会和导师碰碰头,聊一下关于奖学金和推荐信的事情。既然手头有了报告,后面的事就好办了。“我想申请秋季奖学金,您能否为我写一封推荐信?我这里有一些在实验室工作的心得体会。”不出意料的话,导师会很乐意做这件事。 当然,万一导师不愿意写推荐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是不是因为自己在实验室的表现令他不太满意。若这的确是事实,且认真听听导师是怎么说的,即便对你而言会很难受。俗话说“忠言逆耳利于行”,如果你能听得进导师的客观评价(虽然有时你会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必定会为你未来的成功打下扎实的基础。 让事情简单一点 记得很早以前,有一个学生想申请医学院,希望我能为他写一封推荐信,我答应了,但没想到他居然拿出了一份自己已经写好的推荐信草稿,把我吓一跳。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学生以为准备好一份推荐信草稿是标准流程,而且还真有一位教授让他这么干! 想要避免这种尴尬情形的出现?其实很简单,你可以问导师:“除了个人简历以及奖学金等信息,您还希望我提供哪些材料?”这样,无论导师需不需要你先弄上一份草稿,都留下了一定余地。当然,是否要求学生把推荐信草稿写好,不同的导师会有不同的做法;作为学生,你最好不要急吼吼地掏出自己写好的推荐信,但要做好导师要求这么做的心理准备。 别忘了,在请导师写推荐信的时候,让导师注意一下时间节点。例如,你可以语气委婉一点地说,“我可以提前两周提醒一下您吗?”大部分导师都不会对此表示异议。这时,你就要记住说好的时间,在约定的日子提醒一下导师。不要害怕导师会对此表示不悦,事实上,要想及时拿到推荐信,这样做有时很有必要。 保持联系 从导师那儿拿到了第一封推荐信,并不意味着你们俩从此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在导师给你写了推荐信之后,你应该向导师表示感谢,即便导师刚开始答应写时你就感谢过他了。无论是写推荐信之前还是之后,致以谢意都很重要。如果你成功拿到了奖学金,别忘了向导师报喜,导师也会为你的成功而高兴,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在你继续求学时,不要同暑期研究导师断了联系,你可以时不时地发封电邮给他(每年1—3封即可,当然,若邮件不幸被放进垃圾箱里,那就多发几封吧)。如果你正在做某项研究,你可以在邮件里报告一下自己的研究内容,还可以说一下自己取得的成绩得归功于当初导师的言传身教;即便你眼下在干别的事,只要能与当初的实验室经历扯上点关系,也请告诉你的导师。 再说一遍,与暑期研究导师保持联系非常重要,其中一大好处就是:这种联系或为你带来新的机会,同时拓展你的人脉。导师了解你的能力,你又同导师保持着联系,这样一来,一旦出现新机会(如奖学金、暑期研究等),那么在导师的帮助下,你就有可能抓住这些机会。就拿我本人来讲,有的学生毕业好些年了,我还在为他们写推荐信,或为他们提供职业发展建议。要知道,你的导师可是过来人,从他那儿你定会获益匪浅。 说得直接一点,在你的一生中,能够真正关心你的成长、分享你的成功的人少之又少,所以,你还是好好珍惜吧! http://www.sciencemag.org/careers/2016/06/getting-great-recommendation-letter
对于有志于搞科研的人而言,参与大学生暑期研究非常关键:除了能学到新技能、新知识,将来申请研究生院或奖学金,也可趁此良机弄上几封推荐信。不过,如果你迈进大学校门还没多久,那么可能暂时还用不上推荐信,等到后面你实际参与了暑期研究,就有可能派上用场了。有人说可以等到暑期研究结束后再向导师讨要推荐信,但这样做并非好选择。尤其是...显示全部
2016-05-30 10:29
博士的就业危机到底存不存在?
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上个月的报道,2014年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数达到54070人,创历史之最,其中有75%属于科学或者工程相关领域。 如此多的博士就业前景如何?媒体们纷纷给出了类似“博士就业最困难的一年”这样的标题,他们引用的数据来源称只有61%的博士拿到了“确定的录用通知”。 就业形势真的如此严峻吗?
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上个月的报道,2014年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数达到54070人,创历史之最,其中有75%属于科学或者工程相关领域。 如此多的博士就业前景如何?媒体们纷纷给出了类似“博士就业最困难的一年”这样的标题,他们引用的数据来源称只有61%的博士拿到了“确定的录用通知”。 就业形势真的如此严峻吗?
1
0

X-MOL   回答了这个问题

《Science》杂志社有三十年经验的政府科学政策资深专家Jeffrey Mervis在《Science》刊文,以“'Employment crisis' for new Ph.D.s is an illusion”为题抨击媒体误读数据,夸大博士就业形势的严峻程度(《Science》:博士就业危机?纯属瞎扯!)。此文一出,在Science网站上就招来了众多吐槽,其中不少评论相当有内容,应读者要求,X-MOL将其整理编译于此,希望能为这一沉重话题带来更多解读的视角。 图片来源:f11photo/iStockphoto 有多条评论直指这篇文章会误导读者,粉饰太平。一些人认为博士就业面临两个问题,找不找得到工作?找不找得到合适的工作?而后者可能更严重。这些评论批评的正是Mervis在文中所说的“大部分的博士生都找到了心仪的工作”(原文:“……almost all of those new Ph.D.s are gainfully employed……”)。 RMurthy的吐槽言辞犀利,直指“博后”这一博士“就业途径”,他认为博后不能算是一种正式工作,只能算是一种培训,甚至是一种“廉价劳动力”。当他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之后,科研单位会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扫地出门”,就像是“一次性用品”那样。他开玩笑地说,博士们很快就会变成流浪汉中的精英了。他感叹道,“现实很骨感,快醒醒吧。别再抱着虚无缥缈的希望,别再误导年轻的一代,别让他们也掉进沟里。” David Perry也赞同RMurthy的观点。他说,博士“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教授、博后、生物技术/制药公司的高级科学家、专利律师?还是服务员、图书馆管理员、杂工、瑜伽教练、酒馆老板?如果是后者,他们也算是找到工作了,但问题依然存在:博士们找到的工作是否与他们研究生所受到的学术/科研训练有关?如果没有,那么就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Quentin Jallerat也说,“博士是有超强耐力和意志力的一群人,他们可以日复一日的忍受实验失败,直到最终成功,也可以数年坚持周末也工作,只为一个复杂的课题。这样的人找到工作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们找到的工作是否适合他们自己?是否适合整个社会?不合适的工作是对一代人才能的浪费。” JonP、Julie Hoy和Michelle Serapiglia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证明博士找工作有多么不容易。JonP以他的同事为例,有好几篇paper,在耶鲁大学和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完成了博后训练,现在在一个临床兽医实验室,挣得还不如他在公立学校做老师的老婆……他同样也吐槽了“博后”,认为博后不能算作正式工作,有“一万种理由将其排除在外”。Julie Hoy说她身边有人从顶级高校毕业,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找到工作,还与科学研究没什么关系。Michelle Serapiglia说的是自己的经历,她拿到博士学位已经过去六年了,现在还在做博后,她的丈夫拥有化学硕士学位,现在在一家五金店工作。 Mervis在他的文中提到过“千万别相信!再仔细研究一下现有的数据……”(原文:“Don’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read. Dig deeper into the available data……”),对这一点,Alex Washburne和cactusren等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从数据入手进行“科学地”吐槽。 Alex Washburne引用了Mervis原文中的数据:(1)2014年SED调查结果中就业率为61%,相对2009年的69%有所下降。他认为就业率的下降比例很显著,达到了11.5%;(2)NORC提供的另一项调查数据表明博士毕业后两年内的失业率在1999年和2010年都是1.3%,在2012年才达到3.4%的峰值。他认为失业率上升趋势非常明显,达到了184%。Washburne说Mervis文中对这么重要的两个数据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这本身就不科学。 Cactusren做的更加深入,他调查了Mervis引用的SDR数据,发现Mervis完全忽略了“兼职工作”,把这个数据也考虑在了就业人数之中。兼职比例已经从1993年的5.6%上升到2001年的7.1%,在最近的2010年和2013年更高达10%左右。他觉得“作者在文中建议读者‘再仔细研究一下现有的数据’,或许作者自己应该先仔细研究一下。” Jenny Li的评论更激进,她认为这篇文章背后有阴谋,是一个“向下一代推销博士陷阱的庞氏骗局”。她还用近期美国劳工部提出的新“加班费”法案为例证,雇主需要为年薪低于47,476美元(或者周薪低于913美元)且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0个小时的员工支付1.5倍的加班工资,而大部分博后会因为这项法案获得实际利好:要么涨工资,要么拿加班费(美博后工资或因新“加班费”法案而上涨)。她说,“博后的悲惨境地连劳工部都看不下去了,这才有这么一部加班费法案。” (注:庞氏骗局一种金融领域投资诈骗方式,简言之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 JonP在Jenny Li关于“加班费”法案的评论后继续补刀,他说他在学术机构随后对此法案的反应中看到了各种“黑色幽默”,PI们已经在哀叹这一法案将是“科研的终结”。 有少部分读者还是提出了积极的建议。Joanne Kamens说,“我看到许多新博士都得到了很好的工作,前提是不再只把‘终身教授’定义为‘很好的工作’。博士可以做、能做好、喜欢做的工作有很多很多。”她认为,真正的问题在于“博士们通常花费很少的时间在研究生阶段考虑他们的职业生涯”,而这必须要改变。 Reid Putney回复Kamens的评论,他认为尽管博士们可以做很多工作,但他们在研究生院的五年经历完全是以学术研究为培养方向,如果最终还是要做非学术的工作,读博还有必要吗?对这一担忧,Kamens也认为,读博需谨慎。 lia Zambetti也建议还在研究生院的博士生们能更多的接触学术研究之外的就业途径,提早做好准备。她举了个例子,她很少看到博士生们使用LinkedIn和相关的资源,他们经常会说,“我又不做商业,不需要这些”。 看着上述评论,X-MOL团队里的博士们也心有戚戚,“读博需谨慎”。而X-MOL不久之前进行的一项调查——“今年化学专业的毕业生有多少已经找到工作了?”,其结果或能从某个方面说明就业之难。 我们于3月27日上午在X-MOL的订阅号里发布了这个问题,截止3月30日中午13点45分,一共有1,087位同学进行了回答,其中包括本科生222人、硕士生515人、博士生350人。 在222名本科毕业生中,已经拿到满意offer的有57名(占25.7%),有offer但是都不太满意的64名(占28.8%),还没有offer的101位(占45.5%)。 在515名硕士毕业生中,已经拿到满意offer的有107名(占20.8%),有offer但是都不太满意的192名(占37.3%),还没有offer的216位(占41.9%)。 在350名博士毕业生中,已经拿到满意offer的有72名(占20.6%),有offer但是都不太满意的120名(占34.3%),还没有offer的158位(占45.1%)。 6月初的X-MOL另一项调查中,觉得博士找工作容易的读者只有10%,而觉得不容易的有70%。
《Science》杂志社有三十年经验的政府科学政策资深专家Jeffrey Mervis在《Science》刊文,以“'Employment crisis' for new Ph.D.s is an illusion”为题抨击媒体误读数据,夸大博士就业形势的严峻程度(《Science》:博士就业危机?纯属瞎扯!)。此文一...显示全部
2016-05-07 20:31
不能融入主流社会,怎么破?
无论是出国发展,还是到大城市打拼,很多背井离乡的人都会经历一段紧张、失落的感觉。担心别人嘲笑自己的口音或者自己故乡文化中“土”的东西,无法和当地人天南海北侃侃而谈,在社交场合表现的过分小心谨慎,不敢展现自己或随意发表自己的观点,甚至对自己的天性进行抑制。 “边缘人”就这样形成了,而“不能融入主流社会”也成了一个让当事者无奈、让观望者徘徊、让无知者嘲笑的话题。 怎么破?
无论是出国发展,还是到大城市打拼,很多背井离乡的人都会经历一段紧张、失落的感觉。担心别人嘲笑自己的口音或者自己故乡文化中“土”的东西,无法和当地人天南海北侃侃而谈,在社交场合表现的过分小心谨慎,不敢展现自己或随意发表自己的观点,甚至对自己的天性进行抑制。 “边缘人”就这样形成了,而“不能融入主流社会”也成了一个让...显示全部
1
0

X-MOL   回答了这个问题

其实,在“边缘人”眼中貌似铁板一块的当地人群,也都是貌合神离,他们中间有不少人甚至也觉得自己是“边缘人”。不信,我们就看看在《Science》杂志网站职业专栏Science Careers上给Dr. Alice Huang写信求助的一位美国的年轻教授,他可是个白人!是位男士! 尊敬的Alice: 我刚刚在一个很好的大学开始工作,这是我在这里的第一年,我有些紧张不安。这里其他的人似乎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我却像感觉像到了外国。这有可能和我的背景有关,我来自美国南部,是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更别说成为一名大学教授了。我对自己的南方口音很敏感,也很不适应鸡尾酒会、教师会议、走廊谈话等场合,但我的同事们却似乎乐此不疲。我在自身工作中能做到很自信,但在社交场合却常常结结巴巴、畏畏缩缩。 我常常会去猜想,我的同事们对电锯或者炖松鼠是个什么看法,他们又会怎样看待我那些挎着枪、嚼着烟草、高中没毕业的家人。(注:这都是美国东北部精英人群对南部乡村人群的一些印象) 图片来源:电影《Django Unchained》 我甚至对自己是否适合在这里生活产生了疑问,在考虑是否离开这里去找一个更适合自己的地方。但我也很清楚,回老家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恳请您指点! Hank 下面是Dr. Alice Huang给这名求助者的回信。Dr. Alice Huang是美国著名病毒学家和教育家,曾经在哈佛医学院和加州理工任教。她和她的朋友在Science Careers上为科研工作者提供职业建议。 亲爱的Hank: 首先,欢迎你加入“边缘人俱乐部”。其实,有你这样感受的人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所谓“边缘人”,就是一些离开了一个社会群体并加入到另一个社会群体的人。这些社会群体可以是按照地域、文化、种族等划分。我们“边缘人”既不是新群体的一分子,但又不再属于我们以前的群体,我们游离于两者之间。重返以前的群体也不太现实,因为我们已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你以前的老朋友都已经把你当作了外人。 解决办法是什么?就是自信,做你自己!其次,也要学会自嘲,没有人是完美的。还有很多和你有类似困惑的人,所以你并不孤单。而且,很快你就会发现,你和其他人之间的共同点,远比你想象的多。就像我,碰巧就喜欢松鼠肉汁,我还很乐意和你交换食谱。 当我第一次遇见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个法国人)的时侯,他告诉我,就在他得到诺贝尔奖的那天早上,他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巴黎,因为他确信即使他的合作者能获奖,他自己也不会获奖。他缺乏自信,而且一辈子都是这样。一些女性科学家也有类似感觉,尽管她们科研做得很好,但内心总觉得不被科学界接纳。 其实你很优秀。首先,如果你们学校的那些重量级教授如果认为你不适合在那,你一开始就不会被录用。另外,有相当多的著名的科学家都在美国南部长大。而且,其实很多人都喜欢带一点点南方口音的英语! 下面这些建议,或许能让你在社交场合更加放松,并帮助人们了解你: 在社交活动中,找到和你有相同学术兴趣的人,向他们询问他们的工作,或者告诉他们你的工作。向他们求教技术上的问题,或请他们谈谈对一些业内新发的文章的看法。这样,你不仅可以学到新知识,而且还可能了解到你的竞争对手的业内口碑。 多让对方谈论他们自己,或者找出一些对方可能感兴趣的话题。可以订阅一个非科学的出版物,尤其是身边的人都会读的杂志,比如文学杂志,或关于你所居住的城市的杂志或报纸,或共同的爱好或运动。这些都会提供除了科学之外更多的谈资。 另外,你有没有想到,你身边的人对你不够热情,或者不自然,是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来和你搭话,或者说不知道你对什么话题感兴趣。这个,往往是真的。所以,只有你真正的放松了,你身边的人才会放松。 图片来源:www.taopic.com 最后,我们必须说,科学还是公平的,它只会通过你的研究成果来判断你的能力,而不是你的口音或者你的出身。 Alice 就像小河流融入大江的时候有撞击、回流、甚至留下原来携带的泥沙一样,融入一个新的环境必然要带来以些不适和改变,但大江大河不都接纳了来投奔的小河流吗? 同时,那些大江大河又哪个不是暗流汹涌?其自己内部的各种力量不也是在互相排挤、互相倾轧吗? 事实上,很多时候,别人对我们没那么关注,也没那么挑剔,是我们自己不合实际地放大了别人对我们的关注。更重要的是,别人对我们的看法,往往是受我们自己对自己的态度影响的。 无论是美日欧,还是北上广,人们都是崇拜强者的。只要你敢于表现自己,就有人会为你鼓掌。你周围的人要么会被你的实力折服,或者被你的热情感染,他们可能还争相想拉你“入伙”。 不要担心你的口音,就像不少美国人觉得有一点“外国口音”的英语很“sexy”一样,我们在国内听腻了标准普通话,也会觉得有一点点外地口音似乎更悦耳。但前提是,说话的人要自信和优雅! (下图纯为大家娱乐,如何阐释请随意) 图片来源:news.sinmeng.com 看到这里,亲们,让那些“不能融入主流社会”之类的话见鬼去吧!无论你是在异国,还是在他乡,我们X-MOL团队衷心希望你尽情挥洒自己,让当地人成为你的“粉丝”! http://sciencecareers.sciencemag.org/career_magazine/previous_issues/articles/2015_04_13/caredit.a1500089
其实,在“边缘人”眼中貌似铁板一块的当地人群,也都是貌合神离,他们中间有不少人甚至也觉得自己是“边缘人”。不信,我们就看看在《Science》杂志网站职业专栏Science Careers上给Dr. Alice Huang写信求助的一位美国的年轻教授,他可是个白人!是位男士! 尊敬的Alice: ...显示全部
2016-03-28 17:03
申请出国如何“套磁”?
"套磁“也是很有学问的,连《Science》网站都请专家在这方面给大家传授经验。X-MOL去年编译了这篇文章,现在我们把它以问答的形式展现出来,欢迎大家跟帖讨论,分享经验。 图片来源:page.renren.com
"套磁“也是很有学问的,连《Science》网站都请专家在这方面给大家传授经验。X-MOL去年编译了这篇文章,现在我们把它以问答的形式展现出来,欢迎大家跟帖讨论,分享经验。 图片来源:page.renren.com
1
0

X-MOL   回答了这个问题

(原作者:Dr. Josh Neufeld) 不少读者朋友都有计划申请欧美的研究生院或者博后,以进一步发展学业。《Science》网站的职业专栏Science Careers在去年发表了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生物系Josh Neufeld教授的文章,提供了很多如何与心仪实验室的教授“套磁”的建议,非常实用。X-MOL团队在此整理给大家,希望对读者朋友们的求学之路有所助益。 如果你有兴趣去国外读研究生,那么你应该寻找的不只是特定的学校或院系,还应该关注特定的实验室。一旦你有了心仪导师的名单,下一步就是与这些教授直接联系,通常是通过电子邮件。 教授们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寻求研究生机会的电子邮件。这些信件大多数都写得很差,也有许多人写得超级差。遗憾的是,这些写得不好的邮件可能会让本来合格的学生失去被这些教授认真考虑的机会。 经过多年无数次收到写得“很烂”的电子邮件,Neufeld决定做一些事情:他写了一封很好的“套磁”信。然后详细解释其中每一个细节背后的用意。他希望这个模板能帮助学生更好地了解如何联系教授,留下更好的第一印象,从而顺利跨过第一关,得到下一步的面试机会。 在分开讲解细节之前,先把全文列出如下: Dear Dr. Neufeld, My name is Jennifer Chuhan and I am an undergraduate stud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Nanaimo. I am nearing the end of my honors biology degree in the Department of Biology, and I have begun to consider possible research labs for continuing my studies as a graduate student. The attached CV shows how my co-op program has provided me with hands-on microbiology work experience in government and academic research groups. Coupled with these work placements, several lab courses have equipped me with expertise in cultivation-based and molecular techniques. I have developed an interest in microbial ecology through these experiences and my Biol 426 professor, Dr. Barbara Bassler, suggested that I approach you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a graduate position in your group. Please let me know if there is a possible opening for a graduate student in the upcoming fall or winter terms. As shown in the attached transcript, my grades are strong, especially in the last 2 years. I will be looking into the possibility of applying for external scholarship support from one of the major funding agencies. You are welcome to contact my undergraduate research adviser and my work placement references, listed in the attached CV; they are aware that I am applying for graduate positions as a step toward a career in microbiology. I am available to discuss this possibility further, and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Sincerely, Jennifer 下面且听他慢慢道来每一句话的道理: Dear Dr. Neufeld, 这个称呼比大多数学生理解的意义更为重要,因为这是你留下一个好印象的第一个机会。虽然对一个收信的教授有无数的称呼,但是真的只有一个值得推荐:“Dear Dr. Neufeld,”用逗号。“Dear”并不是像有些人可能认为的那样过于亲热,相反,它是专业和正规的用语。另一种可能是“Hello Dr. Neufeld,”但这种似乎有太不正式的风险。“Dr. Neufeld”太突然。“Hi”、“Hello”、“Greetings”或“Dear Sir”对于第一次电子邮件的接触都不算妥当。而使用对方名字而不是姓,就更是不可接受的。 很多情况下,这些电子邮件中教授的名字显然是从大学网站上复制并粘贴而来,这从不同的字体上就可轻而易举地看出来,所以一定要确保这个名字的字体和邮件的其余部分相匹配。 My name is Jennifer Chuhan and I am an undergraduate stud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Nanaimo. I am nearing the end of my honors biology degree in the Department of Biology,… 这里提供了关于首次电子邮件联系人的关键背景资料,这往往也是是很多申请者所忽视的地方:你是谁,大概受到过什么大学教育?有没有特定的专业与第二专业?这个例子指出了申请者广阔的学科基础。 …and I have begun to consider possible research labs … 提到申请研究实验室时用复数是一个很好的策略。这会使教授意识到,优秀的学生将很快找到位置。表明你联系几个实验室(假设这是真的),将促使该教授迅速回应以避免错过一个真正优秀的潜在学生。 …for continuing my studies as a graduate student. 读研是你的教育发展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一份工作。 The attached CV… 许多电子邮件没有附上支持的文件。那么教授就需要决定是否值得努力去索要这些文件。在第一封电子邮件附上简历和成绩单会节省教授的时间和精力。请注意,成绩单最好放在电子邮件的后面提到,作为临近结尾的一个“惊喜”。如果你太早提简历和成绩单,教授可能会停止看邮件,而直接去看附件,从而扰乱了其注意力,而错过了电子邮件的其余部分。需要注意的是CV,而不是Resume,才是最适合用于申请学术和研究职位的格式。 …shows how my co-op program has provided me… 请注意,在这里是用“my co-op program has provided me”,而不是用“I gained X through my co-op program。要避免开头句子里有太多的“我”,因为这可能会你看上去有些自恋。尝试把重点从强调“我”转移到强调别的事情如何影响了你和你的职业发展。 …with hands-on microbiology work experience in government and academic research groups. 以往的研究经验是研究生工作极为重要的准备,应在电子邮件中突出显示。(同样重要的是,这些经验也将有希望转化为以前的上司的推荐信。)不要忘了志愿者工作,因为它也可以证明你的经验、技能和责任心。未来成功的最好证据是过去的表现。 你有本科研究论文或与研究经验有关的任何奖项或荣誉吗?如果有,在这里提到它们。 Coupled with these work placements, several lab courses… 实验室课程对申请研究生院和申请工作真的很重要。如果你还有时间,你可以尽可能多地修一些相关的实验课程。 …have equipped me with expertise in cultivation-based and molecular techniques. 不要列出所有你知道的技术。你可以在简历里这样做,但不是在电子邮件中。 I have… 避免在与教授第一次接触的时候用缩写(例如,I've)。因为缩写不用于科学写作,并且显得过于随便。 …developed an interest in microbial ecology through these experiences… 指出“microbial ecology”(微生物生态学)很重要,因为它很好地概括了你在专业兴趣上的大致重点。你的研究兴趣(例如,罕见生物圈分析)如果太具体会有风险,它看起来好像你太专注于一个特定的方向,而该实验室可能对这个方向并不能提供资金。所以,在这个阶段不要太具体。 …and my Biol 426 professor, Dr. Barbara Bassler, suggested that I approach you… 你为什么要联系这个特殊的教授?这里给出了合理的解释。最糟糕的理由是——你在搜索互联网时发现该教授的网站(实际上很多人这么写)。这可能是真的,但事实上,这个理由糟透了! 学生在考虑更高的学位时应该与现在的老师讨论这个可能性,并寻求建议推荐有关的实验室。老师可以帮助你避免因为错误的原因选择研究生课程,从而导致和未来导师的不愉快经历。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a graduate position in your group. 谋求“研究生”的位置,而不是提一个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这表明你的选择是开放的。由于一些国家和学科侧重于博士学位,而另一些偏重于硕士学位,再加上关于财政资助的复杂性,最好的办法是在面试阶段之前避免限定对特定学位的倾向性。 Please let me know if there is a possible opening… 教 授很少为正式的职位发广告。归根结底,资金的限制可能意味着答案仅仅是“没有”。尽管如此,如果教授认为这个申请的学生可能对其研究项目有强烈的正面推 进,那他也可能有一些财务回旋余地来接受该学生。有时候得到优秀的学生虽然在财务上可能会带来意外的风险,但其带来的显著研究进展可能会在未来实验室重新 申请资金时得到回报。这个学生会成为明星吗?这个学生有资格获得奖学金的支持吗?这些都是教授阅读你的电子邮件时会想到的问题。 …for a graduate student in the upcoming fall or winter terms. 虽然提前一个月的时间申请有时可以安排,但最好不要让时间如此紧迫。要提前很早,甚至一年以上就要联系教授。提早的接触表明该学生精心的规划,表明这不是最后一分钟的决定或是备胎计划。灵活的开始日期也是一个不错的策略。 As shown in the attached transcript,… 第二个附件也很重要。 这个学生有资格获得奖学金吗?他(她)是否学过与该研究生位置相关的重要课程?该学生在大学第三和第四年是否看起来随意选择第一和第二年的入门选修课程, 以试图提高他们的平均GPA?相反,该学生是否选择具有挑战性的高年级课程,包括高阶的实验室课程,从而显示出其着眼于长远的研究生涯? 如果你的成绩单不是很强,我不建议在你的电子邮件讨论这个。在这个阶段解释你的差成绩是没用的。如果你的总体成绩非常弱,建议与你的指导老师谈谈这一点,有可能需要重新考虑你去读研的计划。 …my grades are strong, especially in the last 2 years. 虽然一个优秀的成绩单是申请人的一笔宝贵的财富,潜在的导师会更喜欢那些在第一年甚至第二年成绩较差,但随后几年具有较强的上升轨迹。有这样经历的学生经常成为最优秀的研究生。 I will be looking into the possibility of applying for external scholarship support from one of the major funding agencies. 这个实在太悦耳了。学生是教授的微薄研究预算中一项庞大的财政投资。获得奖学金的潜力是巨大的利好。但是,如果你的成绩不是非常好,就不要说这个,否则可能被看作是一个判断力差的标志。 You are welcome to contact my undergraduate research adviser and my work placement references, listed in the attached CV. 如果你正在申请研究生院,你可能之前已经修过实验室课程或与研究导师有过密切接触,有过一些研究经验。如果你没有工作实习或相关研究经验,你会处于劣势。在这种情况下,您可以找其他老师写推荐信。但你联系的教授会想知道为什么你没有研究经验。 我 更喜欢在回复申请学生之前先非正式地与其推荐人联系。因为有资格被认真考虑接纳为研究生的学生很少,我想在花费大量时间安排直接会面之前做一下背景评估。 它还提供了第一次面试的内容。这可能听起来很刻薄,但请记住,教授每一天都会收到申请研究生院的电子邮件。我们不能回复大多数写信的学生。相反,如果我们 有兴趣,我们很可能会联系你的推荐人,所以重要的是要有很强的专业推荐人。 ...; ... 是的,我要评论一下分号。适当地使用分号的能力在学生中是少见的。在你的电子邮件正确地使用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有益无害,甚至可能被对语法敏感的教授注意到。请记住:潜在的导师知道,他或她将有可能有一天修改你的论文。在这封电子邮件中展现你最好的写作水品将创造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因此请确保你的电子邮件是完美的,没有拼写或语法错误! …they are aware that I am applying for graduate positions … 这是一个善意提醒,你是一个很好的候选人,教授及时的反应将是明智的。 …as a step toward a career in microbiology. 首先,教授希望学生进入研究生院是因为对科学的热爱。然而,教授知道,职业发展是非常重要的。那么问题来了:研究生阶段的研究怎样有利于学生的职业兴趣?电子邮件提到“事业”表明你有一个战略规划,也提供了在面试时讨论的话题,并可能自然过渡到博士研究方向的问题,但它又不会让你显得太专注于一个特定发展方向。 I am available to discuss this possibility further … 许多电子邮件也要求会面(例如,“我们能在本周见面吗?”或“我今天可以到访”)。这可能会让教授感到不悦。表明你有时间是一种可能带来见面的低压方式。 …and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这是希望对方回信的一个很好的表达方式。 Sincerely, Jennifer 如果你在最后使用你的全名(比如Jennifer Chuhan),那么教授必须决定是否使用“Ms. Chuhan”来回应,它会显得有点别扭。只以名字结尾会鼓励对方用名字回应。 最 后,在你的电子邮件中一定要使用相同的字体。不同字体的组合意味着你发送了很多这样的消息,换句话说,垃圾邮件。虽然你可能确实会对几个教授发出类似的电 子邮件,这没问题,但要确保精心准备每一个电子邮件。在这种情况下,提“微生物学”和“微生物生态学”有助于将该电邮与我的实验室的整体侧重方向联系起 来。提到某某医生的建议也会提供另一个量身打造的重要因素。 现在你已经阅读这封电子邮件并了解其成分,下一步就是用你在这里学到的知识来撰写一个独特的电子邮件,供自己使用。采用其整体结构和一些通用的短语(如“我期待着您的来信”)没问题,但不要逐字照抄这封电子邮件。写你自己的!另外大学通常会有职业发展办公室和写作中心,这也可以帮到你。 祝大家申请顺利! 原文链接:http://sciencecareers.sciencemag.org/career_magazine/previous_issues/articles/2015_05_06/caredit.a1500118
(原作者:Dr. Josh Neufeld) 不少读者朋友都有计划申请欧美的研究生院或者博后,以进一步发展学业。《Science》网站的职业专栏Science Careers在去年发表了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生物系Josh Neufeld教授的文章,提供了很多如何与心仪实验室的教授“套磁”的建议,非常实用。X-MOL团...显示全部
2016-03-17 14:50
碰到糟糕老板,外国博后何去何从?
外国博后在美国学术界的发展比本国博后有更多的限制和障碍,如果再遇上一个苛刻自私的老板,其学术之路就更是举步维艰。X-MOL去年曾编译了Science网站的一个问答,现在欢迎大家跟帖讨论。文中的Alice是著名病毒学家、教育家,Dr. Alice Huang,她在Science职业专栏为读者提供职业方面的指导。 图片来源:www.aaas.org 原文链接:http://sciencecareers.sciencemag.org/career_magazine/previous_issues/articles/2015_05_18/caredit.a1500130 编译如下: 亲爱的Alice, 我是一个外国人,目前正处于博士后的第六年,我期望很快赢得永久居留权。最近,我开始申请教职,但我发出的申请大部分都没有收到回音,而已经收到的答复却都是否定的。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发表了12篇论文,并且在未来数月内还会发表至少两篇新的论文。 问题似乎出在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基金项目。我两年前申请了博士后专项基金,但是被告知并不适合,属于资历过头,因为那时是在我的博士后的第四年,已经有了八篇论文。那些项目官员建议我直接申请教职。我还申请了几个低预算基金会的资助,但也均告失败。 大部分资金机构要求,我必须已经有了教职才能申请资助,而教师招聘委员会却又倾向于那些已经获得过基金资助的申请者。 这就成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困境。我没有办法让他们明白,由于移民身份限制,外国人在美国独立获得基金资助的机会非常有限,这反过来又严重削弱其获得 教职的机会。我知道,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NIH)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允许非居民和非公民申请R03和R21资助,但他们需要成果显著的初步数据和在该领 域已经发表过文章,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问题,因为我的老板禁止博士后做指定工作以外的研究课题。 在这个职业生涯的紧要关头,我迫切需要帮助和建议。 谢谢, 折断的翅膀
外国博后在美国学术界的发展比本国博后有更多的限制和障碍,如果再遇上一个苛刻自私的老板,其学术之路就更是举步维艰。X-MOL去年曾编译了Science网站的一个问答,现在欢迎大家跟帖讨论。文中的Alice是著名病毒学家、教育家,Dr. Alice Huang,她在Science职业专栏为读者提供职业方面的指导。 图...显示全部
1
0

X-MOL   回答了这个问题

下面是Dr. Alice Huang的回复: 亲爱的翅膀,   来自各大投资机构的研究经费很少有移民身份的限制,他们基本上也不要求你有一个教职。如果你愿意的话,并且有全力支持你的机构,你可以不只申请R03或R21的资助,还可以申请全额资助的R01项目。然而这里的关键语句是“全力支持你的机构”。一种常见的做法是给高级博士后一个小的提升,使他们具有可以写基金申请来资助自己研究的位置。这时其上司老板的支持通常是必不可少的,不过看起来,你没有这样幸运。   接下来只有奖学金可以申请了,但大多数美国的博士后奖学金是来自于联邦政府,而大多数联邦奖学金只开放给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一个重要的例外是由像NIH提供的K99/R00过渡奖项——开始作为博士后奖学金(K99),然后演变成研究经费(R00)。与其它大部分奖学金不同,这种奖学金没有国籍要求。唯一的限制是在接受资助期间,你必须有合法留在美国的移民身份。但是它有一个要求对你不利:你必须在拿到最终学位的4年之内申请。   你最关键的问题,不是在于独立基金资助,而是你的老板。他似乎认为你(以及实验室里其他的博士后)只是作为他自己成功的一种工具,而不考虑你的职业生涯是否 成功。通过禁止你建立独立的学术研究地位,他这是故意阻挡你职业生涯的发展。他的行为是不道德的。你不应该遵从他的禁令。   在这样的实验室里,你不可能成功建立独立的研究地位。所以,你要去另一个实验室寻找博士后或研究助理的位置,找一个更好的老板。你可以试试你目前老板的同事或竞争对手,在他们那里可能有最好的机会。现在,是时候摆脱当前的状况了。   -Alice
下面是Dr. Alice Huang的回复: 亲爱的翅膀,   来自各大投资机构的研究经费很少有移民身份的限制,他们基本上也不要求你有一个教职。如果你愿意的话,并且有全力支持你的机构,你可以不只申请R03或R21的资助,还可以申请全额资助的R01项目。然而这里的关键语句是“全力支持你的机构”。一种常...显示全部
继续加载
down
wechat
bug